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627章 男女有别
 老顽童听完轻歌说的话,并没有消除疑虑,而是按照轻歌所说,派人前去宫殿查看。

    浴池里的确有打斗痕迹,还有一层结界,至于死骨傀的气息却是没有找到。

    老顽童听完这些,冷冷地望着轻歌,眼神愈发的毒辣。若

    轻歌只是个普通人,老顽童一定会杀了她,哪怕她是被冤枉的。这

    七族老在青莲族之所以有着崇高的地位,很大原因是他存活了万年之久。他

    曾见证过青莲王的风采,他忌惮青莲王,若真相没有查清,他不顾青莲王的心情杀死轻歌,只怕是愚昧的做法。神

    女一步走出,双手拱起,望向老顽童,道:“七族老,下午我的确去找了姬姑娘,姬姑娘但是的确与我说了明王刀被抢走。我们言谈一番无果,族长便派人来寻我。此事我并没有告知族长,但族长知道我见过姬姑娘。”隋

    灵归点头,“此话不假。”“

    七族老,她是本王的人。”东陵鳕又道。东

    陵鳕虚眯起眼紧盯着贴合在轻歌脖颈上的两把弯刀,血液还在继续流,东陵鳕陡然怒道:“看来,七族老年纪大了,本王是时候给族老买一副棺材备着了。”东陵鳕的嘴儿,现在也毒得很。其言下之意是在警告七族老,若轻歌出事,七族老就等着进棺材吧。呵

    。七

    族老冷哼一声,收回弯刀。

    轻歌眉头一挑,松了口气,“谢族老不杀之恩。”七

    族老脚步一个趔趄,手握两把弯刀,回头顿感奇怪地望着轻歌,“真是个不怕死的丫头,命挺硬的。”“

    灵夜狼之死与我有关,晚辈愿意协助族老,找到杀死灵夜狼之真凶。”轻歌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嫣然而笑,脖颈上却是红的血。东

    陵鳕与神女快步而来,一同拿出止血药物递给轻歌,轻歌一并接过,动作不疾不徐地敷上止血药。

    伤口看似触目惊心,实则七族老没有下杀手,也没有很严重。他

    不敢。夜

    歌站在一众青莲士兵们之间,瞠目结舌,呆若木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她紧咬着牙,身体却在不断颤抖,发怵似得望着轻歌。

    局势怎会逆转?

    这个女人三言两语就解决了死局?虽

    说有神女和东陵鳕相助,但真正让轻歌保命的,还是弯刀夺命时的临危不惧。“

    若被老夫知道哪个贱人敢杀老夫的爱宠,老夫定把她的骨头活活抽出,一根一根,做成香烛,祭吾爱狼!”老顽童道。闻

    言,夜歌忍不住打了个颤,心内生出无边的恐惧。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

    那分明是一个该死的局。死

    骨傀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七族老的怒气也没了。

    夜歌陷入无端的惶恐之中,她瞪视着姬姑娘,望着那一头银发,忽然愤怒了。此

    女着红衣,披银发,定是学着她的模样有备而来,想要抢走她的人!

    而隋灵归却在想,神女带这么个姑娘前来,是想取代夜歌的位置成为青莲王后吗?

    若为青莲王后,以此女之风姿,尚可。只

    是,眼下,必须安抚住夜歌。…

    …

    宫殿冷清,阶梯白玉,一众的人,心思各异。神

    女目光清闪,似是想到了什么。

    东陵鳕对轻歌的关心毫不掩饰,至于那名正言顺身怀六甲的准王后夜歌,则没有激起东陵鳕的丝毫关心。“

    准王后,客人受伤了,你去取一些琼浆露来吧,姑娘家的,若是留了疤,影响美貌可不好了。”隋灵归道。“

    是……”

    夜歌掩去眼底阴鸷之意,在侍女的搀扶下,朝青莲存放药材的宫殿走去。

    走过无人之时,夜歌身旁的侍女刻薄地道:“准王后,你可一定要小心那不要脸的狐狸精,故意在王面前摆出姿态,王的魂儿都被她勾了去。她与那夜轻歌可不同,那夜轻歌到底是个乡野人,无权无势,不足为惧,这姬姑娘可是神女的人。若神女成为青后,那姬美丽犹如天助,不得不防啊!”

    夜歌皱着眉头,微垂着眸,没人清楚,那眼底深处藏着怎样阴暗的情愫。“

    神女,你也要与我为敌吗!”

    夜歌停下脚步,咬牙切齿,“既然你做了初一,休怪我做十五了。”“

    准王后,可不能得罪神女,那是神君青帝的女人。”侍女急道。

    夜歌冷笑,“是否能成为青帝还说不准,此前精灵族选出的青后人选,不是那精灵公主吗?比之身份高贵,她充其量是受赤炎、云神器重罢了,怎有精灵公主高贵?”

    “准王后说的是。”

    “……”

    夜歌轻哼一声,在侍女的搀扶下,坐上了轿辇,前去取琼浆露。

    ……

    夜歌亲手将琼浆露交给了轻歌,“姬姑娘,可要好好爱惜自己的命。”

    “自然。”轻歌望向夜歌的小腹,“准王后也要好好爱惜自己的孩子。”闻

    言,夜歌顿感毛骨悚然,犹如雷劈。

    她望着轻歌,恨得牙痒痒,却是无可奈何。“

    王,你该走了。”夜歌看向忧心忡忡的东陵鳕,愈发的愤和恨。

    走了一个夜轻歌,又来个姬美丽。她

    还以为青莲王是长情之人,原来也不过是世俗男子。

    “族长喊你了。”夜歌又道。“

    闭嘴。”东陵鳕沉声道,抬眸不耐烦地看向夜歌,“李翠花,你很吵。”咳

    ……轻

    歌以拳抵唇,轻咳一声。神

    女无奈的笑出了声。夜

    歌一愣,眼眶微红,眼睛不停地眨。“

    王上……”夜歌走到东陵鳕的身旁,忽然惊奇地望向自己小腹,“他动了一下,王上,你来摸摸看,他真的动了一下。”东

    陵鳕退避数步,“男女有别,还请自重。”

    轻歌:“……”神

    女笑望着东陵鳕的侧颜。恐

    怕,这天底下,也就只有东陵王会对着自己的未婚妻说男女有别了。神

    女竟是觉得格外可爱。

    “王……你是孩子的父亲呀。”夜歌看似贤淑,轻声说。

    “你找别人当他父亲吧。”东陵鳕愈发的不耐烦。

    夜歌的脸愈发之黑。

    “准王后,族长来催了,你先过去。”侍女道。夜

    歌看了看东陵鳕,无可奈何,咬咬牙,故作姿态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