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577章 他敢碰本王的人?
 轻歌站在九辞身旁,细长白嫩的手,端着那半杯仙魔酒。轻

    歌的手背,有着用刀子刻出的妖王印记,血痕像是烙印。“

    把酒给我。”九辞有些慌了。轻

    歌单手推开九辞,“喝酒,你不在行。”

    轻歌走至幽族妖殿面前,“幽族妖殿可是酒国中人?”“

    这天底下,就没有几个人能喝过妖殿的了。”龙族仙君笑道。

    幽族妖殿双手环胸,戏谑的看着轻歌,“夜姑娘,这仙魔酒可不是人间的普通烈酒,你若死在仙魔酒中,本殿也不好与青莲王交代。”“

    喝半杯不痛快,一个人喝更不痛快,妖殿不如与我一同喝?”轻歌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要妖殿陪你喝酒。”夜歌忍不住说。

    轻歌淡漠地望着夜歌,“我说的不是喝酒,是……拼酒……”此

    话一出,雅房之内的人全部震惊错愕。

    这世间,当真有狂人,敢拿仙魔酒去拼?怕

    是不要命了吧?就

    连幽族妖殿也是一愣。他

    喜爱仙魔酒,但——纵然他千杯不醉的过人酒量,在仙魔酒面前也不得不服。素

    日里,幽族妖殿只敢小饮,至多三杯就要上头。而

    且喝的时候,一杯能喝好多口,如此体内机能才能慢慢消化掉仙魔酒所带来的烈气。

    幽族妖殿怔愣之后,心生一计,笑了:“单纯拼酒可没意思,这样,我们拼三杯,谁若先喝完,便是胜,失败者,断三指。”当

    幽族妖殿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轻歌会打退堂鼓了,就连九辞愤怒焦急地拦着轻歌,“歌儿,不要逞强……”

    “可以。”轻歌淡淡道。

    九辞的面骤然煞白了。

    幽族妖殿收起了唇角玩味戏谑的笑,认真地望着轻歌:“看在青莲王的面子上,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说不,不然到时候可别哭鼻子说本殿欺负女人。”“

    取仙魔酒来吧。”轻歌说。

    幽族妖殿:“……”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雄霸天放下了医书,走至轻歌面前:“师父,古医大典上说,酒多伤身。”众

    人:“……”这哪里来的书呆子。轻

    歌浅浅一笑,“不碍事。”“

    师父言之有理。”雄霸天道。众

    人目瞪口呆……哪

    里言之有理了?这

    抱大腿太明显了点吧。幽

    族妖殿冷冷一笑,“来人,上仙魔酒!”

    “夜姑娘,喝酒前可得说好了,失败者断指,由对方斩断,斩断之后必须当场把断指粉碎,如此便无接指的可能。”幽族妖殿势在必得,见雄霸天是个医师,便断定轻歌是医师。

    若轻歌断指后再把断指带走,接上断指,岂非是他的损失。

    在这个时候,幽族妖殿没有想到自己失败的可能。

    而此时,轻歌思考的却是,若是得罪了中南幽族,她是否又要多一个敌人。

    她之所以执意如此,便是因为方才,九尾血鸾在虚无之境内与她提到了幽灵令牌。

    九尾血鸾听上一任主人四部黑暗殿主提到过,有幽灵通道能进长生界。

    但是,需要许多种至尊令牌来合成。

    拍卖场高楼雅房内,一张晶石鎏金桌,六杯仙魔酒。轻

    歌与幽族妖殿相对而坐,各三杯仙魔酒在面前。

    “如妖殿所说,断指当场粉碎,由胜者斩断。”轻歌道。“

    你还真是个不怕死的,有趣,真有趣,怪不得有魅力能让青莲王一见倾心。”幽族妖殿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

    夜歌见此,则是阴恻恻的笑了。

    此刻,夜歌站在精灵神女的身旁。

    “不自量力,自找死路。”夜歌低声暗嗤。

    神女淡淡看了看夜歌,“你厌恶她,为什么?”

    神女这算是明知故问。夜

    歌冷笑,“这个女人,勾三搭四,水性杨花,还想勾.引别人的未婚夫,该死!”

    神女恍然大悟,“原来是她抢走了原本属于你的东西,所以她该死,是吗?”

    闻言,夜歌如鲠在喉,忽然说不出话来。那

    一刻,夜歌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像是被人一针见血戳中了心事,脸上是犹如沸水滚烫火辣辣的灼烧之疼。精

    灵神女走向了东陵鳕,“青莲王,不担心她吗?”

    这是神女好奇的。以

    东陵鳕表现出来的在乎,此刻怎会无动于衷。“

    他敢碰本王的人吗?”东陵鳕淡淡的说。神

    女愣住,心像是被什么撞击。是

    啊,幽族妖殿没有想到,就算夜轻歌输了,青莲王会让他断指吗?

    “若是如此,岂非言而无信?”神女道。

    “本王并未同意过,又何来的言而无信?”东陵鳕不解。神

    女震惊。都

    说青莲王冷清冷心,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却

    不曾想这般的腹黑。

    他说的字字句句,都是陷阱。

    他不说话,也是陷阱。

    是啊,至始至终,只有幽族妖殿与夜轻歌在答应同意,但没有问过东陵鳕。

    可是,正常人,谁又会想到去问过东陵鳕呢?东

    陵鳕若真的如此做,就是在玩诡诈的文字游戏。“

    龙族仙君,赤阳王,就由你们来主持公正。”不过,幽族妖殿也不是个傻的,知道让这两位来主持公正。

    “有他们二位在,你该当如何?”神女悄然问。

    东陵鳕道:“他们,是本王的对手吗?神女,你小看了本王。”

    神女哑然。

    她看着东陵鳕完美的侧颜,陷入了恍惚。

    若非神妃青后的位置让人向往,她希望未来的夫婿会是东陵鳕这样的人。

    当她看见东陵鳕对夜轻歌的温柔时,心里的悸动,再也无法遏制。

    幽族妖殿坐在桌前,仙君和赤阳王在旁边主持。妖

    殿看向轻歌,道:“你是女人,本殿让你一马,你先喝,不然本殿怕你没得喝,直接断指了。”

    “轻歌!”九辞焦急。“

    师父。”

    “大师姐……”

    雄霸天和九姑娘、阿娇等人都万分着急。本

    以为来见见世面,却没想到这般危险。九

    姑娘急得眼睛都红了。都

    怪她。

    若非是她,又怎会害得大师姐身陷囹圄呢?

    ……

    “妖殿,还是你先请吧,我怕我喝了,你没法喝。”轻歌用同样的话还给幽族妖殿。

    幽族妖殿冷冷一笑,“不知死活,既然如此,本殿也没必要给你面子了。本殿不介意替你父母,教你如何做人……”提

    及父母,轻歌双眼幽深,就连周围的温度好似骤然变冷。幽

    族妖殿端起一杯酒,一口喝了半杯。

    喝完半杯,幽族妖殿需要喘会儿气。

    一口半杯算是他的极限了。

    仙君:“妖殿好酒量, 一口半杯仙魔酒,魂魄不再有,妖殿却还能保持清醒,真是不错。”

    赤阳王点点头,赞赏仙君的话:“妖殿酒量,千族第一,当之无愧。”“

    二位过奖了。”妖殿微微一笑,转而看向轻歌时,眼里藏着毒辣。他

    已经迫不及待要断其手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