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645章 翠花,哪里跑!
 青莲武道场一片宁静,风过而无声,一双双眼睛震惊地看着金阶之上的夜歌,以及那小女孩人形的死骨傀。除

    却轻歌与神女的一唱一和外,几乎没有人敢说话,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隋灵归铁青着一张脸,周身衍生出一股萧杀之气。

    青莲准王后众目睽睽之下拿出死骨傀,这样的脸,青莲丢不起?!隋

    灵归眼神愈加的冰冷,她紧抿着唇,极为不悦地望向了隋灵归。死

    骨傀之事关系重大,死一般的静默过后,妖殿发出了夸张的笑声,“不曾想准王后还有这癖好,竟然圈养死骨傀,啧啧,佩服,本殿真是对准王后佩服的五体投地。”

    妖殿的话里充斥着讽刺和嘲讽,自从万年前三鼎一战后,青莲与幽族势如水火。青

    莲万年无王,而幽族经过万年的沉淀,底蕴之浑厚,实力之强大,哪怕没有血族的背后支撑,也足以与青莲一较高下。只

    要有机会,妖殿就会见缝插针的挖苦。

    而妖殿的话叫夜歌的面色唰的一下全白了。身

    在青莲多时的她自然明白死骨傀意味着什么,又当着千族人的面,她势必要受到可怕的惩罚。

    不……夜

    歌眼睛直勾勾看着第九十九道金阶,踏步最后一道,她就是人上人,没人可以嘲笑她,她再也不必生活在泥泞里。

    她用尽所有力道,再也抬不起这条腿,发红的眼里泪水滔滔涌出,夜歌紧咬着下嘴唇,直到咬破,鲜红粘稠的血液渲在唇齿,血腥的味道于咽喉久久不散。夜

    歌一脚落空,整个人从高空落地,武道场那么大,数千人的围观,竟没有人有出手相救的打算,还是隋灵归终是担心了小王子,脚掌踏地,身轻飞掠,一把抱住了夜歌,将其放在了地上。

    “你可有话说?”隋灵归嗓音如闷雷敲响,声震瓦砾,夜歌吓得身子连抖三下。“

    族长,我没有……”夜歌身体软而无力跪了下来,哭得梨花带雨,柔软双臂紧抱着隋灵归,仰头望着隋灵归,泪水汩汩而流。

    “世人亲眼所见,你竟说你没有?”隋灵归痛心疾首,怒其不争,手掌高高举起就要落下,到底是顾及了夜歌腹中的小王子,还是收回了掌势。

    青莲人中,三族老皱起眉头看着夜歌……夜

    歌慌张失措,突地指向轻歌:“族长,是她,是她陷害了我。她想要夺走王后之位,她嫉妒我,所以故意设此一局。族长,我乃乡野之人,得族长青睐才有今日,怎敢玩火自焚?又怎敢碰死骨傀?族长,请你相信我,是姬美丽,是她,全都是她!”夜

    歌慌不择言,语速却是飞快,千钧一发,万难面前,夜歌只想推卸掉所有的责任。夜

    歌感到小腹有些不适,并没有很在意。

    她仰头看了眼金阶,怎么会这样呢,分明只差最后一步。第

    九十九道金阶之上,身着红袍的男子居高临下,像是凌驾于天地的王,跳出世俗外的痴情人。他

    的双眉像古剑一般,斜插入鬓,却没给人凌厉锋锐之感。眼尾的一点泪痣,增添了温润清雅,还有一抹与生俱来的忧伤。

    他忽而笑望着夜轻歌,眉眼弯起的那一瞬间,像极了一个吃到糖的孩子。这

    一刻,他如负释重。是

    了,若娶不到她,娶这世间的任何女子有何关系呢?然

    ——他

    这一生,不愿娶妻,不要陪伴。轻

    歌坐在席位里,与东陵鳕遥遥相望,彼此皆笑。

    在夜歌指向她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望向了轻歌。

    轻歌幽幽起身,缓步走至夜歌面前,淡漠的站着,眸光凉薄如冰丝:“准王后,我若有操控死骨傀的本事,何必大费周章,不如叫死骨傀吃了你,岂不是更加完美?”轻

    歌的一番话堵的夜歌哑口无言,轻歌精心设局,又怎是夜歌三言两语就能跳出去的呢。隋

    灵归痛苦愤怒地闭上了眼,夜歌是她选出的女子,出了此事,她亦是面上无光。

    而且,夜歌不能死,就算要死,只要她生下了小王子,千刀万剐都死不足惜。

    但现在,不行!

    隋灵归头脑飞速运转,冷漠地看着夜歌,正思考如何解决此番场面。

    她更为在意忌惮的是,夜歌区区乡野人,在青莲无权无势,何来的死骨傀?隋

    灵归眼神比以往犀利,甚至还多出了丝丝杀气,像是喷火灼烧。“

    族长……我没有……族长……”夜歌声嘶力竭,惶惶不安。

    荣华富贵平步青云就在眼前,难道尚未得到就要烟消云散了吗?轻

    歌悄然观察着隋灵归的情绪,看来,隋灵归对夜歌肚子里孩子的在乎,已经超过了对死骨傀出现的愤怒。

    她之所以设此一局,重点自不是隋灵归……

    轻歌盈盈而立,站在武道场的中央,金阶一旁,黎明破晓,曙光照耀在她的清丽的面颊,银白的发,丝丝轻舞。

    红唇微勾,妖冶邪笑。…

    …“

    畜生!贱人!”

    两声暴喝,响彻武道场。

    这座古老的武道场好似随之怒喝而震动颤抖。

    轻歌抬眸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个老人。老

    人健步如飞,一身灰衫,周身旋飞着两把弯刀。在

    看见七族老的瞬间夜歌终于明白过来,她刺向姬美丽的刀,最后成了姬美丽的兵器!怪

    不得,怪不得……灵

    夜狼死时,七族老盛怒,她以夜歌道出死骨傀是为了消除七族老的愤怒,原来是为了这一刻!

    一步一步,环环相扣,严丝密合,她就是瓮中的鳖,在天罗地网内现行的妖怪!七

    族老手执弯刀冲向夜歌,两把弯刀直扑夜歌天灵盖,感受到冰冷的风和几近凝为实质般的杀气,夜歌瑟瑟发抖,直跌坐在了地上。

    “族长……族长……救我……”夜歌大喊。

    另一侧,三族老骤然出手,拦截七族老,“七族老,你要做什么,那可是准王后!”

    “去你娘的准王后,今日老夫要把这个不要脸的狗东西宰了,谁敢阻之?!”七族老盛怒之下,杀气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