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453章 所过之地,寸火不留

    沐如歌在东部遇到堕妖人的时候,轻歌已经到了火山口。



    花无泪介绍道:“夜雇主,这座火山历史悠久,是降龙领域最大的火山口,纵观一百零八个高等位面,这座火山口也是能排得上名号的。



    里面的岩浆,滚烫烧铁,再是固若金汤之物,在火山口岩浆里,也会被尽数吞噬。



    我们佣兵团为大家准备了抵御火温的护甲,先把护甲穿上,以免被热气灼伤。



    哪怕没有碰见岩浆,光是火山口内散发而出的热气,也能灼伤肌肤的。”



    血月佣兵们取出御火甲,分发给轻歌等人。



    柳烟儿她们把御火甲穿上后,却见轻歌纹丝不动,也没有接过御火甲的打算。



    轻歌摇着扇子,笑道:“这御火甲太丑了,与本公子的风格截然不同,不穿。”



    目瞪口呆满面呆滞的众人:“……”柳烟儿看着轻歌嘴角猛抽,只觉得来到降龙领域后,这厮越来越欠揍了。



    难道说是……本性暴露?



    亦或是……释放天性?



    花无泪捧着御火甲,只好送给了楼兰公主:“公主大人,请把御火甲穿上吧。”



    楼兰接过了花无泪的御火甲,却是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轻歌,一度怀疑轻歌是不是故意用这种方式把御火甲让给她的。



    而不管轻歌在想什么,楼兰的心中都有暖流淌过,左胸膛那里是温热的。



    楼兰笑着穿上了御火甲。



    慕容川身上还披着避雷衣,与张离人抱头痛哭:“离人老弟,老子也要御火甲,嘤嘤嘤。”



    精神世界里的古龙前辈听见了慕容川的话,直接吐出来,吐了火焰龙一身。



    这张离人也是个神人,面对慕容川的说话方式,非但没有厌恶反感之色,还安慰道:“老大,你身上的避雷衣虽然不是专门的御火甲,却也能抵御几分岩浆热气,你不必担忧。”



    慕容川这才雨过天晴,瞪了眼夜倾城几人,“老子儿子都七岁了,你们几个小娘们,别对老子有所企图,老子可不是那种花天酒地的男人。”



    夜倾城:“……”她就算一头撞死在这石头上,也不会对这样的男人有企图。



    “诸位若是都准备好了,就可以与我一同上路了。”



    花无泪道。



    沿着火山口朝滚烫之地走去后,花无泪猛地一个回头便看见轻歌靠在最近岩浆喷发的地方,惊呼:“夜雇主,那里有岩浆,不可!”



    其他的人全都停下,惊恐地看着轻歌。



    慕容川道:“夜老弟,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别想不开跳岩浆寻死啊。



    你还有大好的青春,大好的年华,千万别想不开。”



    轻歌额上落下一排黑线,流出一滴冷汗,甚是无语地看着慕容川。



    真想撬开这厮的天灵盖,看看里面是不是装满了大海的水。



    她也不想来看看岩浆,她也惜命,只是神木空间里的朱雀嘀嘀咕咕吵个不停,非说这岩浆美味可口。



    如此,便有了轻歌‘寻死’的一幕。



    柳烟儿摸了摸下巴,一点儿都不担心,反而在想,歌儿一向只有被雷劈的癖好,什么时候又多了个癖好?



    “火山口岩浆,覆盖全地,途径火山口,必须小心翼翼。



    夜雇主,你那个地方,是禁地,会使岩浆失控的。”



    花无泪急道。



    倏地,花无泪面色骤变:“不好,火山喷发,岩浆出来了。”



    全部的人齐刷刷看向轻歌的身后,只见滚烫猩红而明亮的岩浆,犹如瀑布般喷发出来,席卷上九重天。



    在高耸的岩浆下,轻歌整个人在火光中熠熠生辉,却显得渺小如蝼蚁,不堪一击。



    “公子!”



    夜倾城急得松开了手,怀中的石头砸在了脚背,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轻歌背对着岩浆,前方的人们,亲眼看着岩浆将她吞噬。



    岩浆裹挟着她,已经不见了她的身影。



    然,在平地上不断蔓延的岩浆,突然停住,不断收缩,像是被某个充满吸力的漩涡吞了去。



    岩浆退去后,那道身影如高山般巍然而立,手中还摇着那把桃花扇,满面春风笑,挑眉时,却如清辉照人,眸光澄澈,几分妖冶之气却不俗,反而像是遗世独立的公子,早已跳出了世俗之外。



    火山口喷发而出的岩浆,尽数被她吞噬而去。



    轻歌咂了咂舌:“味道不错……”慕容川腿在发软,险些站不稳了,连忙扶着旁侧的张离人:“离人老弟啊,这……这……”张离人惊喜地看着轻歌,眸中的光亮大盛。



    他的直觉没有错,这男子,高深莫测!轻歌再打了个响指,岩浆再次从火山口喷发而出,源源不断地输送给轻歌。



    却见轻歌的头顶,光芒炽热,红如云霞,一只凶猛朱雀光影,沐浴岩浆,将其吞噬。



    “那……那是什么……”慕容川错愕。



    张离人道:“朱雀,四兽之一。”



    慕容川惊了:“难道也是朱雀的残魂之一吗?



    相传有一部分残魂在天域女帝那里,没想到还有部分残魂在夜老弟这里。”



    张离人不言,眸子紧盯着轻歌看。



    不过须臾,整座火山的岩浆都被朱雀吞噬,朱雀隐入神木空间,化作孩童模样,摸了摸圆鼓鼓的小肚子,打了个饱嗝。



    花无泪呆滞了。



    血月团的佣兵们擦了擦眼睛,觉得一定是自己打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花无泪吞了吞口水,挪着沉重的步伐来到轻歌身旁,从火山口朝内侧看去。



    历史悠久的火山口,一夕之间,岩浆全没。



    这……花无泪无奈地看着轻歌,这夜雇主是土匪进寸吗?



    亏她还勘察许久,甚至还准备了御火甲,这厮倒好,契约小兽一口吞了。



    旁人避之不及的岩浆,她作美食饮用。



    可气!楼兰和十三皇叔,一同来到了火山口上。



    夜雇主压榨得很,火山口内,一点岩浆都没了。



    “降龙领域还有其他的火山口吗?”



    轻歌的问话,更让大家伙儿绝望了。



    花无泪和血月佣兵们有着挫败感。



    感情夜雇主雇佣他们,是来欣赏夜雇主的风采?



    “前方便是半妖岭了,我们过去吧,过完半妖岭,再行一段路,就抵达无极之地了。”



    花无泪挫败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