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570章 拍卖场,遇故人
 拍卖场与城主府分别在两个极端的方向。

    今夜似是出了极好的宝贝,拍卖场人满为患。

    个个戴着头套,谁也不知,那头套之下,是牛头马面,还是魑魅魍魉。

    九姑娘兴奋的四处看看,阿娇一直跟随在风锦身旁。

    雄霸天即便出来,手里还是捧着一本医书认真专注的读着,看到不解处,还会询问轻歌。

    “你就不能把书放下吗?”九姑娘无法理解。

    雄霸天看了眼九姑娘,随后把书收起来,但嘴里低声念叨,还在背着各类药草名。九

    姑娘:“……”

    九姑娘看了看雄霸天茂密的头发,叹了口气,“等过几年,这些头发都会没了的。”这

    个样子的勤思苦读,头发是要凉凉的。几

    人走到拍卖场门前,一道人影拦住了几人。那

    是个半人马的身影,马的身躯,却有着人的上半身和头。是

    个非常妖美的女子,有着一头湛蓝的发,和一双冰蓝的眼眸。可惜,下半身是马儿的四蹄,不过是个雪白的马,背后还有一双羽翼,倒也不显得丑陋难看。“

    进入拍卖场,需要出示通行证。”半人马说。

    轻歌将幽灵令牌取出。

    半人马接过令牌,皱了皱眉:“令牌过于低级,无法进入拍卖场。”轻

    歌微微怔愣,她以为有令牌就能进入拍卖场,没想到自己的令牌,是低级令牌。

    “不是说有令牌就可以了吗?”九辞问。

    半人马淡淡道:“今日人多,低级令牌没资格。”“

    这是歧视。”九姑娘低声喃喃。风

    锦:“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如去别处看看。”阿

    娇道:“这样也好。”

    雄霸天走向轻歌,陡然开口:“师父,株灵草与熏灵草两味药草炼制提神丹的话,哪一味更好。”众

    人:“……”这个书呆子。“

    株灵草。”轻歌道。

    “为何呢?”

    “熏灵草的提神丹是短期提神,株灵草是长期提神,一个是立马见效,但治标不治本,一个长期有效,治根之道。”轻

    歌如此一说,雄霸天恍然大悟:“师父高明。”

    九辞脸皮扯了扯,这一对师徒真是绝了,还真的是一个敢问,一个敢答。“

    既然低级令牌无法进入,我们改日再来吧。”轻歌淡淡的说道。今

    日进入拍卖场的人的确有些多,拍卖场已经够大了,但是还远远不够。

    光是街道上的那些异族人,就比上一次轻歌在街道上看到的人数多了三倍不止。“

    青莲王,幽族妖殿下,血族赤阳王,龙族仙君,精灵神女到了……”一个牛头马面模样的人,走至半人马面前,低声道。

    青莲王……

    轻歌瞳眸紧缩。那

    一日龙凤山雪下的很大。那

    一日,有个傻子在体内没有一滴血的情况下,爬上了山顶。…

    …

    半人马点头,看了眼轻歌等人,“麻烦你们几个,不要挡着我们的贵客了。”

    轻歌愣在原地,回头看去,但见十来个人朝此处走。最

    为瞩目的莫过于那一袭青衫的男子,男子生得特别干净,是那种纤尘不染白璧无瑕的干净。他

    的怀里抱着一直白毛蓝眼的猫儿,猫是长毛猫,眼睛特别的美,三分慵懒,七分魅惑。在

    他的身旁,有个红衣白发的女子,那女子虽然身着红衣,但是衣裳上镶嵌了许多的宝石,甚至还镀了金,看起来尤其的炫目,三千银发看似随意的披散,却满头珠钗。

    轻歌从未想过,在这个四海城,能够见到东陵鳕。

    这两年里,唯一一次见到,是在东洲盛宴。

    两年过去,他始终没有变化,唯独那双眼,不再是忧国忧民悲怜天下,而是写满了荒芜和冷漠。

    彼时的东陵鳕,是干净的,是悲伤的,是有一点点呆的。现

    在的东陵鳕,有了青莲王的气概。那

    一年青石镇,九子夺嫡,他一路狂奔来找她,躺在草地上掩着脸哭。

    ……轻

    歌轻声叹息。守

    在拍卖场前的半人马,已经派人来催赶轻歌几人了。

    轻歌抿紧双唇,与九姑娘等人退至一边。“

    那个女人……”九辞暗暗的咬牙切齿。四

    星大陆一战,夜歌身为青莲族的未来王后,竟然亲自下战。

    夜歌看见轻歌时,眸中亦有一丝讶异,还有一些慌张。

    “青莲王,那姑娘与你未婚妻,好是相像。”幽族妖殿下说道。

    青莲王抬眸淡漠地看向轻歌……

    见是轻歌,青莲王的心有一瞬悸动。他

    与这个女子,有过三面之缘。第

    一面,寻找青歌时,问过这个女子,有没有见到一只雪白的猫儿。

    第二面,他与青莲战将出现在天域东洲,看见她铿锵而战,宁死不屈。

    第三面,便是现在……夜

    歌见东陵鳕看着轻歌久久不能回神,心脏一痛,随后道:“王上,该进拍卖场了。”

    “还真是相像,越看越像啊,只不过一个清水出芙蓉,一个满头铜臭味罢了。”龙族仙君看了看夜歌,又看了看轻歌,几经对比,出此之言。幽

    族妖殿笑了,“仙君这个形容还真是对了,夜歌姑娘,你这满头铜臭,到底比不过人家清水芙蓉啊。”夜

    歌的脸,愈发的黑。

    她听闻此次拍卖,龙族仙君、血族赤阳、精灵神女以及一系列各族骨干人物都会到场,想着自己是青莲王未婚妻,特地盛装打扮。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夜轻歌,数月前在四星大陆,跪地磕头的她,那样的耻辱,像是永远翻不过去的篇章。而

    今被幽族妖殿、龙族仙君这般嘲笑羞辱,夜歌满心怨恨却还得保持着她的雍容气度。在

    心里,夜歌歇斯底里的喊。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夜轻歌的存在。

    既生她夜轻歌,又何须生她夜歌。

    现在的她,忘了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若

    无轻歌,便无夜歌,只有她李翠花。精

    灵神女看了眼轻歌,只觉得似曾相识。

    这个容貌,好似在哪里见过。可

    她却想不起来了。

    此时,守在拍卖场门前的半人马,一头湛蓝的头发在飞扬。

    她迈动四个蹄子,走向东陵鳕等人迎接:“诸君到来,拍卖场蓬荜生辉,还请诸君移驾拍卖场内。青莲王,这拍卖场里,还放着你最喜欢的梨花酥,是九界里最好的厨娘所做。”

    梨花酥……

    三个字,勾起了轻歌往日的回忆。

    记忆可以失去,有些东西,却是深入骨髓。

    那一年,轻歌为东陵鳕做的梨花酥,东陵鳕一直舍不得吃,放在东陵国封存。

    可惜后面还是发霉了。

    东陵鳕喜欢的从来都不是梨花酥,而是她曾为他做过梨花酥。

    哪怕记忆不复存在,可他依旧喜爱梨花酥,就像当年喜欢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