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135章 谁家房中?

    墨邪顺手解下腰间的酒葫芦,放在鼻间轻闻。



    旋即收起,抬眸看向拍卖厅内远处高楼上的一人。



    那人有着一双邪美的异瞳。



    一高一低时,两两对视。



    一个戴着贴骨的面具,一个高端易容。



    沉吟片刻,墨邪唇角勾起了一抹邪笑。



    ——下一回,你的女人,可就得自己保护了。



    高楼雅座的姬月仿佛能听到墨邪的声音,朝其点了点头,目光落在轻歌的身上。



    墨邪与轻歌朝拍卖厅内走去,覆着面纱的冰慕忽然走来,伸出手拦住了俩人:“鬼王,邪殿曾立下誓言,不收魔族人,难道都是戏言吗?”



    林紫藤右手赫然挥动,长鞭藤蔓赫然缠上了冰慕的脖颈,“邪殿之事,鬼王的想法,怎由得你来非议?”



    比之林墨水的成熟稳重,玲珑剔透,林紫藤则有些沉不住气了。



    平日里对于林紫藤的蛮横举动,林墨水都会出声制止,今日倒是没有多言。即便脖颈上缠着长鞭,冰慕依旧没有感到恐惧,眼睛锋利地看着墨邪,继而道:“魔族粗鄙之流,俱是鼠辈,不堪入千族。没有了妖莲的魔族,便是奴性一族!魔族当初拒



    绝邪殿邀请,而今堕邪又怎会爱戴你,不过是利用邪殿拯救魔族的危机而已。”



    “真吵。”墨邪皱眉:“再吵,就把她碎了。”



    冰慕没想到邪殿中人如此嚣张,但墨邪的语气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林家姐妹在旁虎视眈眈,仿佛她敢再多嘴一句,当真会被碎了。



    冰翎天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收起狼毫笔,把手轻放在冰慕的肩上,朝鬼王微笑点头:“还请鬼王谅解,妹妹年纪小,不懂事。”



    墨邪不言,则是看向轻歌,问:“今日吃饭了吗?”



    轻歌眨眨眼睛,干咳一声:“吃了。”



    经墨邪提醒,轻歌才想起来,连续两日未食了。



    好在xiūliàn者的身体一向强悍,就算两个月不进食影响也不大。



    “鬼王,血魔长老的席位已入了青莲的仙姬大人……”冰翎天再道。



    “那便入我席……”



    墨邪的话尚未说完,只见一道风华绝代的身影由远至近,来到众人面前。



    “五长老,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妨来我夜家雅房?”姬月朝轻歌伸出了手,行为优雅绅士,嗓音温柔好听。



    冰慕看见姬月,心脏猛地颤动。



    如此邪美俊俏的公子,她从未遇见过,犹如一道光,直接照射进了灵魂。



    世间美好之物,谁不用独占呢?



    冰慕想到自己被毁的脸庞和满身伤的痕迹,怒从心头起,狠狠瞪视轻歌。



    轻歌幽邃的眸淡漠地望向冰慕,陡然间,冰慕满身戾气化作惶恐,竟不敢与之对视。



    轻歌嗤笑一声,满是不屑。



    贪生怕死之流,也配来抢男人?



    反观冰翎天,自从姬月出现后再也挪不开眼了,一直盯着姬月看。



    分明是截然不同的容貌,她却有种想要落泪的感觉。



    甚至有一种飞蛾扑火般的悸动,恨不得扑进他的怀里。



    冰翎天不知这种情绪从何而来,却是僵住身子,站在原地,含情脉脉地凝望姬月;双眼,控制不住的落泪。



    轻歌勾唇而笑,眼底的狂风暴雨皆为绵绵清风,缓抬起báinèn的小手,轻放在姬月的掌心。



    姬月紧紧握住她的手,往自己身边一拉,轻歌身子前倾,靠近了姬月的怀里。



    姬月另一只手抬起,动作温柔的替轻歌理了理发,又拢了拢系在肩膀两侧的披风。



    轻歌扬起了小脸,蝶形面具下,一双清澈灵动的血眸,柔和地望着姬月。



    墨邪闷哼一声,哀怨地望着姬月:“夜殿,长老是我邪殿的人,去你夜族雅房,不大好吧?”



    “本殿年幼时,幸得长老所救,早已与长老私定终生,有何不好?”姬月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似乎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要带媳妇儿回房。



    临天城主惊恐地看着轻歌,五长老竟然连孩子都不放过,禽.兽啊!



    墨邪眉尾微微抖动,无语地看着姬月,心里暗骂这只臭狐狸真够不要脸的,这种招也想得出来。



    他攒钱许久,甚至趁夜撬了邪殿长老们的私房钱,千里迢迢赶来鲛魔城,就是为了被这小俩口虐得体无完肤?



    “夜殿,血魔长老已是邪殿中人,与你背道而驰,你这般邀请,恐有不妥。”冰翎天拭去面上的泪痕,如是说道。



    她不是三心二意之人,却也不懂,不知为何这么嫉妒血魔长老。



    嫉妒她与夜殿紧紧相牵的手,眼红夜殿的温柔。



    她甚至想溺死在他的温柔里。



    “本殿难道放着心上人不邀请,要去邀请你吗?”



    姬月冷嗤,紧握住轻歌的手,带着自家小姑娘走进夜族的雅房。



    三族婆婆和夜蔚面面相觑,魔鹿古车旁的二号、魏伯快步跟上。



    姬月带着轻歌走进夜族的雅房,侍卫才把门关上,紧闭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墨邪与林家姐妹等人出现在玄关。



    姬月牵着自家媳妇的手,回头看向墨邪。



    墨邪修长的手轻拍去肩上的灰,斜睨向姬月,笑道:“血魔长老好歹也是本王的人,本王好歹也要来看看,我家姑娘到底看上了个什么样的男人。”



    氛围陡然凝固,一侧的老祖宗和夜族诸位族人面面相觑,不知何时和邪殿扯上了关系。



    轻歌无奈地耸肩,两个都是这么大的人了,还和从前一样幼稚。



    “欢迎。”姬月只道两个字。



    侍卫不知所措地看向姬月,等姬月稍稍点头过后再把门合上。



    旋即,合上的门又被打开。



    无忧站在双门之间,望向老祖宗,故作可爱地说:“夜伯伯,侄儿想你了。”



    夜族老祖宗和神荒族的大尊倒是有些交情。



    只不过是点头之交,见面时喊一声夜伯伯仅仅只是礼貌而已。



    老祖宗脑壳疼,一个头有两个那么大,实在想不通,他什么时候跟无忧关系这么好了。



    无忧不请自来,倒是顺其自然地走到了夜族老祖宗的身边,就算厚着脸皮也要留下来。



    姬月暗含危险的目光,夹杂着询问朝轻歌看去。



    轻歌微仰头,睁大眼眨了眨,很是无辜的样子。



    姬月老脸一红,转过脸看向别处,连带着耳根子都是泛红发烫的。



    唔。



    自家媳妇好可爱。



    ……没错,他就是这样一个顶不住女色.yòuhuò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