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805章 公子的唇,好软

    慵懒雍容,华贵天成。



    南雪落望向方狱,妖冶而笑:“来,让我看看你们的胆子,今日我在,谁敢动她?方狱,你不是有种吗,来,让我看看你的脖子有多硬,几刀才能斩下你的狗头!”



    覆于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的纷扬的大雪,携杀气凶戾席卷山脉。



    同样是古老的力量,甚至不虚神王之手!



    万年前,神王颓废修炼,南雪落却是个中高手。



    如今坐在风雪堆积而成的宝座上,南雪落脸上虽有泪痕,却是势如惊雷,宛似猛虎下山凶猛!



    轻歌站在风雪宝座后侧,她能看到散于积雪的几缕青丝。



    断青丝,断情丝,从今往后再不是苦情人。



    她曾厌弃过南雪落,南雪落对待尊后太狠绝残忍了,而今,轻歌却感受到了来自风雪的几分凄凉。



    执着了上万年的夫妻情谊,终于到了尽头。



    那一侧,雄霸天和阿娇、风锦小俩口赶来。



    雄霸天看见风雪里的南雪落,目光一闪,王轻鸿与他想象中的疾言厉色,似有不同?



    “阿落,够了,住手吧,此事与你无关!”神王道。



    曾经,他不论说什么,南雪落就会去做。神王甚至怀疑,他让南雪落去死,南雪落都会毫不犹豫。



    如今的南雪落,看他的眼神不再情意缱绻,而是充斥着他从未见过的冷漠。“神王,你口口声声深爱着凤栖,却曾凤栖不在,试图杀害她想要保护的人。你扪心自问,你的爱是有多恶心?”南雪落冷笑:“今日我在此,你们休想动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神王,记住了,你我夫妻二人情分到了尽头,纵然日后我身死天域为黄土一抔,你也别来我坟前祭拜!”



    “阿落!”神王低声冷喝。



    一丝悄然的惶恐之意,陡然间蔓延至四肢百骸,叫神王脊背发寒。



    看着不远处在大雪里决然的南雪落,不知为何,他很痛苦。



    那颗尚且在跳动的心脏,隐隐作痛,似被无数蝼蚁啃噬,被一根根尖锐的针沿着毛孔往下扎。



    像是喝了一杯甜腻的酒,入口过后,满嘴苦涩,看似不烈,实则后劲极大,再往后醉得不省人事,只剩下徘徊彷徨的痛苦!



    “阿落,你执意如此吗?难道我们二人,要反目成仇吗?”神王还在期待,期待南雪落一如从前,深爱着他,永远不离开他,对他言听计从。



    “我们不是早已反目成仇了吗?你不是恨我吗?”南雪落反问,她深感无力,垂下了眸,靠在冰雪的椅背上。



    情爱这杯酒,乃是苦中之最。



    南雪落闭上眼,感到愉悦洒脱。



    从今往后,她再也不爱情爱束缚,她是天地间最自由的灵魂。



    说来也是可笑之极,年少一句戏言,她铭记了万年。



    “阿落,我不恨你,你回来,我们还是一如年少,相敬如宾。”神王说道,他的眼睛不再如以往澄澈干净,已经有了南雪落看不懂的算计。



    神王以退为进,企图说说软话把南雪落骗走,再对夜轻歌动手。



    可惜,往昔南雪落无怨无悔的相信,不是因为有多信任,而是因为深爱着,爱到自欺欺人,画地为牢,作茧自缚!以至于飞蛾扑火,万劫不复,死无葬身!



    此刻,南雪落嘲讽的笑,笑声愈发夸张,越来越大,终是湮灭于风雪里。



    她爱得是年少为枯萎的花儿诵经超度的神王,而不是一头冷血的野兽。



    万年的时光,早已物是人非。



    神王依旧隐隐期待地望着南雪落,他以为呀,南雪落一如既往,为情爱苟活。



    南雪落满眼痛心地看着他,许久,南雪落冷嗤轻笑,眼神愈发冰冷。



    “滚吧,两个不要脸的畜生。”南雪落冷漠地说。



    “阿落!”神王愠怒,“你过来我这里,你适才的所有话,我权当没有听见过。”



    他不相信,爱了他万年的人,能够这般绝情寡义!



    “说出的话,泼出的水,怎能收回,神王,你还以为是一句儿戏吗?我爱上了他人,而你,什么都不是。”南雪落轻蔑道。



    “不可能!”神王脱口而出,斩钉截铁否决道。



    “呵……”



    南雪落坐于椅上,朝雄霸天勾了勾手指:“霸天,过来。”



    雄霸天正在理神王与王轻鸿的关系,陡然听到那一声言语带丝的话,猛地看向南雪落。



    雄霸天咽了咽口水,想到得罪眼前人会死无葬身,连忙迈着小短腿走到了南雪落面前。



    “王……”公子二字尚未说出口,南雪落一把拽住他的衣襟往怀里带。



    雄霸天倒在南雪落的怀里,微微睁大了双眼,却见眸底倒映出放大的脸。



    啊!



    他……被一个男人吻了?



    雄霸天脑海里嗡鸣,只觉得世间如此荒唐,奈何没有想象中的排斥和厌恶。



    公子的唇,好软……



    怎么能和女人一样软?虽然他也没尝过女人的唇。



    雄霸天的脑子内,想起了许多事,想起了死去的母亲,想起了远在追夜大陆的父王……



    他也不知为何要想这些,只是紧张地用力抓着南雪落的衣衫,呼吸急促,心跳加速。



    “闭眼。”耳边响起南雪落的声音,雄霸天竟乖乖闭眼。



    周围的人顿感辣眼睛,两个男人,当着上万人的面,这般亲吻?



    偏生没有很恶心嫌弃,反而有几分赏心悦目,真是见了鬼。轻歌眸光微闪,目光看向了热情相拥的二人,怎么感觉自己徒儿被人强.暴了?她有心相救拯救一下自家徒儿的清白,偏生雄霸天如小媳妇女儿家般羞怯紧张,欲拒还迎,



    真是让轻歌不知如何是好。



    神王见此一幕,脑内似有火树银花绽放,简直无法思考。



    “阿落……”



    这一声阿落,满是心碎的滋味。



    这一瞬的痛苦,远超于当年凤栖的拒绝。



    神王不可置信地看着南雪落,若非方狱极力拦着,甚至要冲上前去问个明白。



    方狱阻拦,神王到底是一把推开,快步掠去。



    出现在南雪落二人面前,神王一拳轰向雄霸天。



    南雪落一手握住神王的拳头,放开了雄霸天的唇,把头抬了起来。



    南雪落舔了舔唇上的水渍,邪佞笑望神王:“你算个什么东西?动我的男人?”



    人间情爱,不过如此,我不爱你了,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我爱你,你便是天上星,世间珍宝,捧在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