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165章 眉间金莲

    小狐狸趴在姬九夜的背上,双手勾着姬九夜的肩。



    她侧脑枕上去,随着小幅度的颠簸,闭上眼沉沉休憩。



    “跟着哥哥,会很苦很苦……”姬九夜说。



    小狐狸始终没有睁眼,九条粉色毛茸大尾巴往下自然地垂去,她抿着嘴勾起弧度,笑得恬静温柔。



    “不苦。”



    “……”鲛魔城门在俩人的身后,下午的阳光强烈炙热,一棵树下,姬九夜背着小狐狸停住,仰起头来,双眼透过枝桠缝隙间看向那一轮青阳。



    两行泪水从眼中滑过,姬九夜苦涩而笑,继而朝前走去。



    他能够听到小狐狸均匀的呼吸声,姬九夜眼底露出了一抹安心。



    这一条路没有尽头,姬九夜纵使磨破了足底的鞋,也会把小狐狸照顾得很好。



    他行走于各个位面,看遍人世百态,也日行一善,不求听到感恩戴德的声音,只会在远离时双手合十,心念母亲。



    不知走了多少条山路,跨过了多少道河,姬九夜的肌肤甚至不再báinèn清秀,眉眼间透出了以往不曾有的坚毅。



    小狐狸在他的庇护之下,始终天真善良。



    ……鲛魔城,风波并未结束,战争还在继续。



    轻歌耗时几个昼夜,和邪殿鬼王、青莲东陵王一同救治魔人们,数十万魔人,死的死,伤的伤,没有一个安然无恙的。



    忙完一切后,血舞楼的千族族人们全都散去,临走之前,长白仙母再一次来到姬月面前,问道:“夜公子,仙人是否能还给我?”



    姬月淡漠地望向她,只嘲讽一笑,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



    “夜殿,你当真要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吗?”



    长白仙母咬了咬牙,“我长白仙,可不怕你夜族!”



    “长白族长,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搁这儿欺负小孩呢?”



    夜姑姑扶着老祖宗走来,老祖宗以鼻孔出气,闷哼了一声,目光极凶,狠狠地瞪了眼长白仙母。



    老祖宗与长白仙母年龄相差不多,算是同一个辈分,面对美人,老祖宗出言尖利,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姬月望见老祖宗,略微点了点头。



    “夜老,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夜族虽有青莲庇佑,这可青莲的天如在三月,那可是说变就变的。”



    长白仙母冷嗤道:“我长白仙族,万年超级豪族,底蕴浑厚,实力深不可测,精锐数不胜数。



    夜老也是人精了,应该有所知,我长白仙族上头,供奉的是长生云神。



    血舞楼之事,多有变故,也多有误会,冤家宜解不宜结。



    夜老,你让这小孙儿把仙人还给我,我立即送出长白仙族最美的姑娘给他做妾,结qínjìn之好,你我二族,永不干戈!”



    长白仙母说得条件,对于世间多数男人来说,充满了致命的yòuhuò。



    据说,长白仙族是人世的第二个梦族,都说精灵的姑娘美如画,可梦族的女子们,才是真正的不食人间烟火,无半点尘埃之气。



    如同神邸仙,人间倾城者,任何华丽的词,都无法形容出梦族女子们的昙花一现。



    可惜,梦族女子,终是一生不嫁,只为命中注定的宿者奋斗,为其飞蛾扑火亦无悔,因此,梦族的感情更加珍贵。



    梦族跻身上三族时,世人只闻梦族,不曾听说长白仙。



    梦族被屠,云神鼎力相助后,长白仙族以黑马之势,占据了梦族当时的地位,再用万年的时间,不断往上升。



    长白仙族的族人女子们,因族名带了个仙字,倒也沾光,尤其的吃香。



    长白仙母口中所说最美的姑娘,自是和公子夜齐名的千族第一美人,长白仙母的义女:姜如烟。



    姜如烟的美名,传遍千族,曾经甚至拒绝了血族龙阳君的追求,甚至都看不上青莲王,对外宣言,她身旁的男子,必举世无双,自是能与自己匹敌的。



    长白仙母竟说出让姜如烟做妾的话来,可见拿回仙人的心无比急切。



    长白仙母自信以为,就算夜殿与血魔两厢情愿,只要她拿出姜如烟这个名字,任何的男人都会跪倒下来。



    至于姜如烟肯不肯做妾则是后话了,眼下之际,唯有把仙人拿回来。



    想到仙人二字,长白仙母便是无比的激动,一缕仙气能让她撑起整个长白仙族万年之久,若得仙人,岂不是能飞升长生?



    “我长白姜如烟,千族第一美人,纵是青莲仙姬在她面前,亦为米粒之光。



    夜老,我这份心,可够真诚?”



    长白仙母又道。



    处理完魔人之事的轻歌,牵着小包子朝这边走时,停下了脚步。



    那一侧跟在摄政王身后的青莲仙姬夜歌,亦听到了长白仙母的这一句话,暗暗咬牙,眯起眼睛看过来。



    长白仙母平日里从不是如此失礼的人,只是人在贪婪之时,便会忘了戴上虚伪面具去须臾奉承。



    当下,长白仙母只有一个炙热的想法,那便是姬月所召唤出来的仙人。



    适才仙人对战冰慕时,那叫个精彩纷呈,长白仙母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正因为如此,心脏剧烈跳动,热血逐渐沸腾,只想拿回自己的仙人,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长白仙母知道夜族同在上三族,地位不低,公子夜自恃清高,老祖宗脾气火爆,不会吃她的威胁。



    故而,长白仙母软磨硬泡,招数尽使……“长白佳人姜如烟,你导师舍得。”



    老祖宗阴阳怪气地说。



    长白仙母讪讪地笑:“夜殿年纪轻轻已是青莲小侯爷,又得血魔青睐,一身正气,能陪伴在夜殿身侧,是如烟的福气。



    夜老,你莫要忘了,十年前我们如烟姑娘去神月都见到长生神时,可是被诸神夸过的。”



    老祖宗眯了眯眼,长白仙母所说的这件事倒是不假。



    姜如烟美色动人,才情俱佳,xiūliàn之路没有坎坷,天赋异禀惊才艳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有大家闺秀之气。



    十年前,一位天神来到神月都选妃,遇到了年仅十三的姜如烟,惊鸿一现,叹道:“有美人兮,媚如白月,顾盼生辉。”



    仅仅十二字,将姜如烟的美态描绘得淋漓尽致。



    当时天神是为一名精灵前去神月都,遇见姜如烟,也不顾年纪的差距,直接把带来的聘礼送给了姜如烟。



    天神回到长生界,脑子发昏似得,在诸神殿跪下,执意要娶姜如烟。



    可惜姜如烟并非精灵,长生界的规矩不可破,只能与神月都精灵联姻,其次便是长生境的xiūliàn者。



    姜如烟一不是神月精灵,二没有xiūliàn到长生的境地,在诸神的反对下,天神只得作罢。



    不过,一见姜如烟后,天神不再娶妻。



    姜如烟则因为此事,被推上了神坛。



    长生天神都娶不到的女人,何等的珍贵?



    凡夫俗子谁敢去长白仙族提亲?



    如今姜如烟二十有三,年轻一辈中,乃是妥妥的第一,当之无愧的翘楚。



    姜如烟时常以面纱遮脸,不似她人,掩盖丑陋的面貌,而是怕那勾魂摄魄的容貌引起轩然dàbō和不必要的麻烦。



    曾经,幽族妖殿前往长白仙族拜访姜如烟,问其面纱之事,姜如烟轻抚琴,只笑:“我怕天下的男人,不再娶妻,怕世间女子的嫉妒火焰焚烧吾身。”



    此等嚣张高傲的话,若是旁人说出来,必然会引起哄堂大笑,不屑一顾。



    可若是姜如烟说,那便是事实,一点儿都不夸张!夜族老祖宗瞥着长白仙母,毫不客气地翻了个大白眼:“知道你是长白仙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来的老鸨呢。”



    老祖宗这张嘴,一万年来,还没输给谁过。



    轻歌望着老祖宗苍老的背影,不由想到,九辞和老祖宗在嘴毒这方面,也不知谁会占了上风。



    长白仙母脸上的笑凝固住,瞪着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夜老。



    夜老言下之意,骂得不仅仅是她长白仙母,更是暗讽长白姜如烟是流落风尘的青楼女!“夜老,别倚老卖老,得寸进尺了!”



    长白仙母怒道。



    “何为得寸进尺?



    你家姜姑娘上赶着做妾,我孙儿不稀罕怎么了?”



    老祖宗说。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长白仙母震怒。



    一道金光闪烁,化开了长白仙母所有的戾气。



    长白仙母抬眸,双眼倒映出金莲之光,贪婪地看过去。



    仙人独坐金莲,气势古老而庄严。



    姬月瞧见了轻歌母子,随即走了过来,蹲下身子抱起了小包子,再牵着轻歌的手,“累了吗?



    好好歇会儿。”



    轻歌反扣住姬月的手,“累了。”



    “我们回家。”



    姬月领着妻儿,旁若无人地朝外走。



    “夜殿!”



    长白仙母厉声呵斥。



    姬月顿住,背对着长白仙母,许久未回头。



    “本殿只知魔渊长老,不识你长白姑娘。”



    一生一世,他只娶一人。



    妾?



    他从未想过。



    只怕腿都要被打断来。



    纵是天神看上的女人又如何,不及他家姑娘万分之一的美好。



    长白仙母怔愣,旋即诧异,这世间真的有人会拒绝姜如烟吗?



    长白仙母暗暗咬牙。



    绝非如此。



    “夜殿。”



    长白仙母往前一步走,高声喊道:“你若从未见过雄鹰,自会将野鸡当宝。”



    长白仙母嘲讽血魔便是野鸡,而姜如烟是扶摇直上的雄鹰,夜殿之所以斩钉截铁毫不犹豫的拒绝,并不是什么绝世好男人,只不过是没有见过姜如烟。



    若夜殿见上一眼姜如烟的身姿,就没有血魔什么事了。



    一道金光,自仙人眉间迸射而出,袭向长白仙母。



    长白仙母浑身震悚,眉间烙上一朵金莲的图腾。



    她攥着拳微微发颤,惊恐而愤怒地望向姬月:“竖子,你敢!”



    眉有金莲者,是仙的罪人。



    冰慕被仙人点上金莲,注定痛苦半生,反正已是一介废人之躯了,多点痛苦又何妨?



    但她不同,她是长白的仙母族长,统御一方,供奉长生云神,威震八面,眉间若有罪印,日后有何颜面见人,又如何立足于千族?



    长白仙母到底是上三族一族的族长,天潢贵胄见到她都要给三分薄面,姬月这般做,叫她如何能忍?



    也算是长白仙母自身疏忽掉以轻心了,若她时刻提防,金莲印不上她的身。



    悲就悲在,自古,金莲是为罪,一旦烙上,便洗涮不掉。



    长白仙母抬起颤抖的手,指腹轻抚眉间的金莲烙印,倒吸一口冷气,感到炽火灼热的刺痛感,猛地把手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