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823章 臣服与死,你们选择一个
 北风山岭的战事,算是到此告一段落。

    轻歌独自一人坐在屋内再看东洲地形图,除此之外,轻歌还取出了另一张地形图。此

    乃天域五洲的地形图。若

    反守卫攻,一并吞了西北二洲,壮大东洲的版图,该如何取胜?尤

    儿推开屋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汤:“美人师父,这是王婶熬的汤,北山没有什么粮食了,这一碗汤是她们的心意。若战斗还不结束,只怕北山的人都要饿死。”

    轻歌看了眼汤,很稀的汤,却是子民们的瑰宝。

    轻歌微笑着,端起碗一口喝下,汤水并不好喝,好似没放作料,没有什么味道。

    这一刻,轻歌却觉得,兴许,世间没有比这还要好喝的汤了吧。

    尤儿见轻歌正在看‘天域五洲’的地形图,目光一闪,问道:“师父是怕西北二洲会再派援军吗?”“

    不是。”

    “那是……?”

    “看看从哪里攻下西北二洲比较好。”轻歌轻声道,尤儿则是目瞪口呆,异常震撼了。

    世人都在忧心东洲难守,东帝却是野心勃勃,还想着反杀西北二洲,且收为囊中之物。

    敲门声响起,尤儿看向禁闭的双门:“谁?”“

    映月楼杀手。”

    尤儿看了看轻歌,轻歌点头后,回道:“进来吧。”

    一名映月楼杀手走进来,看脸倒是陌生,眉目算得上是清秀,奈何侧脸有三道狰狞的疤,破坏了这份干净,多了丝阳刚之气。男子单膝跪在轻歌面前,双手抱拳:“映月杀手十一,拜见圣女大人……”

    “嗯,说说吧,你们听了谁的话,假意投降?”轻歌问道。“

    楼里的不吃素前辈。”十一问道。不

    吃素?

    谁会取这样的名字?轻

    歌懵了,眉头紧蹙。

    十一见此,立即解惑道:“回禀圣女,前辈不是映月楼之人,但一直留在映月楼。寻无泪接替楼主时,映月楼内,没有一个杀手愿意臣服,便是这位不吃素的老人劝解我们,让我们假意臣服,等九辞楼主或是圣女大人回归,再与君同战,报仇雪恨。用不吃素前辈的话来说就是,卧薪藏胆,十年不惧。”轻

    歌嘴角抽搐,不知为何,想起了那个吃鸡的老人。轻

    歌绝对不信,那个老人是无意而至,一定是故意告知她破解结界的办法。

    ……得

    知了一些映月楼的事后,轻歌与尤儿、十一走至北门口。

    西北十万大军被困至山岭处,他们的精神被魇北寒烟侵蚀过,即便半日过去,依旧没有恢复神识。轻

    歌微抿着唇。

    映月楼的事,消息绝对不能走漏。五

    百映月杀手,便在轻歌身后,气势骇然,叫人闻风丧胆。轻

    歌往前走去,明王刀扛在肩上,走至大军前,轻歌放下明王刀,微侧着脑袋,望向十万大军,邪佞而笑,言语清冽:“臣服与死,你们选择一个。”言

    简意赅的一句话,却是生和死的抉择。十

    万大军,纷纷陷入惶恐之中。

    他们想要逃出生天,可那一人可抵万人,又怎能逃得出去?

    他们亦不敢逃。顾

    熔柞也好,林鹤山也罢,俩人的下场, 就像是杀鸡儆猴般,深深震慑到了他们。山

    岭前,无数的人,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万籁俱寂,唯有风和血腥。许

    久过去,有一个人缴械投降,跪在了轻歌面前。当

    有一个人带头,便会起难以言喻的连锁反应,接二连三的人,一同跪下。

    轻歌笑望着西北十万大军跪在脚边,如开天辟地的帝王,唇角绽入一抹属于胜利者的笑容。

    “十一,让他们留在北风山岭。”轻歌道。十

    一诧然:“不需要他们起誓为东洲之奴吗?”听

    到此话,跪拜在地的西北十万大军,面色煞白。他

    们亦是人,亦有尊严。为东洲之奴,怎堪回到故乡面对父母双亲?岂不是家门之辱?

    轻歌沉默良久,无数人正在注视着她的神情,因此而感到了紧张。终

    于,轻歌笑了:“不必,我东洲乃泱泱大国,不收奴隶,只欢迎朋友的到来。”

    这一番话乃是相当的漂亮,且滴水不漏。算是打了一巴掌,给一颗枣,叫十万大军,不胜感激。

    对于一个狠毒的人来说,她做了十万分之一善良的事,亦会被人记住。

    有映月五百杀手在,西北十万大军亦不敢叛离。

    尤儿和十一只担心粮草的事。

    北风山岭的三十万人口都快要饿死了,再来十万壮汉,岂不是来抢粮食的?正

    在此时,北洲王府的三亿粮草抵达。轻

    歌眸光一亮,眉眼含笑。南

    雪落果然懂她。

    粮食的到来,叫无数人格外兴奋,大喊东帝万岁。

    然而,轻歌懂得坐吃山空的道理,这并不是长远之计。东

    洲的土地,不能栽种粮草,轻歌始终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四

    海城是因为十九炼狱阵,那么东洲,是为了什么呢?“

    美人师父,听说,在很早很早以前,天域五洲,俱被东洲统一呢。再以前,东洲也是能耕种粮食的……”尤儿与轻歌一同坐在山丘上,轻声说道。轻

    歌一袭血衫坐在山丘,低头垂眸,陷入了沉思。“

    嗷,好香。”火雀鸟从轻歌衣襟里飞掠出来,围着山丘打转儿,扑闪着翅膀,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轻

    歌眯了眯双眸,轻咬下嘴唇。好

    香?火

    雀鸟喜欢吃的,可不是山珍海味,而是天材地宝。

    轻歌双眸微闪星光,旋即起身,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明王刀,挖开山丘的土堆。当

    挖至十尺时,一道红光,闪瞎了轻歌双眼。那

    光源,是什么?又来自何处?

    轻歌再次用明王刀,掘开山丘两侧的土,足足十丈之高。最

    后,轻歌跃进挖出的小洞里。

    红光充斥着双眼,光芒剧烈,且温度灼热。轻

    歌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

    元石?

    数不尽的元石?

    不,比元石还要精纯。区

    区元石,火雀鸟是不感兴趣的。这

    是元石的前身,元晶!轻

    歌的身体开始颤抖,拿着明王刀的手似是都握不动了。

    她……发财了?

    从此以后,她家财万贯了?这

    一刻,轻歌浮想联翩,甚至想一挥手把九界买下来。轻

    歌双眼微红。火

    雀鸟歪着脑袋看向轻歌,好半日过去,才发出感慨声:“老大是个财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