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713章 分体为阵,心脉永损
 嗜烟火,便是针对于骨髓烟而被研发出来的一种小众异火,虽未上异火榜,于骨髓烟来说,却是灭顶之害。

    拥有一缕眉间烟的骨髓烟持有者若碰及嗜烟火,另一人的心脏则会受损,受损程度亦随之焚烧而不断加深。

    轻歌躺在床榻,还能听见屋外小包子的欢声笑语,满面的痛苦刹那成了春风般的温柔。万

    丈深渊,亦能有光普照,此乃不幸中的万幸。

    轻歌手支着床面用力撑起,咬了咬牙,擦去下巴上的血迹,抿紧唇瓣,眼神坚定地直视前方。

    盘腿坐下,犹如老僧般一动不动,强大的意志力,碾碎掉从心脏处传来的痛苦之感。

    对于从紫月花中散开的骨髓烟,轻歌是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许久,轻歌终于打算拿出从周老残局中所得的护心阵法。轻

    歌双手摊开,两手掌心之间,淡淡的光线连接成一个光阵。

    天青色的阵法光芒映照在轻歌面颊,那双眼眸,湛清碧透。随

    之一道奇妙的声音响起,阵法脱离轻歌的两手掌心,飞速上下旋转后,出现在轻歌座下。

    座下的周老护心阵法之光,蔓延至轻歌屋子。哪

    怕如此时刻,轻歌亦没有忘记封锁住屋内的波动。她

    怕亲人的担心。与

    其如此,倒不如自己独自一人抗下所有苦痛。阵

    法之中,隐约间,轻歌似能看见飞腾的无睛龙,还有头戴斗篷的少年。

    少年单脚而立,另一腿高高曲起,双手合十,拇指处挂着一串佛珠,另一手的臂弯却是拂尘。

    佛家佛珠,道家拂尘。

    自古以来,这个时代影响最深的两大派系便是佛道两派。这

    个时代的三公,乃是道家大师。护

    心阵法中的少年光影,便是遥远时代的周老。

    周老与青莲太祖、大帝姬都是同时代的人物,那个时代,暗黑师们为非作歹,青莲一族,最初便是一群热爱和平、血气方刚的少年郎们。这

    护心阵法,乃是一次周老身受重创,心脉受损,其契约兽古龙万里飞奔,跪求一高人救治周老。

    古龙背着周老,求了一个又一个道家高人。

    在那般险恶的境况下,周老结出了震慑百家的护心阵法。

    “姑娘,你的心脏有些损坏,老夫替你修补修补。”少

    年的声音尤为老沉,他那细嫩的手,朝轻歌眉间点来,随之距离变短,手上的柔嫩皮肤,渐而变得枯老,堆满了褶皱与伤痕。

    那一指的速度,尤其之慢,像是刻意放慢的画面一般。可偏偏在下一瞬,遥远似来自远古的一指,却轻轻点在了轻歌的眉间,所有的阵法之光,皆汇聚于周老的指腹之下,再迅速收缩为一体,全都于轻歌眉间,蛮横灌入体内,再进入心脏。

    轻歌内视脏腑,心情忐忑。

    便见阵法护心,散开在脏腑筋脉处的骨髓烟,全都回归紫月花。

    至此,所有的痛感全然消失,轻歌亦沉沉松了口气。

    轻歌无力起身,这才发现身下的锦被,已经湿透了一小部分。再

    看了看地上的斑斑血迹,轻歌略微一抬手,汗水血腥味全都消失不见。轻

    歌悄然离去,进了浴池,沐浴一番,才舒出一口气。

    轻歌靠着浴池的大理石边沿,修长如玉的手轻放在胸膛之上,眸色似笼了一层薄雾。一

    次护心,与心为体。

    分体为阵,心脉永损。…

    …

    此乃护心阵法镶于紫月花上时,耳边响起的话。似

    是周老的声音。如

    今护心阵法已在紫月花上,若是强行取出,心脏的受损程度,会影响至一生的修炼。而

    数日后便是轩辕麟与上亭公主的婚宴,轮回神、云水水还有神月王,这些人,只怕都要护心阵法。

    轻歌曾想过,舍车保帅,放下护心阵法,只求活着。如

    今看来,护心阵法一旦舍弃,她的修炼系统,就会发生极大的问题。

    修炼系统,乃是人身体脏腑血肉以及本身的机能。纵然天才,修炼系统、身体机能受损,是永远都无法弥补过来的,就像是许多后遗症一般,伴随着一生。

    譬如轻歌强行分离护心阵法,后果不堪设想,轻则一生患病,无法修炼。心

    脉受损后,若是修炼,心脏都会承受比以往恐怖数百倍的压力。重

    则,一生瘫痪,靠药物维持生机。

    ……

    想至此,轻歌再度重重吁出一口气。

    神月大宫的婚宴,是一场鸿门宴啊。轻

    歌走出浴室,风渐渐凉。小

    包子与解碧澜说说笑笑,东陵鳕坐在高墙眺望着远方,东方破研究医书。阎

    碧瞳看见轻歌,取下身上的披风走来,覆在轻歌瘦弱的身躯上。

    “神月都夜里风大,寒气大,莫要着凉了。”阎碧瞳握住轻歌的手。

    “娘亲……”小

    包子蹬蹬蹬欢快地跑过来,一头猛地扑进了轻歌的怀里。

    “娘亲身上好香。”小包子高兴地说道。轻

    歌微微一笑,紧蹙的眉终于舒展开:“在外婆这里开心吗?”小

    包子点头如捣蒜:“开心,外婆和澜姨都很好,还有东陵叔叔。”

    轻歌抬眸与高墙上的东陵鳕对视了一眼,相顾而笑。

    “你东方叔叔也很好。”东方破忍不住从医书里抬起头来,纠正道。小

    包子望着东方破眨眨眼,旋即摇头:“不要,东方叔叔总带着东陵叔叔去出家。”

    轻歌略带危险的目光落在东方破身上,东方破蓦地打了个寒颤,讪讪地看了看轻歌。这

    女人,太可怕了。

    以雷电淬体,这还是女人吗?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那娘亲一定是云做的,娘亲的身体如此柔软舒服。”小包子拥着轻歌,无时无刻都在称赞自家娘亲。东

    方破幽幽道:“其他女人是水做的,你娘亲,是雷做的。”“

    ……”

    就连空气都安静了,大院内,鸦雀无声。

    每个人都看向东方破,眼神里就差杀意滔天了。“

    娘亲是晔儿的云,是坏人眼中的雷,会把温暖带给晔儿,再吓跑坏人。娘亲简直是天底下最伟大的人。”许久,响起了小包子的声音。东

    方破嘴角疯狂地抽搐,若问夸人哪家强,姬家有宝为包子。

    轻歌捏了捏小包子的脸:“小嘴儿甜的,怕是灌了蜜。”

    “何须灌蜜,晔儿从不说违心之话,所说所言,皆是实话实说,是娘亲太谦虚了。晔儿的娘亲是最美的姑娘,最好的娘亲,也是最厉害的战士!”末了,小包子似想配上该有的气势,软糯的小手还握成了拳头微微挥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