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953章 死得其所

    神主自找无趣了好几次,自然不会再去热脸贴着冷屁.股。



    却看天启夫妇,正与黑暗殿主、幻月宗主几人谈笑风生,好是乐趣。



    不知是不是错觉,神主总觉得,天启夫妇二人偶尔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难言的敌意。



    天启海与神域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他跟天启王也有点交情,不至于这样。



    神主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茶水。



    巨坑里,数万被毒哑的三宗弟子发出无法辨别的呜咽之声。



    叶青衣处理完一切,走向神主,单膝而跪:“神主,酉时将至,该行刑了。”



    魔骨火,树开油,数万生命将为黄土一抔,魂归东去。



    神主点点头,威严道:“行刑。”



    “且慢。”



    突如其来的打断声叫人怔愣住。



    定北郊上的所有人,全都下意识地看向天启夫人。



    只见夫人摘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五官精致的脸。



    “天启夫人可有异议?”



    叶青衣问道。



    夫人走至巨坑旁,颇为不忍地看了看巨坑里的三宗弟子们,轻微摇头,叹息道:“这些孩子,都还年轻呢……”夫人一声关心的话,却叫所有准备死亡的三宗弟子,泪流满面,感激地看向夫人。



    哪怕夫人不能拯救他们出水火,一声叹息,足矣让他们安心赴黄泉,至少心不再是冰冷如霜的。



    “我知夫人怜悯之心,只是这些人身患半妖之病,不得不处之刑罚,否则无法向天下人交代。



    我主也知这都是鲜活的生命,而他们也都是神域的子民,若非万不得已,我主绝不会下此痛心的命令!”



    叶青衣眼眶微红,好似真心心疼那些弟子们。



    夫人淡淡地望着叶青衣,陡然间,不再温柔如水,目光变得锋利逼人。



    就连周围的风,好似都已急骤起来,冷锐如刀剑之风。



    “夫人,神域命令,酉时行刑,不得误了时辰。”



    叶青衣知道神主等不及了,便道。



    夫人微笑:“我知此事的严重性,只是,dōngzhōu女帝还没到来,此刻行刑,似乎不大好?”



    定北郊上的诸人,早已忘了那叱咤风云的dōngzhōu女帝,听见夫人的话,脑海里才逐渐有了一个风华绝代的轮廓身影。



    “听说神主把定北郊的请柬送去了dōngzhōu,那么,就该等到东帝前来,再行刑也不迟呢。”



    夫人又道。



    天启王点了点头:“神主,夫人所言极是,殿主,你如何看?”



    “那便等东帝来,反正神主也不差这么点时间。”



    殿主慵懒道。



    神主听到这些话,面具下的额头青筋暴起,怒气陡生,疯狂蔓延开来。



    神主之所以会给轻歌请柬,也是思前想后考虑颇久,但他没想到,这也掣肘了自己。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天启夫妇,为何执意等夜轻歌的到来?



    神主的脑海里隐隐约约出现一道灵光,奈何捕捉不到,依旧是糊涂的状态。



    “东帝年纪尚小,dōngzhōu成为独立之地的时间也很短,她只怕什么都不懂,也管不了什么事。



    而今天启神域四部钟林的人都已到齐,便不必等东帝到来吧。



    半妖之病涉及数万人,此事不得马虎。”



    叶青衣语气里,有着自己的偏见。



    她承认夜轻歌是个天才,只是想到这一家人幸福温馨,而自己断臂孤独,便心生憎意。



    “叶大护法,谁说本帝管不了的?”



    一道清冷的喝声,从天而来。



    只见寒烟四起,如覆云雾。



    刹那间,所有的人俱都站起,循声望去。



    映月楼数千杀手在长空中铺道,轻歌身着华服,头戴珠钗,坐在那轻微摇晃极致奢华的轿辇上。



    轻歌斜卧于轿辇,长指轻托脸侧,似笑非笑,戏谑而讥诮地望着叶青衣,漆黑美眸,暗藏一道惊骇的杀光。



    十一等杀手,抬着轿辇落地。



    轿辇两侧,分别是九辞和雪女在护法。



    柳烟儿走过去,在轿辇前行了个礼,而后朝轻歌伸出手。



    “东帝,此乃定北郊。”



    柳烟儿轻声说。



    轻歌浅笑,玉手柔弱无骨,轻放在柳烟儿的手背,优雅地走下,笑望着一众人。



    最终,轻歌的目光看向了叶青衣,似两道直射的光,似能洞悉一切。



    “叶护法,您说说看,本帝不懂什么,又管不得什么?”



    轻歌满面笑意,看似毫无威胁,实则满是危险!叶青衣看着轻歌,目光微闪,四肢发寒,竟无法言语。



    而旁侧的殿主等人,都在好奇地打量着轻歌。



    虚无之境里的九尾血鸾小少年,把脸埋了下去,不敢去见黑暗殿主。



    “阁下便是东帝?”



    天启夫人走来,满面慈和,双眸微亮,好奇地望着轻歌。



    她是这几日才知道东帝便是月姬的事,就去寻找夜轻歌的各类资料,发现此女乃人中龙凤。



    本以为传言已是夸大,没想到现实一见,东帝之风华,叫夫人另眼相看。



    “正是,这位想必就是天启夫人了。”



    轻歌笑了:“晚辈轻歌,早便慕名,今日一见,实在是晚辈之幸。”



    夫人捏着帕子,笑得乐开了花:“你这丫头,面和心善,伶俐得很,真是讨人喜欢。”



    “夫人,你与东帝是旧相识?”



    叶青衣敏锐的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问。



    闻言,神主亦是竖起耳朵来听。



    天启夫人对夜轻歌过于热情,让人不得不怀疑俩女之间是否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旧相识?



    还别说,我与东帝真是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听说姑娘善解人意,温柔贤惠,貌美如花,乃至纯至真之人,今日相见,果然如此。”



    夫人笑得眯起眼睛。



    这一番夸奖,听在耳中,纵使轻歌是个厚脸皮的,也不由得老脸一红。



    就连九辞都在目瞪口呆,这夸人……也太假了吧。



    温柔贤惠?



    善解人意?



    他这个当哥哥的都不想承认。



    ……天启夫人和轻歌之间的热情,让定北郊的众人,各怀心思。



    独立之地,乃真正的厉害。



    而独立君王之间的关系,更是牵扯了许多利益链。



    天启夫人在天启海不是当家做主的帝王,但天启王是个妻管严,这便意味着,想要动dōngzhōu,还得掂量掂量是否有胆子惹怒天启王。



    神主想至此,怒而起身,想要说什么,却是一言不发。



    神主闭上眼,强压下腾腾怒气,悄然间给了叶青衣一个眼神。



    叶青衣会意,忍着断臂的疼,保持优雅的笑,目光晶亮地望向轻歌与天启夫人:“夫人,东帝已到,应该可以执行刑罚了吧?”



    “执刑之前,我们各大势的人,应该查看一遍这些人,是否真的感染半妖之病。”



    天启夫人道。



    “这是自然,诸位,请检查吧。”



    叶青衣道。



    “一号,你去看看。”



    殿主懒懒地道。



    一号点头,行礼过后走下巨坑,拿出工具,查看三宗弟子们的病情。



    而后,钟林山、天启海域亦派人查看,结果统一。



    “看来,半妖之病的是,神域医师没有误诊,也没有冤枉这些人。”



    叶青衣往前走去,惺惺作态,眼尾落下一行泪,深深叹出一口气,才道:“若非半妖之病,我怎忍心把你们送上断头台呢。



    每个人都有生活的权力,你们亦如此。



    只是半妖之病,无医师可治,这是不得已的决策。”



    有侍者为叶青衣递来一杯酒,这些侍者,亦把酒杯递向了在座的每一个人。



    叶青衣一口饮尽烈酒,面朝三宗弟子,悲泣:“诸君好走,愿诸君来世愿为健康人。



    诸君之名,我都一一记在宗府,叫神域的子子辈辈们铭记你们的壮举。



    你们今日之死,是为天域而牺牲,我谨代表神主,向你们保证,你们的家人将由宗府照顾,埋葬的墓地,绝对是风水极好的地方。



    诸君,黄泉路上走好!”



    叶青衣的声音甚有感染力,听到这些话,一些旁观者都落泪了。



    唯独巨坑里的三宗弟子们,发红着双眼,恨恨地瞪视着叶青衣。



    兴许,如果他们是无意感染半妖之病也会觉得该死。



    可让人痛不欲生的是,他们是好端端的健康人,是被人陷害。



    他们心里跟明镜似得,这罪魁祸首,不是旁人,正是宗府,是假仁假义的神主大人。



    这些人因感染半妖之病,瞳仁的颜色像是无意流进的红墨,眼眸的地方,出现了规则不已的红斑。



    一双双血红的眼睛,怒视神主。



    神主举杯而至,一口饮尽,再装模作样朝巨坑的方向鞠躬。



    “尔等之死,死得其所。”



    神主哀哉痛哉:“今,损我三宗数万天才,实在是本座之痛,是宗府之哀。”



    “叶大护法,我怎么不知道,感染半妖之病的人,还会成为哑巴?”



    夫人手执酒杯,笑着问道。



    轻歌眸光微闪,眯起眼眸细细观察。



    哪怕神主的手段高明隐蔽,轻歌亦能一眼看穿,这些人是被药物毒哑的。



    而天启夫人的问题一针见血,也叫在座的诸位明白到了这一点,感到疑惑。



    这些三宗弟子,何至于一言不说,只发出呜呼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