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311章 殿主旧伤

    月宗——轻歌抿紧了殷红的薄唇,微垂下美眸,双手握着温热的茶杯轻轻摩挲。



    这两个字,宛如丢进水面的石子,激起了平静心中的波澜。



    她曾在dōngzhōu,以开放性的方式,暗中培养了一个势力,以爱之名为月宗。



    其中开放性的意思便是,她给足月宗的自由,让月宗自己发展,让那群曾经遭受过苦难的少女们,去靠一双双稚嫩素手拼出一片天来。



    虽说月宗名字相同,但轻歌也不敢贸然去认。



    毕竟轻歌最早的想法,是希望月宗在dōngzhōu声名鹊起,她还在等着月宗的兴起。



    这才一年不到的时间,月宗就能在千族崭露头角吗?



    轻歌就算认可那群女孩,心中却还是打着鼓不相信的。



    “月宗吗?



    那好像不是千族之一,未来难说。”



    殿主摇摇头。



    “殿主可有想过,去那千族,重建一族,以暗黑为名大杀四方,让天下暗黑师们重新振作起来,不必遭受灵阶、精神师们的白眼。”



    轻歌问。



    此话一出,九层阁楼俱是静默,唯有风过窗棂,轻撩青丝。



    昏暗的光里,幽风若然,殿主收起了笑与坐在对面的轻歌对视,那一眼,她在女帝眼中看到了不属于这个位面的野心。



    幻月宗主微愣。



    她曾以为,女帝要一统天域,没想到,女帝的野心在千族,甚至是更高的地方。



    旁人自打出生始,就是踏踏实实的修炼,循规蹈矩的往上走,过着按部就班的日子。



    修炼,突破,进宗门……鲜少有人会去想,自创一族。



    要知道,千族之中,最差的下三族都得有万年的底蕴历史。



    新创的种族,若无万年的积累沉淀,几十代人的努力,又怎么能跻身千族呢?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虚无缥缈的事情上,倒不如安心修炼,被超级豪族选中,如此一来倒也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这件事过于震撼,殿主的心就算有所动容,也得再三权衡得失利弊。



    殿主紧蹙着眉头沉吟半晌,久久不语,轻歌倒有耐心,平静地等候。



    “我一个人,如何去建暗黑师的种族?



    千族本就对暗黑师充满敌意和不屑,一直都在打压暗黑师种族,我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这人平日里倒也是性情中人,不怕生死,不惧前路危险,但也得有自知之明才好。”



    殿主摇头苦笑,将茶杯抬起,喝了一口微凉的暗香茶。



    魇北寒烟涌动,在这座阁楼下了一层难以打破的禁制。



    殿主、幻月宗主对视一眼,皆是疑惑不解,满头的雾水,不知女帝用魇北禁制封锁四部阁楼是何意思。



    正在此时,犹如瓷器破碎的声音响起,那一刻,风起云涌,暴雨将至,邪恶的黑暗之气犹如遮天的黑云,铺满了整座阁楼。



    殿主可以肯定的说,这么可怕的邪恶气息,足以覆灭明远山庄的数万修炼者!幻月宗主感受到黑暗元素的时候,只侧过头看向殿主,微笑:“殿主,你的实力突飞猛涨了,黑暗元素比以往精纯了许多。”



    “不是我……”“什么?”



    幻月宗主讶然。



    “是女帝……”殿主发愣,直直地看着轻歌。



    幻月宗主循着殿主的视线,蓦地看向了轻歌,瞳眸紧缩。



    一袭素衣猎猎作响,挽发的竹簪落地,三千银发随风而扬,墨烟如云笼罩在她的身侧。



    哪怕简约素净的白衣着身,却掩盖不了那森然的君王气势。



    轻歌于猛烈的元素风暴里,执杯饮茶,笑容淡雅:“两个人,够了吗?”



    “三系同修……我是疯了吗……我竟然在有生之年看到了三系同修的天才……”殿主微微张嘴,倒吸一口凉气。



    “女帝,你竟还是暗黑师,你隐藏的可够深……”幻月宗主叹气。



    轻歌轻挥长袖,敛起黑暗元素,收回了魇北寒烟禁制,轻轻点首,微微一笑:“三系同修,传了出去与我而言不是什么好事,只会带来更多的麻烦。”



    殿主诧异,世人都说夜轻歌猖獗狂妄,过分嚣张,可她从未显摆过三系同修的事。



    若放在王轻鸿之流的身上,恨不得宣告天下,大摆宴席……“你才二十岁,暗黑术法都要追上我了,那暗黑元素,甚至比我的还要精纯猛烈。”



    殿主苦笑一声,“更让人震惊的是,你主修灵阶,副修魂灵,一直都没有正儿八经修炼过暗黑术法,却也能这样强大。



    若你认真修炼,岂不是很快就要超越我了?”



    “超越殿主不敢当。”



    轻歌摇了摇头:“建族之事,殿主意下如何?”



    “女帝,你是菁菁的姐姐,也把三系同修的事暴露给我们了,这说明你相信本座。”



    殿主说道:“不瞒你说吧,当年和神主的一战,让我元气大伤,邪灵筋……有所受损,若不能修复邪灵筋,至少要三百年的时间才能冲破枷锁,一举突破进九界千族。



    而你呢,当下炙手可热的人物,现在谁人不知夜氏女帝?



    就连千族的一些人都在打探你。”



    殿主喝了口茶,继而道:“你现在虽说才七宗幻灵,距离本源境还有一境之隔,还有十几个小段位,对于许多人来说难以跨过的鸿沟,但在你这里不算事。



    以你的修炼速度,要不了多久就能去千族。



    女帝,你懂我的意思。”



    “邪灵筋受损,可否让我看看?”



    轻歌问道。



    “女帝,若非四部独有的暗系医师,是不知邪灵筋情况的,而且了,这么多年过去,这道伤,怕是修复不了。”



    殿主无奈地摇摇头。



    轻歌凝眸,眯了眯眼,随即起身走向殿主,“让我试试。”



    殿主无可奈何,心想让轻歌看一眼也没什么事,便伸出了右手。



    轻歌以气把脉视其邪灵筋脉,很快就找到了那一道陈年旧伤,果然如殿主所说,是非常的严重。



    轻歌观察许久,松开轻压在殿主腕部脉搏上的指腹,郑重其事地说:“我有办法。”



    殿主微诧:“女帝可在说笑?”



    “殿主信我,邪灵筋我能治好,不过需要一些时间。



    而且我看了眼你的暗黑师境地,只要修复好了邪灵筋,你必能去九界千族!”



    轻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