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473章 武炮!

    路卡斯女负责人听到这个话,登时就慌了。



    的确如花无泪所说,那几张图纸,女女负责人根本看懂。



    她现在能够锻造出乾坤天极的雏形,是因为以前花无泪眉飞色舞提到二代策天仪的时候,与她讲解了很多。



    再加上女负责人自己后来慢慢摸索,才懂了其中一点奥妙。



    皇甫齐找到乾坤天极雏形的暗格,轻轻按了三下,却见光芒四射,乾坤天极的雏形,竟演变成了一个重武器。



    轻歌看见乾坤天极打开后形成的重武器,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武器了,是炮qiāng!花无泪是这个时代的人,怎知炮qiāng?



    花无泪道“乾坤天极有三种形态,一则重武器,二则冷兵器,三则勘察法宝。



    而勘察法宝是乾坤天极的基础形态,太子殿下,你现在打开的形态就是重武器,以气力灌入武器之中,可以像弓箭一样发射出威力无穷的炮火,这个重武器,从来没有在世间出现过,它是我的专有,也只有我能锻造出这样的形态。



    我给这个形态取了个名武炮!”



    “至于第二种形态冷兵器,则需要在右侧再按一下暗格。”



    皇甫齐闻言,去寻找雏形右侧的暗格,找了半天,指腹碰到一个地方时,花无泪说“就是这里,把气力灌进去!”



    皇甫齐灌入气力,只见他的手中光芒四射,刺人眼球!乾坤天极的雏形,竟再次发生了变化,切换到了第二种形态,十八种冷兵器,竟能自己选择其中一种。



    这到底是什么可怕的法宝!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花无泪是怎样的怪物!!轻歌咽喉酸涩,惊讶不已,红唇微微张开,惊讶地看着花无泪。



    花无泪浑身上下都是宝啊!这一趟降龙之行,简直赚大发了!轻歌万分激动,恨不得把花无泪藏起来。



    不管花无泪是哪个时代的人,能制作出这样的法宝,那就是神人!就算和她一样从那个时代而来,轻歌也是一名优秀的炼器师,可扪心自问,乾坤天极这样的法宝,她是绝对锻造不出的。



    如若花无泪是扎根这个时代的人,那她的想法早已超出了同时代的锻造师!轻歌从未想过,在这个时代还能遇到扛着大炮的人!而且花无泪的武炮,因为是由气力形成,威力会更加可怕,比刀qiāng剑戟厉害多了!轻歌略感窒息。



    皇甫齐握着第二种形态的乾坤天极,手都在颤抖。



    可以切换武器形态,有多重属性共存的法宝花无泪看向了路卡斯女负责人炼制出来的雏形,嗤笑一声,嘲讽地说“她这个雏形,没有任何的功能形态,就是一堆废铁而已。



    我说了,你看不懂那张图纸,因为那本就不是你的东西,那是我的!”



    花无泪单膝跪在皇甫齐脚边“既然太子在此,恳请太子和太子妃为我做主,给我一个公道,我愿用我的生命来守护降龙!”



    “你且说来。”



    皇甫齐道。



    花无泪仰头,怒指路卡斯女负责人“数年前我是路卡斯佣兵团的兵长,她谋害我,挖我真元,把我囚禁在地底,用绣花线缠我右手掌骨。



    我在地底被关押一年之久,这一年里,世人都以为我失踪,她趁机夺走我的位置,成为路卡斯佣兵团最高的负责人。



    那几张有关于乾坤天极的图纸,便是出自我的手。



    我能把图纸一一讲解清楚,而她什么都不懂,甚至不知道乾坤天极可以切换数种形态。”



    “太子,莫要听她胡诌!”



    路卡斯女负责冲来,还没跪地,就被皇甫齐一巴掌打了过来。



    “原来是你贼喊捉贼!”



    皇甫齐道“这件事,本宫会彻查得明明白白,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恶人。



    来人,把她拿下!”



    太子部下,将路卡斯女负责人擒拿。



    皇甫齐笑眯眯地望着花无泪“花兵长,本宫是相信你的,不过现在还不论下定论。



    在彻查此事时,你得把乾坤天极拿出来。”



    贺兰春道“花兵长,这次来到无极之地的队伍里有锻造师,你和她的锻造手法截然不同,由锻造师一看就知道乾坤天极是谁炼制的。



    如此一来,我们也能还你一个公道!”



    花无泪把乾坤天极取出,皇甫齐给了部下一个眼神,太子部下便把乾坤天极拿走。



    花无泪皱着眉,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乾坤天极和两道雏形都交给锻造师查验,被擒下的女负责人都已经绝望了。



    很快,年迈的锻造师走来,说出了查验的结果“我已经查验了两位的锻造手法,也看了看乾坤天极,这乾坤天极是路卡斯女负责人所炼制的。”



    花无泪猛地抬头,女负责人瞳眸紧缩,震惊过后便是狂喜之色,真是天助我也!“怎么会”花无泪喃喃自语。



    女负责人的确一直在模仿她的手法锻造法宝,可自从主用左手锻造后,她的手法就发生了改变。



    明眼的锻造师,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是不是哪里出错了?”



    花无泪问“锻造大师,请你再查验一遍。”



    “你在质疑我的能力,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在座的诸位,这乾坤天极,就是路卡斯佣兵团女负责人所锻造的!锻造师的锻造轨迹和手法,绝对骗不了人!”



    锻造师道。



    花无泪瘫坐在地,似是想到什么,要去把乾坤天极拿回来。



    太子部下腰配宝剑,拿着乾坤天极没有归还的打算,并且一脚踹在花无泪的小腹!顿时,花无泪被踹飞了出去,身体如一把弯弓,往后倒下,嘴里还吐着血。



    花无泪即将摔在地上的时候,斜叉里,贵妃椅上,一道红影电闪雷鸣间掠出,以极快的速度搂住了花无泪。



    一双软靴平稳落地,轻歌把花无泪放在贵妃椅,看了眼花无泪小腹的鞋印,皱起了眉峰。



    “夜雇主,我没事没事”花无泪害怕给轻歌带来麻烦。



    轻歌右手腕部微转,扇子出现,轻敲花无泪的脑门“还没事?



    你是傻子吗,他们是看中了乾坤天极的三种形态起了贪念,用这种阴险的方式把乾坤天极抢走。”



    花无泪如梦初醒。



    她竟还在想是不是锻造师出了差错,竟没想到人心险恶到了如此地步!只因一时的贪念,为了抢走乾坤天极,不惜陷害她。



    诚然,她有裂骨,还有着鱼死网破的狠劲儿,与她相比,女负责人听话多了。



    若说乾坤天极是女负责人的,皇甫齐就能轻轻松松拿走乾坤天极。



    皇甫齐在拿到雏形的时候就已经心动了,更别提乾坤天极的本体!皇甫齐从部下的手中接过了乾坤天极,轻抚法宝锃亮的表面,漂亮发光!无量公国的小公主坐在轮椅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十三皇叔在后侧推着轮椅。



    小公主闭上眼“十三皇叔,我真愚昧,竟爱过这样的男子!”



    十三皇叔对皇甫齐亦是厌恶至极“这样的驸马爷,我们公国不要也罢。”



    小公主叹息。



    贵妃椅,花无泪紧攥着轻歌的衣袖,满眼都是痛苦之色。



    她仰头望着轻歌“公子,我该怎么办”“拿回来,我帮你拿回来。”



    轻歌一步一步走向皇甫齐,扇面轻晃带起了冷风,她踏着天地间的风雪,如极致绽放的一株梅!“夜公子,花无泪是降龙领域的人,这件事你不能插手。”



    皇甫齐道。



    “交出来。”



    轻歌望着乾坤天极。



    锻造师道“这位公子,那乾坤天极是路卡斯女负责人的,不是花无泪的。”



    “你敢用项上人头担保吗?”



    轻歌邪佞而笑,眼底的妖冶气息,竟叫那锻造师喉咙发紧,心脏猛坠。



    锻造师唯唯诺诺不敢说话了。



    皇甫齐怒了“吾乃降龙太子皇甫齐,阁下纵是千族贵子,也不该在降龙领域咄咄逼人。



    莫说乾坤天极不是花无泪的,就算是花无泪的,本宫拿了又如何?



    花无泪是降龙人,本宫是太子,这降龙领域的人和东西,都是本宫的!”



    贺兰春“夜公子,你若在降龙领域欺负人,此事传去千族,对你名声不利。”



    第一狂妃



    第一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