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765章 梦族
 三个中年男人步步逼近神女。神

    女微微蹙起眉头,坐在长凳上丝毫不动,手掌心隐隐燃起一簇火光。“

    小骚娘们,陪爷销魂个呗,像你这样的女人,都自恃清高,其实啊,衣服一脱,床榻一躺,比谁都浪。”三

    人语言下流,目光猥琐,嘿嘿笑着。神

    女闭上眼,掌心的火焰愈发灼热。不

    多时,三个中年男人,呈三鼎方向,逐而包围神女。

    酒馆的少女,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神女,眸子里闪过一道深紫色的光。正

    在三人欲擒下神女时,道道青光闪烁,无数青莲分裂开了三人的身体。

    旋即便见那活生生的人儿,竟成了几缕青烟消失于天灯覆盖的夜里。

    神女蓦地转头看去,昏醉的东陵鳕不知何时醒来,面无表情,冷酷残忍,似为杀伐而生的王,漠然的睥睨着三人躯体消失的方向。神

    女甚是感动,眼眸红了一大圈。“

    哥哥……”神女轻声喃喃,正朝东陵鳕伸出手,欲走向东陵鳕时,砰地一声,东陵鳕摔在了地上,又昏睡了过去,适才的那一切,就像是不曾出现。神

    女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终是无奈的笑着。

    她便坐在东陵鳕的身旁,看了眼少女,说:“老板娘,可有不烈的酒?”“

    姑娘难道不应该来一杯能忘情的酒?”酒馆少女淡淡道。

    “那是烈酒吧?”“

    世间最烈的酒,除忘情外,再无其他。”少女嗓音清冽,不带一丝温情。

    “不烈的酒好,就能带哥哥回家了。”神女苦笑,她以为,以她的性子,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原来,她也会默默守护,不求回报。

    酒馆内外寂静,远处传来长街上男男女女们的欢声笑语,追逐打闹。神

    月河上的莲花灯,有着淡淡的芬芳,夹杂着略湿的河水味,自远处而来。

    酒馆虽陋,却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只是一眼望来,有些昏暗。

    许久过去,酒馆少女上了一坛酒。

    “这是什么酒?”神女问。“

    苦情酒,苦情相思树下,埋种千年,才得一壶,今日有幸,赠饮姑娘。”酒馆少女的声音,不再冷冽清寒,略带一丝魅惑。神

    女仰头喝下:“真是好酒。”

    “苦吗?”

    “苦。”神女笑道。

    酒馆少女忽然嗤笑一声,道:“不过一壶凉开水罢了,苦的不是酒,是姑娘的心呢。”神

    女捧着酒坛痛饮,动作猛地僵住,一寸寸机械般的回头看向酒馆少女,银瞳眼尾淌下一滴晶莹的泪。是

    白开水吗?

    为何,如此之苦?她

    的心,是苦涩的吗?

    神女失魂落魄,面如死灰,她早已断去神月二筋,想要了却尘内事,可身在世间,怎能斩断痴情关?

    酒馆少女坐在窗台望着神女,眸光幽幽,三分复杂,七分冷漠。

    “姑娘可听说过梦族?”酒馆少女道。神

    女蹙眉:“梦族?那个因千毒瘟症而被血洗千万生灵的梦族?”酒

    馆少女的面具下,扬起了一丝笑意:“正是。”“

    老板娘对梦族很感兴趣?”神女只觉得奇怪,她以为酒馆的老板娘会是个历经沧桑的女人,声线却那般年轻。“

    梦族一族,为人而生,为人而死。梦族,曾被称之为族外仙境,亦有蓬莱一称。”少女轻声说:“千毒瘟症,而非自然瘟症,是有心人研制出的毒。梦族的人,都有一双银瞳,他们的生命,并非人族孕育诞生,或是积水孕育,或是山石润养,或是风的触碰抚摸。梦族常年黑夜,他们自出生,每日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休憩,在休憩的过程中,他们会做梦。那梦,被称之为宿梦。与他们生命相关联的人,被称之为宿者。所做的宿梦,皆是宿者的往后。故而,那不是梦,是预言。”风

    微,夜凉,天灯的火光越来越黯淡。

    河水流淌,莲花灯逐流,在水面互相碰撞。

    只有少女娇嫩清冽的声音响起。神

    女蹙起眉头,不知酒馆少女为何要与自己说这一切。

    梦族,还有这样的秘密?

    神女偶尔听人谈起梦族,便是灭族。银

    瞳……

    神女垂下了眸,遮去银色的瞳眸。

    “俩位客人,抱歉,酒馆打烊了。”

    酒馆少女合上窗,关上门,酒馆四周死寂。神

    女扶着东陵鳕回到赤炎府,脑子里却全都是酒馆少女所说的话。千

    毒瘟症并非自然瘟症,而是有心人刻意研制,为何会有人研制出这种可怕的东西?神

    女、东陵鳕二人离去后,一缕紫烟出现,酒馆少女从中出现。

    纤纤玉手微抬,拿去覆脸的面具,露出一张绝美的脸庞。

    是……莫忧……一

    辆马车,自月边黑云,自万千天灯的红光中徐徐而至。

    马车踏风停在酒馆前,一个霜眉雪发脊背伛偻的老人,坐在马车上。“

    该走了。”老人说。莫

    忧美眸噙泪:“千毒瘟症,将要再现了。”“

    世间之事,都是一个轮回,不要害怕。”老人轻声宽慰。

    泪水如断线的珠子,汹涌而落。“

    我做了个梦,我梦见她被天谴,我每日都在重复这个梦,我无能为力。”莫忧轻咬着下嘴唇。“

    不要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若是好不起来呢?”

    老人沉默,许久,才太息一声,无奈道:“那天下,将大乱啊……”“

    不要……”莫

    忧接连后退,不肯坐上马车,疯一般的冲出。她

    在神月河旁的一处阁楼屋顶,遥远地望着河边的轻歌。她

    还记得,数年前,那昏暗漆黑的街道上,她与她说了第一句话。

    看啊,那就是她的宿者,是她生命的起源,亦是她灵魂的终结。“

    嘿!”

    一只手轻拍莫忧的肩膀,莫忧回头看去,九辞咧开嘴朝她笑着。

    见少女回头,看见莫忧的脸,九辞猛地怔住。他

    该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他

    竟然在神月都看见小莫忧了?九

    辞狠狠捏着莫忧的脸,那力道之重,彷如是面朝敌人。

    捏的莫忧吃痛,往后退去一步,狠狠瞪视着九辞:“九辞!”低声冷喝。

    “会痛,不是梦诶!”九辞兴奋地横抱起莫忧,把莫忧丢进了神月河里:“啧,休想骗我,肯定是幻境。想骗小爷?跟你说,没门!什么妖魔鬼怪,也配为我小莫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