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310章 暗香茶

    寒寒屁颠屁颠跟在轻歌的身后,甩都甩不掉。



    许是姬月说的话有点儿用了,寒寒只知男女授受不亲,不敢离轻歌太近。



    临近四部阁楼时,寒寒面色奇怪,几近张嘴终是无言。



    夜色清寒,月光如瀑。



    轻歌察觉到了寒寒的异样,勾着唇儿轻笑一声,问:“寒寒想说什么吗?”



    寒寒乖巧懂事的模样太像小包子了,她又怎舍得眼睁睁看着杨庄主把白寒送到屠妖堂呢。



    只是寒寒骨子里就是乖顺的,小包子则是随他爹,像狐狸一样。



    “女帝姐姐该是名传千古的明君,须知色令智昏,古有红颜祸水,惑乱江山,为君王者最忌要美男不要天下,女帝姐姐,寒寒不该说这话,可是姐姐年仅二十就养了面首,这样的事情传了出去,对女帝姐姐的名声不好。”



    白寒说话时忐忑地看着轻歌,自古伴君如伴虎,轻歌虽为女子,亦是如此。



    白寒犹豫许久,才打算一鼓作气地说出来。



    实在是姬月捏的那张易容脸庞,实在是妖孽好看,不似凡间俗物。



    白寒乍眼看去,昙花一现惊艳的同时,也为dōngzhōu的未来感到了浓浓的担心。



    轻歌轻微晃神,眸光微颤,半晌过去笑出了声。



    现在的小孩,晔儿也好,寒寒也罢,都鬼精鬼精的。



    “寒寒说的是,日后我会注意的。”



    轻歌笑道。



    白寒诧然地看着轻歌,漆黑如墨的眼眸里陡然间闪烁着两簇光火。



    他跟在天山宗主身边数年,这段时间以来,因为神域和dōngzhōu水火不容的关系,天山宗主去往药宗时又在轻歌手上吃了亏。



    他还记得,天山宗主和燕、叶等家主是如何谈论女帝姐姐的,说她毒辣无情,冷血厉鬼,亭亭玉立一女子,二十出头豆蔻年华,却是水性杨花淫.乱不堪。



    这样的毒妇,纵然下十八层地狱也是死不足惜。



    那时,白寒就在想,西洲朝比之上的东帝,倒像是浑浊人世里的一缕清风,随时化作飓风将天下搅个天翻地覆。



    “女帝姐姐,半妖是毒物,不容于世,适才姐姐也看到了我的半妖本体,姐姐不害怕吗?”



    白寒问。



    轻歌揉了揉白寒的小脑瓜:“心中有鬼的人才怕,我自然不会怕。”



    “女帝,你怎么来了……”幻月宗主欲朝阁楼走去时,瞧见了轻歌的身影。



    夜色茫茫,明明灭灭的灯火里,轻歌银发微挽,一身素衣。



    “今日金缕比武出了许多事,特来找殿主谈谈。”



    轻歌笑道。



    白寒躲在轻歌身后揪着轻歌的衣裳,小心翼翼地探出了个小脑袋,眨眨眼睛,忐忑地望着缓步而来的幻月宗主。



    “你便是那小半妖吧,真是可爱,女帝,你可得保护好他。”



    “这是自然。”



    白寒原以为人人都会对他充满敌意,而女帝和幻月宗主都待他和善,没有因为半妖之身恐惧他,排斥他。



    “寒寒,你便在院内玩会儿,姐姐等等就出来,好吗?”



    轻歌问道。



    白寒抿着嘴儿点点头:“女帝姐姐放心,寒寒会很乖的。”



    轻歌笑了笑,与幻月宗主相谈甚欢,一并入了阁楼。



    阁楼顶层的大厅里,黑暗殿主不知在与一号、夜菁菁说些什么,面色严肃凝重,夜菁菁频频点头。



    殿主目光游转,漫不经心间瞧见了走进屋内的轻歌,眼底含笑,起身相迎:“女帝怎么过来了,也不派人告知一声,这倒显得我失礼了。”



    夜菁菁回头看去,眉梢抖动,眼眸微弯,像是填上了满夜的星光。



    “姐姐,你来了?”



    夜菁菁如个孩子般扑入了轻歌的怀里,轻歌抱着夜菁菁,轻拍夜菁菁后背:“都多大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



    “菁菁不要长大,要一直陪着姐姐。”



    夜菁菁仰起头咧开嘴笑。



    殿主沉着脸,闷哼一声撇过头去,夜菁菁愣了愣,旋即甜甜地笑:“菁菁也要陪着殿主大人。”



    “还算你这小家伙有点良心,不然白养你这么久了,姐姐一来,就不知你殿主大人是何物?



    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殿主哼哼唧唧,骂骂咧咧,将埋怨演绎到了极致。



    夜菁菁吐了吐舌头,心情愉悦美好。



    见此,轻歌感到欣慰。



    比之在四星的时候,夜菁菁被治愈了太多。



    当初张月柔的死,还有满脸刀伤,给年幼的夜菁菁带来了无法磨灭的伤害。



    好在,那段吾王艰辛的日子,她们都熬了过去。



    “女帝深夜过来,想必是有事要谈吧?”



    殿主在一侧沏茶。



    轻歌看了眼殿主脸上的鞭伤,拿出炼制的丹药放在桌上,“这是凝肤丹,可以治好龙吟鞭伤。”



    “女帝的好意心领了,本座不在乎这张脸,更应该留着这道伤才对,他紫云宫主欺人太甚,若非换了九殿来主持,只怕你我都将暗无天日。”



    黑暗殿主右手握拳,冷笑一声。



    煮好香茶,斟了数杯:“四部独有的暗香茶,女帝该好好尝尝,这独具一格的味道,其他茶代替不了。”



    轻歌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好茶。”



    放下茶杯时,轻歌若有所思,眸色意味深长。



    “女帝有话,不妨直说。”



    殿主说道。



    “听说殿主滞留此阶数百年,距离九界境地只有一步之遥?



    殿主今日已经得罪紫云宫主,可曾想过,等你成功突破,青云直上九重天,紫云宫主必会加倍阻扰?”



    轻歌问。



    殿主捧起暗香茶正要一饮而尽,听到轻歌的话,端茶的手凝滞在半空,沉默了好一阵儿才说:“紫云宫主,可不是什么善茬。”



    “殿主可有想过,去往九界千族后,要进入哪一族吗?”



    轻歌问道。



    “女帝乃是妖域姬王妃,妖域如今是千族之一,女帝是想我加入妖族吗?”



    殿主蹙眉:“我乃人族,加入妖域不合适,会被世人诟病。



    而且,我又是暗黑师,整个千族也就只有一个种族修炼暗黑师,还排在末端,去了千族,人生无望,难啊……”“女帝,殿主,我倒是听说,千族之中最近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势力,名为月宗,里面都是一群精神师,还有一些暗黑师和灵师。



    月宗来者不拒,我们可以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