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724章 再讹一笔
 阎狱蹙眉,道:“上亭公主的毒瘴之气,需要歌儿的护心阵法,十殿大宫的主意,只怕也是来自于云神。”“

    妖神、青帝正在处理长生界另一件事,云神便趁此举行婚宴,借机来神月都,婚宴是假,欲抢歌儿的护心阵法才是真。”阎碧瞳目光阴冷,攥紧了赤炎权杖,满面煞气。

    似是想到怀里还有个小包子,那一身怒意煞气全都烟消云散,温柔地揉了揉小包子的脑袋。

    小包子梗着脖子仰起头望向阎碧瞳,好奇地眨眨眼睛。

    “看来赤炎大人今日在十殿大宫,发了好大一通的火。”轻歌笑道。“

    你还笑。”阎碧瞳嗔了眼轻歌,却是满目宠溺。小

    包子挣脱掉阎碧瞳的怀抱,走在地面,攥起拳头挥了挥:“谁若要抢走娘亲的东西,晔儿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一

    众的人,只觉得啼笑皆非。

    亭子凉快,轻歌等人谈笑风生,阎碧瞳看着一双儿女还有小包子这个活宝,倒也忘了十殿大宫上发生的不愉快了。正

    在亭内欢愉时,侍女脚步急促而来。“

    赤炎大人,七王妃和轩辕世子来了。”侍女急道。

    阎碧瞳皱眉:“他们来这里做什么?”由于祖爷的原因,阎碧瞳甚是厌恶七王府一家人。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一男一女走进赤炎府的庭院,直奔这个凉亭。

    阎碧瞳沉下了眼眸,周身怒意更甚:“看来这赤炎府需要换掉一群没用的废物了,未得主人同意,随意放人进府,真是该死!”轻

    歌坐在凉亭内,转头远远地望向七王妃和轩辕麟。七

    王妃将近六十了,却如少女一般美艳动人,明眸皓齿,再看祖爷,发已雪白,尽显苍老。

    这便是精灵族的神奇之处,精灵族人,衰老的程度相对于他族来说,非常的缓慢了。

    轩辕麟一袭黑袍,春风满面,颇为倨傲冷峻,偶尔看向轻歌等人,故作高傲,眉眼间略带嘲弄之色。

    二人并肩而来,七王妃一袭紫裙,看见黑着脸的阎碧瞳,笑道:“听说十殿大宫上,赤炎大人震怒,王爷兴许心直口快得罪了赤炎大人,赤炎大人莫要怪罪。听说赤炎大人喜茶,本宫特地寻来上好的清水香茶,前来替王爷赔个不是。”

    “轩辕世子即将娶妻,妻贵为云神之女长生界的上亭公主,却不曾想,王妃还有时间来我这赤炎府,有失远迎,还真是失敬呢。”阎碧瞳冷冷笑道。轻

    歌坐在椅上,双手手肘撑在桌面,掌心托着脸颊,微微侧过头看向阎碧瞳。

    在四星大陆时,她最好奇的便是阎碧瞳,那个名震四国的阎夫人。

    后来,阎碧瞳出现了,与想象中的意气风发英姿飒爽截然不同。

    囚禁了二十年,瘦成皮包,沦为乞丐来定山坡寻她。如

    今在阎碧瞳的言语间,眉眼间,轻歌似乎看见了曾经的阎碧瞳。张

    扬,狂傲,似个江湖侠女。想

    至此,轻歌望着阎碧瞳傻傻地笑着了。有

    娘亲的感觉,真好。

    轩辕麟望着唇角含笑的轻歌,眸色渐暗,开门见山道:“夜姑娘,别来无恙,上次在十八殿多有得罪,姑娘可别往心里去。”“

    轩辕世子,你说,我就要往心里去,这可如何是好呢?”轻歌歪着脸,天真无害地望着轩辕麟,还眨了眨美眸。轩

    辕麟的话梗在咽喉上不去,下不来,宛如全身的力打在棉花上。就

    连七王妃,脸上也是猛地一变。

    不知好歹的人她见得多了,却从未见过这般不知好歹的,完全没有把她七王妃和轩辕世子放在眼里。

    “夜姑娘,你说说,你想如何,才肯一笑泯恩仇。”七王妃笑道。

    “那日十八殿,轩辕世子好是吓人,吓得我差些一病不起了,七王妃既要一笑泯恩仇,不如这样,给个两千万元石作为精神损失费,如何?”轻歌脸不红心不跳地道。饶

    是七王妃耐心脾气极好的人,听到轻歌这番言语,只觉得厚颜无耻,竟是一时之间无法反驳。

    倒是轩辕麟年轻气盛,血气方刚,见不得这种事,听不得这类话。“

    夜轻歌,你岂敢放肆?你这是讹人!”轩辕麟瞪大眼睛看了看,“你这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模样,像是病了?你可真是睁眼说胡话。”再者说了,那日十八殿,面对气势如雷的三殿王,这夜轻歌都能飘飘然的饮茶,三次打断刑罚,这像是胆子小得会被吓到的人?轻

    歌叹息,道:“轩辕世子,这是病,心病,你看不出来的。”

    “东方医师,你来为我看看,这病如何。”轻歌笑道:“轩辕世子,七王妃,这药王之徒是不会骗人的吧?”

    东方破一愣,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东方破平日里的确不靠谱,但好歹是赫赫有名的医师,自不会欺骗人。

    他坐在轻歌身旁,为轻歌看了看身体,这身体真是棒的很,一点儿病都没有。东

    方破正打算说出自己的结论时,九辞握着梨花酥,肩头撞了撞东陵鳕:“东陵大兄弟,你看这梨花酥,像不像昨夜的雷?”“

    昨夜未曾下雨,好像无雷?”东陵鳕耿直道。

    东方破面色一变,立马起身,朝着七王妃抱拳:“七王妃,夜姑娘得了很严重的心病,据我所知,此病,是受之惊吓造成的。”

    七王妃怔住了。她

    与轩辕麟来此自有重事,只是未曾想,自己还没说出话,率先被这厮讹了一笔?此

    前七王妃还在七殿王面前笑话雷神好歹是神月都的殿王,竟被一丫头讹了九百万元石,真是滑稽。如

    今事情落到了自己身上,七王妃才明白其中的棘手困难。“

    东方医师,你确定?”七王妃好脾气地说道。东

    方破再度想要开口,但见九辞咳嗽一声,抬头望了望天:“这天不下雨,也不打雷,是怎么个回事?”

    东陵鳕一脸莫名其妙地望着九辞。“

    七王妃,在下用在下师父的项上人头保证,绝无虚言!”东方破就差没对天发誓了,那等认真严肃的模样,还真不像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