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496章 她会下地狱的
 你——

    冰翎天面色煞白,双肩止不住的颤抖,眼眸恶狠狠瞪视着姬九夜。

    自从那次妖魔大战,她拯救了妖域,妖后认可她后,她便在妖域高高在上,端着姬王妃的架子。

    甚至,只要姬王回来,他们夫妻协力,就能对抗一切的难题,而且,她还能成为真正的妖后。

    百凤朝凰是她的梦,是妖域无数少女的遥不可及,是妖后的象征。

    而这,也是妖后的一个耻辱点。

    百凤朝凰,只穿在真正的妖后身上。妖

    后从未穿上过百凤朝凰,当然,这只有她自己知道,也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姬

    九夜这热血愤怒之言,虽说是在指责冰翎天,却是顺带着把妖后也给羞辱了一遍。殿

    内的两个女人面色都是出奇的难看,黑如锅底,怒火汹汹。

    姬九夜全然不惧。这

    一刻,他是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欢愉。“

    逆子!”妖

    后怕姬九夜再惹怒冰翎天,凌空一掌打晕了姬九夜。

    “把他关进殿宫,半年禁闭,一日不得少!”

    “……”是

    夜,幽幽凉凉,冷风淡淡,夜色浓浓,月光皎皎。在

    妖王宫的东部,妖后为冰翎天建了一座奢华的宫殿。姬

    王妃的宫殿。冰

    翎天居住在这宫殿内,每夜做着美梦,等待着她丈夫的到来。妖

    后说过,姬王在发现夜轻歌的真面目后,想到了她,心疼了她多年来的付出。冰

    翎天回想起姬九夜白日说的话,心脏四肢衍生出无尽寒气,指间发颤。

    冰翎天走到了妖后的寝宫,“母后,我想试试百凤朝凰。”

    妖后本欲拒绝,看见冰翎天坚定的眼神,知冰翎天固执。

    妖后点点头,带着冰翎天走到华丽辉煌的地宫里。

    地宫最深处,九十九道金柜,柜内深处,放置着一件美丽到令人窒息的衣裳。

    那是妖域的百凤朝凰,一个真正的妖后,是身披百凤朝凰,站在妖域的高山之巅,站在妖冶的血月之下,母仪天下,指点江山。

    百凤朝凰的韵味和美感,是妖域的神话。

    据说,只有妖域最美的女子才能穿上。据

    说,这件衣裳是无上的灵宝,是洪荒时代绣娘织出的灵魂之作。唯

    有真正的妖后,才配着百凤朝凰。妖

    后看见百凤朝凰,只觉得无比刺目。冰

    翎天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取下百凤朝凰。她

    穿在身上,那么的合身,像是为她量身定做般。

    冰翎天双手小心提裙转身望着旁侧的镜子,镜面倒映出的美人,被百凤朝凰点缀的美艳动人。“

    母后,我穿上百凤朝凰了?”冰翎天仿若置身梦境,不可思议,惊诧的道。

    妖后慈母般微笑,“是的,你该相信自己,你生来便是要站在妖后这个位置上的,待吾儿归来,便是你封后之日。从那之后,妖域便只有一个妖后,那就是你。好孩子,你该相信,阿月是爱着你的,只不过以往,被那个人族女子懵逼了双眼。”冰

    翎天眼眶红了一大圈,她小心翼翼异常谨慎地脱下百凤朝凰,放在金柜之内。冰

    翎天望向妖后,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扑进了妖后的怀内。多

    少年的等待,终于要成真了。

    曾经的遥不可及,而今的实至名归。

    妖后……

    百凤朝凰……

    她的男人。冰

    翎天轻咬着下嘴唇,泪雨朦胧的眼里骤闪一道杀伐之光!现

    在,她必须杀了那个孩子。她

    害怕。

    她曾经见过姬王对待那个女人的温柔。

    唯有斩断他们之间共同的骨肉,冰翎天才可放心。

    “母后,那个孩子……”冰翎天仰头泪眼汪汪楚楚可怜。妖

    后轻拭去冰翎天的泪痕,“从长计议,那个人族女子,似乎九界有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最近青莲一族复出,九界风波四起,等风波过后,我会和寻阁下商议。我决不允许那个孩子活着,只不过夜轻歌是寻阁下看上的人,只能姑且留她一命……”

    简单粗暴而公平的交易,她要夜轻歌体内的妖王血脉,而寻无泪看上了夜轻歌这个人。

    说来甚是嘲讽,夜轻歌把寻无泪害得不人不鬼,寻无泪就连做梦都在娶夜轻歌。“

    那个人族女子,不止是个狐狸精,更是个害人精。”冰翎天咬了咬牙。“

    别担心,她会下地狱的……”冰

    翎天得到了妖后的回答,不再那般痛苦。她

    已穿上百凤朝凰,足以见得,她是真正的妖后。姬

    九夜所说的话不攻自破,简直可笑至极。等

    她的丈夫归来,她就会是妖域最幸福的女人,所有的谣言,都那么的不堪一击。

    她以时间交织出美梦,活在梦里,不可自拔。

    妖后安慰好冰翎天的心情,冰翎天走出地宫时步伐都是欢快的。深

    夜,血月高升,冷冷清清的地宫内,只剩下妖后一人。

    妖后看着那件百凤朝凰,冷冷一笑。她

    怎么可能会把真正的百凤朝凰拿出来,连她都穿不了的百凤朝凰,冰翎天有什么资格穿?

    万年之前,她穿不上百凤朝凰,怕惹人笑话,将真正的百凤朝凰藏起来,吩咐绣娘赶制了一件类似的凤袍。

    凤袍出来后,妖后把所有知道真相的人全部灭口。

    她自然清楚,冰翎天是穿不上百凤朝凰的,唯有拿出假的百凤朝凰,让冰翎天深陷其中,才能保住妖域。

    “不够,还不够……必须把妖王血脉拿回来!”妖后咬牙。“

    夜轻歌,你害得本后与寻无泪九界受罚,本后真是低估了你这个虚伪的人族女子。”“

    ……”

    *妖

    域殿宫。

    姬九夜被关了禁闭。窗

    外,有人轻敲,“是我,九君。”帝

    九君!

    姬九夜双眼一亮,兴冲冲地跑过去,隔着窗棂的缝隙,看向了站在外面的白袍男子。

    “九君,你一定要保护好哥哥的孩子和小嫂子,还有,一定不要让冰翎天和母后发现小侄子是魔君之事。”姬九夜急促的道。

    整个妖域,唯有帝九君可以相信。

    “魔君?你是说,姬王与夜姑娘的孩子,是魔君?是魔族诞生的魔君?”帝九君诧异。姬

    九夜疯狂点头,“我亲眼所见,不会有假,此事关系重大,我被关了禁闭,他们肯定不会放过小侄子,你一定要保护他。”

    帝九君沉思,随后抬眸:“我要去神月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