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819章 昨日河东

    顾熔柞的手,欲探向尤儿的衣襟。“



    尤姑娘,你以为你能跑得掉吗?已经让你跑了第一次,绝不会再有第二次。这一回。你便认命吧。”



    顾熔柞哈哈大笑,极为放肆。尤



    儿的长qiāng不在手中,早已落地,她眼眶发红地瞪视着顾熔柞。



    如此羞辱,叫人愤怒!尤



    儿咬牙切齿,发了狠,猛然用力想要挣扎,奈何不是顾熔柞的敌手。纵



    然她不惧死亡,却怕此等羞辱。



    一如当年在九州,yīsībùguà,如同玩偶般被绑在众人面前,任由画师作画。尤



    儿眼睛充血,一口咬在顾熔柞的脸颊,像是凶狠的野兽一般,不顾一切,用足了力道。



    一口咬下皮肉,再吐至地上,尤儿的唇齿里满是血液。



    顾熔柞亦没想到尤儿会这般做,发出痛苦的哀嚎声,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啪!



    顾熔柞一掌打落下来,狠狠扇在尤儿的脸颊,却见面上手掌印猩红如血。



    再看顾熔柞,整张脸上都是血迹,面目表情狰狞可怖,格外扭曲,宛如前来人间索命的厉鬼。



    啊!顾



    熔柞低吼出声,抬起手擦了擦脸,再看手掌,满是血液。尤



    儿发丝凌乱,跌倒在地,微微喘了喘气,嘲讽地看着顾熔柞“顾熔柞,你会下地狱的。”



    顾熔柞吃下一枚止血丹,怒视尤儿,忽而狞笑“那便看看,究竟是谁先下地狱。”



    顾熔柞一脚踩在尤儿的肩胛,一手提起尤儿的发,另一只手握着锋刃,抵在尤儿的锁骨处。“



    这少女的滋味,真是叫人欲罢不能。”顾熔柞笑道“东帝之徒,袒胸露腹于三军前,只怕会惹天下人笑话吧。”



    顾熔柞手中冰凉的锋刃沿着尤儿的锁骨望向,一刀下去,衣裳撕开了一道裂缝。



    尤儿的瞳眸紧缩,喷射出怒和恨。顾



    熔柞欣赏着尤儿眼底深处的恐惧,锋刃虽然割裂了一道裂缝,但是尤儿死死攥着衣裳,不让衣衫随着裂缝朝两遍敞开。顾熔柞的锋刃,隔着衣襟往下一寸,在胸脯处微微拍了拍。



    胸前传来冰凉的触感,叫尤儿崩溃癫狂,几乎丧失理智,甘愿就此死亡。那



    一幕,历历再现。



    一双双恶心的手,游走于她的肌肤。



    的美貌,由画师画下。顾



    熔柞欣赏着尤儿的恐惧,羞辱的不仅仅是尤儿,更是dōngzhōu的每一个战士。东



    洲战士们不惧死亡,冲向尤儿,奈何都被西北大军拦下,终是无可奈何!



    他们只能发红着眼,满心的怒气,对顾熔柞恨之入骨。若



    是苍天有眼,何必这般折磨于人?



    比之丧身战争,他们更不愿看到尤儿被羞辱。



    ——美人师父,尤儿……想死。尤



    儿绝望地闭上了眼,放弃了挣扎。



    所有的光,全部消失,那希望之火,已尽数熄灭。顾



    熔柞冷笑一声,锋刃欲挑开尤儿的衣裳。



    便在此时,斜叉里,一道身影飞掠而来,似流星迅捷而过。那



    人一脚踹在顾熔柞的面门,顾熔柞身体倒飞出去。



    尤儿颤抖着跌坐在地,想象中的冰凉和羞辱没有到来,尤儿小心翼翼睁开了眼。尚



    未仔细朝前看去,却见一件披风落下,覆盖于她的身上。披



    风身上,有着熟悉的冷香。美



    人师父!尤



    儿以披风裹着身体,激动地抬头看去,便见一人持刀而立。



    纷扬的红衫,拂向尤儿的脸,轻柔的触感,叫人迷离。银



    白的发,似那凛冬之雪。



    她似审判众生的神,傲然而立,手握着象征裁决的巨刀。“



    师父!”尤儿泣不成声。轻



    歌回头看了眼尤儿,微微俯身,擦去尤儿眼尾的泪。



    “乖,不要害怕。”轻歌温柔的安慰。



    “尤儿好怕。”尤儿嚎啕大哭,再无适才的坚强。



    轻歌眼神一暗,骤闪危险之色。



    她深吸一口气,忽然笑了出来,斜睨向从地上爬起来的顾熔柞“顾君,好久不见啊。”顾



    熔柞看见轻歌,肝胆俱颤,恐惧感从灵魂深处蔓延而来。他



    永远都忘不掉被夜轻歌支配的恐惧。



    轻歌将明王刀插在地上,随即松开了手,回身横抱起尤儿。尤



    儿身上裹着披风,颤抖的双手环着轻歌的脖颈,眼泪如决堤的海水源源不断般流出。



    “师父……”尤儿哽咽,满腹委屈欲说却都梗在咽喉。“



    为师来了,不要害怕。”



    轻歌抱着尤儿朝北风山岭内走去。



    “夜轻歌!”身后传来林鹤山的怒喝。轻



    歌脚步顿住,依旧背对着林鹤山,没有回头的打算。“



    你已不是昔日高高在上的东帝了,大难将至,你还不服罪,归顺宗府?”林鹤山道。



    轻歌回眸一笑,那笑容并未蔓延至眼底,仔细瞧去,双眼里一片荒芜冰寒,叫林鹤山瑟瑟发抖,深感恐惧。“



    告诉方狱,若宗府现在归顺于本帝,让方狱在我dōngzhōu三拜九叩,本帝便放宗府一条生路。若宗府执意如此,他日本帝必屠宗府,必杀他方狱,以祭我dōngzhōu战士在天之灵!”言语甚是嚣张,女子眉间一片凌厉,那猖獗张扬的气势,烙印在了每一个修炼者的心中。



    大难将至,北山将亡,那么一人,从天而降。他



    们的……东帝啊!林



    鹤山亦没想到东帝嚣张到敢叫板宗府,不由怒道“你可知宗府归属于神域?你在叫板神域?”“



    有何不可?”轻



    歌笑着回头,抱着尤儿朝北风山岭里走去。自



    轻歌出现的一瞬,战斗僵持,画面凝固,无数的视线皆汇聚于她的身上。“



    该死的臭丫头!都给我上,杀了她便可封官进爵!”林鹤山一声令下,呆愣的士兵们,俱都狂奔上前,手持兵器,欲斩轻歌。北



    风山岭的dōngzhōu战士们,亦是不甘示弱,拦截敌军。偏



    生,不等dōngzhōu战士出手,轻歌心神微动,狂风而过,寒烟四起,无数敌军,陡然间抱头痛哭,哀声一片。他



    们痛的拿不起兵器了,在地上滚来滚去。



    一缕缕寒烟,似悄然而至的恶鬼,摄人魂魄。震



    惊的不仅仅是林鹤山、顾熔柞之流,还有手足无措目瞪口呆的诸多dōngzhōu子民。



    这是,发生了什么?



    震撼间,他们回头看向了那道渐行渐远的身影。



    精神力,浩瀚强大的精神力。



    神力一出,可叫百万雄师跪拜臣服。以



    一人之力,扭转乾坤,唯她东帝是也。一



    夫当关,万夫莫开!轻



    歌把尤儿放在了房间,舀一杯梦族湖水喂给尤儿。尤



    儿喝了一杯梦族湖水,精神状态渐渐好转。尤



    儿抱着轻歌,把脸埋在轻歌的怀里,泪水打湿了轻歌的衣裳。



    轻歌耐心温柔,轻抚尤儿的头顶,“没人会欺负你了,为师来了,尤儿不怕。”尤



    儿仰起头,泪眼婆娑“师父,尤儿想你了。”



    轻歌低头,在尤儿额间轻轻一吻“师父会把坏人们打跑,尤儿在此等师父,好不好?”“



    好。”尤儿吸了吸鼻子,乖巧应道。



    “乖。”



    轻歌再抚摸尤儿的头顶,随即走了出去。“



    师父!”尤儿慌张地喊道。轻



    歌站在门口,驻足望向尤儿,尤儿眸闪泪花“师父早点回来,尤儿会很乖的。”轻



    歌微笑着点了点头,渐渐离去。北



    门口,轻歌缓身而至。到



    底的西北士兵们,发出痛苦的声音。



    这等场面,超出了林鹤山、顾熔柞的意料,二人瞠目结舌,呆若木鸡。东



    帝,何以这般强大?轻



    歌的那把明王刀,还矗立于地面。



    轻歌走至明王刀前,五指握住了刀柄,将明王刀拔出。她



    提着巨刀,一步一步走向了顾熔柞。顾



    熔柞顶着一个光溜溜的秃头,面露恐惧,看起来尤为的滑稽可笑。



    “夜轻歌!你要做什么!”顾熔柞连连后退。轻



    歌走至了顾熔柞的面前,微微侧着脑袋,邪佞的眼直顶着顾熔柞,看得顾熔柞瘆得慌。轻



    歌迅步上前,一刀插在顾熔柞的身旁,右手旋即握拳,一拳轰然砸至顾熔柞的面门。



    此一拳有着无穷的爆发力,顾熔柞的鼻梁骨直被砸断,两道粘稠的鼻血流出。



    顾熔柞咬了咬牙,握着锋刃战向轻歌。



    轻歌笑了,赤红筋脉里的魇北寒烟悄然而出,掠进了顾熔柞的脑海,涣散顾熔柞的意识和精神。正



    在顾熔柞疏忽的一刹那,轻歌一掌接下锋刃,血魔煞气将锋刃全然吞噬!与



    此同时,轻歌一记鞭腿侧踢在顾熔柞的头上,打得顾熔柞头晕眼花,甚至是站立不稳。



    顾熔柞口吐鲜血,身形摇晃,后退了数步。



    轻歌抖了抖双手,冷冷地望着顾熔柞“做什么?自然是……要你的命!”顾



    熔柞才爬起来,轻歌往前疾冲,腿部高抬起,膝盖撞在顾熔柞的小腹,导致顾熔柞身体如弯弓般拱起,再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液。



    顾熔柞到底的一刹那,轻歌脚掌踩在他的膝盖骨上,猛地用力,再度摩擦。



    咔嚓……咔嚓……



    膝盖骨碎裂的声音。啊



    !顾



    熔柞满头大汗,仰天大叫。



    “看来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还不知怎么做人!”轻歌冷声说罢,左手伸出,明王刀飞至掌中央。



    轻歌握住了明王刀,刀刃锋锐,倒闪寒光。



    一刀下去,贯穿了顾熔柞的手掌心,刀刃深入地底。“



    啊!”又一声痛苦哀嚎,宛如尖锐的利刃,划破天地寂静。



    无数个人,屏住呼吸,无数双眼睛,直直地看着如此一幕。女



    子好似一个屠戮者,摧残着适才还在叫嚣的顾熔柞。世



    事难说。



    谁知昨日河东,不是今日之河西?



    顾熔柞的身体在轻歌的脚掌下剧烈颤抖,害怕到了极致,又痛苦到了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