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410章 有诈

    四下里,一片哗然,错愕地看着头顶的那一片星空。



    妖冶的命格石,内侧滚烫如火,赤红似血,外侧裹着一层淡淡的紫色烟雾,散发着神秘而古老的气息。



    与此同时,万道符文光骤然出现,刺人眼球。



    神圣的金色符文光,围绕着紫珠异玉星快速旋飞,速度快到极致,只在所过之处,留下了肉眼可见的残影。



    徐闻奉热泪盈眶,大笑时眼泪飞溅:“紫珠异玉星,是神话级的紫珠异玉星!诸位,看见没有,这便是女帝的命格石,不是什么罪恶妖星,是紫气东来超等星相,乃九珠命星之上的紫星。



    我诸神天域能有修炼者拥有此等星相,是我天域之福!”



    莫忧如一阵幽风,停在了半空,脸上还是方才那视死如归的神情,此刻略有恍然地望着轻歌的命格石。



    这怎会如此?



    莫忧眸光微闪,睫翼轻颤,怔愣了一会儿后,猛地低头看向还在星路的九辞,脸上写满了欣喜之色。



    不用离开她眷恋的人世了九辞足尖点地,飞跃而起,自半空搂住了莫忧的腰部,大风刮过,星光缭乱,九辞深深地看着莫忧,低头吻在少女的眉间。



    他的声音,响在了莫忧的耳边:“看来,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妻了,丧妻这种事,也不可能存在的。”



    莫忧无奈地看着九辞,犹豫少顷,侧头靠在了九辞的胸膛,颤巍巍伸出的双手,轻环住九辞的腰部。



    强而用力的心跳声,不断地撞击着她的耳膜,灵魂莫忧紧抿着唇,眼底写满了复杂之色。



    此前以为必死无疑,才表明心迹,此刻又该如何?



    梦族的规矩怎可被她破坏?



    莫忧轻轻叹息一声,紧靠着九辞的胸膛。



    罢了,死就死吧,再说满殿的修炼者们,瞠目结舌,呆若木鸡,全都在发愣。



    一时激起千层浪,谁也没有想到,女帝的命格石竟然是在九珠命星之上的紫珠异玉星。



    这也解释了轻歌行走在星路为何能压姜如烟一头了。



    三位天坛大师面面相觑,说不出话了,错愕地看着虚空之下的命格星。



    那便是女帝的命格星了吗?



    沐如歌虚眯起双眼,漠然地看着轻歌和命格星。



    灵虚匠师目光微微紧缩,往后了几部,摇了摇头,低声喃喃:“怎怎会如此?”



    失去了星盘大阵的命格星,不该发生异变吗?



    可现在,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命格石,不是妖星,竟是神话级的紫星。



    紫气东来,珠玉扶风!望星大殿内外的修炼者们,无不在惊诧,唯独轻歌,仿佛不知紫珠异玉星的价值,竟还有心情从空间宝物里取出一杯断肠酒,仰头轻抿了一口。



    轻歌斜睨了眼大殿门外,北侧的方向,烟花不止,绚丽如光。



    轻歌饮完断肠酒,再斟一杯断肠酒,将酒水洒在了前侧的地上,自言自语般低声说:“温大人,一路好走。”



    精神世界内,古龙残魂听到了轻歌的话,恍然大悟,心有后怕,颇为惊惧!这丫头,早便想好了这一步路吗?



    !在所有人惊慌失措的时候,只有她稳如泰山,淡然自若,不像是身处危险。



    只因她知道,她一定能活下去。



    诚然,天机一道不是她所擅长的,可她擅诡术,懂谋略,知人心,就足以反败为胜,化险为夷。



    古龙残魂发出了一点点的声音,似是想要说什么,最终闭嘴不言。



    这丫头的聪明程度,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轻歌洒完一杯酒后,将酒杯放在蒲团旁侧,站起身子,轻轻拂袖,笑望着怔愣不语的三位天坛大师。



    “三位尊师,幸会。”



    这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打招呼。



    三位尊师都是年过古稀阅人无数的老狐狸了,在面对轻歌的时候,竟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紫珠异玉星,女帝,我们可真是小看你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蓬莱师问道。



    三位从天坛而来的大师,在走进望星大殿之际,就已嗅到了妖异的味道。



    至少有八成的可能是妖星,纵然不是,那也绝对会是罪星之一,怎么也不该是紫珠异玉星!隆阳大师先一步反应过来,看着轻歌的脸,凝视许久,才道出八个字:“后生可畏,青出于蓝。”



    轻歌挑起眉梢,淡漠地看着隆阳大师,天坛之人为何而来她自然清楚的,甚至,她早便料到了天坛的人会来插手。



    沐如歌若是龙凤神木体质的话,桃花香应该对她没有作用,换而言之,那日她与温敏的对话,沐如歌肯定都已经听到了。



    她是在装昏!这件事,轻歌也是后知后觉,走上星路之后才发现的。



    不过,不影响大局。



    天坛大师们插手,只是加快开启命星的时间而已。



    她已经在赌了,把全部的赌注,孤注一掷般,压在了温敏的身上。



    事实证明,她赌赢了。



    温敏毁掉的星盘大阵,会以特定的方式出现。



    而轻歌的命星经过一次洗礼后,反而往更好的方向发展了。



    这满殿的人,都震撼得说不出话来,轻歌立在蒲团旁侧,妖冶的眸,戏谑地看着这一群人。



    罪星?



    呵她一路摸滚打爬到现在,经历千锤百炼,纵是粉身碎骨也试过几次,会怕一次命星的开启。



    这群人,大概不知她曾经经历过什么,是怎样的九死一生,竟以为她会栽在这里。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大殿前,响起了灵虚匠师的声音,他在星路上狂奔,指着轻歌说:“她绝对不可能是紫珠异玉星,这其中必然有诈。”



    言罢,灵虚匠师面向数位天坛大师,深深躬身,双手拱拳,恭恭敬敬地道:“还请大师,一探究竟,彻查命星,不放过任何一个罪星。”



    他笃定了自己的想法,坚信着绝对不会有错。



    就算他不是天机师,可匠师与天机师同出一脉,他又钻研女帝多年,对星相一事也是非常的熟悉。



    失去了星盘大阵的双重命格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异变妖星!



    第一狂妃



    第一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