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058章 惊扰了我的女帝

    古老的马车,在车夫的驾驭下,来到了夜神宫的平地。



    “小莫忧!”



    九辞激动兴奋地过去,来到马车前面又故作矜持,摸了摸下巴,干咳一声:“你是来向我求婚的吗?”



    轻歌:“……”忽然有种想遁地的人冲动,假装没有这个哥哥可好?



    阿九站在人群中,小脸煞白如纸。



    即便用意志束缚住自己的心,早已知晓会有万劫不复的一天,却没想到这一刻来到时会是如此的痛苦。



    当她看向那个少女时,阿九心上的火终于熄灭。



    这该死的自卑是怎么回事?



    低贱进尘埃里的自己,愿赴一场大火,把自己烧成灰烬。



    “圣女大人,你怎会来此?”



    紫云宫的为首之人惊讶道。



    莫忧从马车里走出,手搭在车夫老人枯裂的手心,莫忧好似没有听到九辞和紫云宫人的话,一双杏眸望向四周,最终望向了人群里的女帝。



    一袭如火的红衣。



    一双明澈的美眸。



    莫忧轻轻颔首,微微一笑:“九界莫忧,见过天域女帝大人。”



    紫云宫人惊呼:“莫忧圣女,九界在天域之上,你不必朝女帝行礼。”



    莫忧不言,只划开人群,走到了轻歌的面前。



    在马车出现在星夜之下的刹那,轻歌眼中的颜彩和发根的血红,都已恢复成浓墨般的漆黑。



    “女帝近来可好?”



    莫忧问道。



    “甚好。”



    轻歌回答。



    只一眼,寥寥数语的问候,一切俱是心照不宣。



    九辞站在马车旁风中凌乱,尤为落寞,感情小莫忧不是来跟自己求婚的,而是……九辞双眼大亮,凑到车夫老者的身旁,邪笑了几声,压低嗓音问:“老头,小莫忧是不是知道我这妹妹难搞,打算在跟我求婚前,特地跟未来的小姑子套套近乎?”



    车夫看白痴似得望了眼九辞,随即把目光收回,端坐在马车前侧,一副慈祥和善的样子。



    九辞摸着下巴自言自语:“还别说,小莫忧真是聪明绝世,锦心绣肠,这种办法她也能想到。”



    老人不愿说话,却也不想听九辞聒噪,撕下两截衣料塞进了耳朵里。



    九辞靠着马车,双手环胸,身子微斜,脸上欣喜幸福的神情,是九姑娘从未见过的。



    至少,在她面前的楼主大人,从未这样可爱过。



    九姑娘挪动着视线,看向与大师姐交谈的莫忧,九界的圣女呢,言行举止,俱是贵族气息。



    “我说,圣女殿下,你这是在干什么?”



    紫云宫人的为首者,终于忍受不了,箭步过来,指着莫忧质问道。



    “天域女帝曾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想动她吗?”



    莫忧面如冷霜,嗓音清冽似寒,一双杏花般的眸子,直视紫云宫人。



    紫云宫人与之对视,灵魂好似都已被摄取,浑身在发颤。



    “救命恩人……这怎么可能?”



    虎视眈眈的紫云宫人们,面面相觑,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诧异。



    不仅如此,就连夜神宫的自己人,都是呼吸凝滞,再看向轻歌时,那等崇拜狂热之情又上升了一个度。



    “女帝,抱歉,让你受惊了。”



    莫忧背过身去,面朝紫云宫的那些人:“今日出现在夜神宫的所有人,回到九界,自行领罚,十道淬魂鞭。”



    言罢,满座惊呼,一片哗然。



    一石激起千层浪,九界圣女淡淡的一句话,便让所有人瞠目结舌,震撼不已。



    紫云宫人欲要争辩:“圣女,你从未入紫云共,而且不知者无罪,我等只是奉命行事,更何况还没有动手,不是吗?”



    “二十道淬魂鞭。”



    莫忧无情残酷地道。



    紫云宫人惊诧:“圣女!”



    “三十道。”



    莫忧始终面无表情,言语却极具威严。



    至此,紫云宫来的人不敢再争辩反驳莫忧的话,只是万分不解,莫忧何至于为了一个不起眼的女帝得罪紫云宫。



    “想知道为什么是吗?”



    莫忧走至为首者的面前,到底是年纪小,身材虽然高挑,在男人面前却矮了一个头。



    莫忧老气横秋,双手负于身后,即便矮了一截,由内之外的气势丝毫不输,胜在如万年玄冰般的冷漠,和尊贵的圣女身份。



    男人脱口而出问:“为什么?”



    “因为,你惊扰了我的女帝,只此一条,足以诛你九族。”



    亭亭玉立的少女,周身气势大变,锋利如刀剑,萧杀之气如狂风席卷开来。



    一阵风吹散了莫忧面前的碎发,眼眸微眯,寒光涌动,只一道目光,便让强大的紫云宫人灵魂和神识备受煎熬。



    九辞微微睁大双眼,眸里倒映出莫忧的身影。



    “惊扰了我的女帝……天了噜……让人窒息的感觉。”



    九辞似乎窒息晕倒,马车上坐着的老头伸出手拦住九辞,极为嫌弃的与九辞拉开了距离。



    在九辞幻想的小世界里,他遭受万千杀雨和流言蜚语,千钧一发之际,是小莫忧从天而降,眼神冷漠而犀利:“你们的,胆敢惊扰我的九辞殿下?”



    “……”九辞浮想联翩,面颊爬上两坨红晕。



    老人看九辞的眼神,愈加嫌弃了。



    紫云宫人惴惴不安,瑟瑟发抖,在年纪尚轻的圣女面前,谁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在我没起杀心前,都给我滚吧。”



    莫忧轻抬小手,随意地晃了晃。



    倏地,一阵烟过,紫云宫人落荒而逃,脚底抹油般速度极快,霎时便已消失不见。



    紫云宫人的到来让人心惊动魄,全面紧绷,此刻又让人感到了极为无奈的戏剧性。



    一双双眼睛皆看向白衣胜雪的少女,少女步伐稳重,姿态高傲,走在轻歌面前,弯下腰部。



    “抱歉,我来晚了,让你受惊了。”



    轻歌微微一笑,báinèn的小手放在莫忧的肩上,轻拍了数下。



    分明只见过一面而已,还是多年以前,可面对莫忧,轻歌倍感亲切。



    像是家人一样的温暖。



    只是,轻歌有些怀疑,小莫忧是不是抢了她家小月月的戏份……九辞从幻想中清醒过来,一蹦一跳到了莫忧面前:“咳,让我来介绍一下,轻歌,这位便是……”莫忧自然地挽着轻歌的胳膊往前走,一面走,一面说:“女帝,数年未见,莫忧想你了。”



    轻歌笑着伸出手揉了揉莫忧的脑袋,唇边的笑意愈发浓郁。



    老父亲夜惊风见此一幕,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看自家儿子,又看了看轻歌,一度怀疑只要有轻歌在,自家儿子就讨不到媳妇儿。



    是错觉吗?



    怎么觉得轻歌比儿子还要吸引女人?



    九辞双手环起,不解地看着莫忧的背影,他这会儿怎么像个局外人?



    夜惊风用胳膊肘撞了撞九辞:“那位是谁,你很熟吗?”



    离得近的九姑娘,蓦地看向此处,眼眸里闪烁着最后一缕希冀之光。



    “是你儿媳妇,你说熟不熟?”



    九辞得意洋洋道。



    “怎么感觉她对你没兴趣。”



    “不可能,她对我死心塌地,这不在忙着跟小姑子打好关系吗。”



    “……”那一缕象征希冀的光,彻底熄灭。



    一颗不该跳动的心,因此千疮百孔,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