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448章 杀了她!

    路卡斯佣兵团侦查出来的数据有误,女负责人原是疑惑,再看到血月佣兵带着雇主卯时进山,顿悟了。



    她一如既往,早早就在血月佣兵团的勘察法宝里动了手脚,花无泪绝对侦查不到正确的数据。



    如今的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花无泪盗走了策天仪。



    花无泪的话也证实了她的猜想。



    女负责人望向轻歌:“夜公子,看看吧,你挑中的人,是个盗贼。”



    同时,女负责人朝花无泪伸出了手:“把策天仪交出来,我是路卡斯佣兵团的负责人,也能管制你们这样的低阶佣兵团,现在我命令你,把盗窃走的策天仪交出来!”



    花无泪犹豫少顷,把法宝策天仪取出,缓慢地递向女负责人。



    女负责人见花无泪这么听话,唇部勾着笑,脸侧的三道血色毒蛇疯狂地吐蛇信子。



    她正要接过策天仪时,花无泪眼下一狠,将策天仪用力地摔在了地上,策天仪摔碎在地,fēnliè的零件歪歪斜斜倒下。花无泪冷视女负责人:“策天仪由我锻造而成,那便是我的东西,你能抢走这世上的许多东西,唯独抢不走一个聪明的脑子。我能摔坏一个策天仪,就有自信能再做出一个



    策天仪。我在十三岁时能把路卡斯从低阶佣兵团带到现在的第一佣兵团,我也相信,血月在不久的将来后,能成为超越路卡斯的存在。”



    “你不怕工会治你的罪?”女负责怒道,心疼地看着策天仪。



    她代替花无泪成为路卡斯佣兵团的负责人后,策天仪帮了她不少忙,后来工会暂收策天仪,却没想到能被花无泪盗走。



    这次路卡斯佣兵团之所以勘察错误,出了洋相,就是因为没有策天仪!



    花无泪竟敢把策天仪砸了!



    女负责人扬起了手,一掌打向花无泪的脸颊。



    砰!



    花无泪倒下时被血月佣兵们扶住,“花兵长,你怎么样?”



    女负责人的手指甲很长,在花无泪面颊上留下了数道沟壑般的血痕。



    花无泪闭上眼睛,再睁开双眸时,眸光嗜血,犹如恶狼般。



    却见她瞬拔两把弯刀,将女负责人扑倒在地,分别插入女负责人的两侧肩胛。



    弯刀破开衣裳皮肉,即将贯穿骨头时,女负责人运转气力,一脚踹开了花无泪。



    女负责人脸侧的三道血痕,骤然出动,化作三条血色巨蟒,吞向了花无泪。



    “花兵长!”血月佣兵们着急扑来。



    三条毒蛇掠来时,数道身影全都出现在了花无泪的面前,齐齐出手,拦下巨蟒!



    无量公国楼兰公主,武台联盟侯爷慕容川,以及摇晃着扇面身穿红衣的风流公子!



    轻歌冷眸眯起,闪过危险的光:“血月佣兵团是本公子雇下的,你难道想要,路卡斯从降龙消失?”



    轻歌的话叫女负责人甚是忌惮,她相信‘夜无痕’有这个本事能毁灭掉路卡斯佣兵团。



    楼兰公主道:“我知路卡斯是你们工会的第一佣兵团,不过,你也别太欺负人了。今日,本宫倒要看看,谁敢动她分毫?”



    慕容川声音粗犷:“虽然老子看不起血月佣兵团,但你这么做,可就过分了。策天仪既是她的,她拿走有何不对?怎么,你还想杀人不成?”



    三支队伍,来自三个不同的地方,却都为花无泪说话。



    花无泪的半边脸沾了血,一头银灰色的短发,在晴日里看来,好似镀了一层炫目的光。



    女负责人眯了眯眼,说:“她若把策天仪之事说出来,我们可以免于危难,那两百多个无辜xiūliàn者,就不必死去!”



    她的话,让活着的xiūliàn者们,全都仇视花无泪。



    是啊,如果那样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人身亡。



    一时间,四周的声音,都是在声讨花无泪:



    “是啊,这个花无泪也太自私了吧,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这和谋杀有何区别?”



    “她就是在谋杀,这些人命,都是因她而死,她今日若是活着走了出去,岂不是对死者们的不敬?”



    “杀了她!杀了她!”



    “血债血偿!”



    “……”



    高喊的声音此起彼伏,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杀意。



    他们不甘身旁的朋友就这么死去,亦不甘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总有一个人要背负着罪名。



    既是如此,那便让花无泪来当这个罪人好了。



    花无泪惶然地望着那群人,他们不曾相识,彷如有血海深仇。



    她的确用了策天仪,但她不知道这些人运气会这么差,遇到几十年一见的雷霆风暴。



    她的雇主只有这位公子,她没有责任去跟其他人解释,挽留。



    女负责人在一众声音里望着花无泪深深的笑,她承认花无泪是个很厉害的人,可不论过去多少年,花无泪永远都玩不过她。



    包括轻歌在内,一共也就只有三支队伍声援花无泪和血月佣兵团,讨伐花无泪的却有十几二十支队伍!



    他们面目可憎!他们怒火滔天!



    花无泪不死,难消此恨。



    路卡斯女负责人是个煽动人心的高手,她知道这些人要一个出气口,就把罪名给了花无泪。



    花无泪眸光微颤,恍然若思。



    “花无泪,出来受死吧。”女负责人道。



    随着女负责人的话,路卡斯佣兵团和其他的工会佣兵团,从四方而来,将花无泪包围。



    渐渐地,其他十几二十支队伍们的xiūliàn者,也加入了佣兵团一列。



    女负责人说:“无痕公子,此事与你无关,我代表降龙佣兵工会清理门户,肃清内贼。”



    慕容川看见这架势,犹犹豫豫了,最终溜走,逃到张离人身旁,拍了拍胸脯:“吓死老子了,这么多人。”



    张离人却是凝望着轻歌,他很好奇,这个男子会怎么做!



    楼兰公主看着这些人,皱起眉头,十三皇叔道:“公主……”隐隐有劝退之意。楼兰沉吟稍许,怒道:“你们以多欺少,是想屈打成招吗?罪名?她何罪之有?她和血月佣兵团,为雇主勘察而已。雇主下金两万,你们有谁给血月佣兵下金了?如今出了事,却来欺负一个小姑娘,真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