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828章 怎么办,我好爱公子
 故而,在寻无泪朝四象天雷阵注入本源之力时,神王并没有阻止。他

    隐隐期待南雪落朝他求救,期盼着回到从前,阿落还会跟在他的身后。

    神王实在不懂,阿落爱了他一万年,怎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呢?

    阵法之中,注入本源之力后,四道天雷巨像实力愈发之恐怖。南

    雪落与之搏斗,双手展开,头顶的四条雪龙,张开嘴嘶吼一声后,与着狂风撞击过去。

    南雪落实力异常的猛,四象天雷阵,集合宗府、神王、九界之力,始终没有压垮她。

    两道身影乘着轿辇而来,分别是方狱和李元侯。

    方狱见四象天雷正与南雪落搏斗,立即抬起手,雄浑的力量传递进去。

    仔细看去,墨黑的烟雾中,似有毒蛇张嘴悲鸣。无

    数力量,汇聚一体。阵

    法的本身实力得到了充盈,四头巨象愈发威猛。

    吼!

    巨象怒吼,铁蹄践碎四条雪龙。

    南雪落身子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猛地跌在了地上,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液。

    她捂着胸口,眼神愈发之凶狠,抬头冷冷地看着朝自己狂奔而来的四头巨象。

    南雪落擦了擦下巴上的血迹,正欲召出风雪之力,再度战斗。却

    在此时,一道身影飞奔而来,扑向了南雪落。四

    头巨象铁蹄,一一踏碎了雄霸天的脊椎骨,震碎了他的脏腑。

    雄霸天吐出的血,浸透了南雪落胸前的衣裳。南

    雪落躺在地上,看着虚弱无比的雄霸天,眼眸微微睁大。

    为何……

    为何……

    “蠢货,你在干嘛?你在找死吗?这般不自量力!”南雪落看着气若游丝的雄霸天,发出了怒吼之声,气到整个人都在颤抖。

    雄霸天趴在南雪落身上,疼的脸皮直扯,他吐着血,泪眼汪汪看向南雪落:“公子,我好疼。”

    “既这般怕疼,何必过来找死?”南雪落愤怒道。“

    我担心公子。”雄霸天说:“公子不要担心,我是医师,师从东帝,我会治好自己的,我不会死的。”

    “白痴东西!”南雪落眼眶微红,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吗?

    南雪落并不感动,只是震惊,震惊这世间有人愿意为了自己豁出性命。四

    象压顶,欲要再踏碎雄霸天的骨骇,南雪落动作轻柔,将雄霸天放至一边,再汇霜雪,缠斗四象。

    四象分别站在南雪落四方,彻底围剿南雪落,从四个方向狂奔过去。阵

    法四象之间,形成一个阵内阵,一个小型的雷电阵法。

    巨大的电丝,缠上南雪落的四肢,分别朝各个方向拽去。

    “公子……”雄霸天眼眶发红,想要去保护南雪落,偏生脊椎骨断了,不得动弹。

    夜倾城等人亦是明白可以彻底信任南雪落,全都相助南雪落。琴

    音四起,如杀而至。

    残月刀出,风起云涌。

    龙释天、帝云归双剑刺向四头巨象。

    雷声轰隆作响,电光闪烁,飓风四起,将他们四人震飞出去。夜

    神宫内,走出一人,乃是南洲燕府的叶玄姬,叶玄姬自从来到夜神宫,即便东洲战乱,依旧不离不弃。

    叶玄姬深吸一口气,从容不迫,将自身的力量幻化出去,抵抗四象之力。砰

    地一声,叶玄姬摔在地上,口吐鲜血,身体禁脔。四

    象天雷阵本就强大,更别说其中还增加了神王、寻无泪、方狱的力量。南

    雪落的身躯,被电丝吊在半空,她望着阴沉沉的天,眼眸里倒映着电光雷霆。

    正在电丝拽着她四肢朝四方拉去,欲分裂躯体时,南雪落眸光一凝,风雪汇成了两把长剑。

    南雪落手握双剑,骤斩电丝,脚踏四象,飞于高空,俯瞰着这片土地。

    当她看见身受重创的雄霸天时,心脏猛地下沉。

    她是在关心他吗?然

    而,能活下去吗?即

    便活下去了,面对一个男人的躯体,雄霸天当真不介意吗?

    南雪落以为,她需要用一万年的时间去忘记神王,原来,爱上另一个人的时间,不需要一万年,只需要一个瞬息。

    南雪落攥着风雪剑,怒斩天地电刃。

    四头巨象在神王的操控下,再次踏向雄霸天。阵

    法巨象的目标,永远都是一个雄霸天。而

    南雪落正被电刃束缚了步伐,她能够劈砍开阵法电刃,却是需要一点时间。

    但——雄

    霸天已经等不及了,来迟一步,必死无疑。

    雄霸天倒在地上,满下巴的血,脸上的表情被血液给糊了,叫人全然看不清。神

    王的面上,稍纵即逝暴戾杀机。他

    要那个男人去死!下

    十八层地狱,不得好死!神

    王转而望向了与电刃颤抖的南雪落,低声轻吟:“阿落,来不及了,他要死了。”然

    ——话

    才出口,下一刻,神王的瞳眸陡然紧缩。

    却见狂风不止,天地寂静,正与电刃搏斗的南雪落,竟放弃了争斗。是

    的,南雪落不顾电刃割裂开皮肉的疼痛,疾冲向雄霸天,宛如流星追月一般,速度快到了极致。

    她放弃了挣扎,与其苦苦挣扎,不如接受痛苦,争取更多的时间。巨

    象的铁蹄即将踩碎雄霸天脆弱的身躯,雄霸天吓得闭上了眼。他

    到底不是一个勇敢的男人,无法直视死亡的到来。

    没有死亡,没有痛苦,只有灼热的爱意。

    雄霸天睁开眼,他看见了双手扛起巨象的男子。南

    雪落满身是血,甚至还有电刃在她的伤口里隐隐发光,满身伤痕,就连脸颊都是血痕。三

    千黑发,全都披散了下来,紫色华服,俱被电刃破开。有

    些伤口,甚至深可见骨。为

    了在一瞬间来到他的面前,她经历了非比寻常的痛苦。

    “公子……”雄霸天哽咽。

    南雪落冷声道:“蠢货,哭什么,我还没死。”雄

    霸天吸了吸鼻子:“怎么办,我好爱公子。”

    “白痴,闭嘴。”南雪落老脸一红,貌似有点不合时宜,不给寻无泪等人面子。

    “我感觉我快要死了,公子,我不在乎你的性别,我父王要我生十个儿子,大不了我们养十只猪,我想,父王他一定会接受的。此战过后若是活着,公子可以嫁给我吗?”雄霸天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