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3089章 不配为君
 冰慕躬身低头,在公子夜面前毕恭毕敬,听到古车内传来冷然无情的声音,脸上的笑意骤然凝固住,不可置信地望向古车。

古车里的俊美男子,轻抬手,微晃了几下,夜族侍女心领神会,示意下去,一列人和古鹿马车俱往前走去。

其中一名呆头呆脑的耿直侍卫,则留下来耿直地走至冰慕身旁:“姑娘,打扰了。”

说罢,耿直运转气力,全都灌入强悍的双臂,而后猛地抓住冰慕,拖行了三步的距离,宛如抡锤般丢了出去。

冰慕尖叫一声,身子好似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直直地砸在远方的灌木丛里,娇嫩的身躯与肌肤被灌木丛擦伤了许多地方。

冰慕站起,远远地望向夜族的方向,流血的双手紧紧攥成拳,一双好看的杏花眸里非但没有怒气,反而衍生出了欣喜。

她身为凤族的公主,自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拥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数千年来的时间里,什么样的俊男没有见过?

俊俏的皮囊,日日看着倒也厌了。

纵然是刚烈的性子,在她的调教驯服之下,最终都成了乖顺听话的小绵羊。

与其说是爱慕,倒不如说冰慕燃起了战意,越是带刺的玫瑰,即便染毒,亦有千万人前仆后继的去摘。

廉价的花儿,即便携春风与温柔,始终无人问津。

冰慕随意地包扎了下伤口,看了看天地四方,拿出地形图望了望,最后走向圣羽一族。

她之所以前去夜族,一则试探,二则也是想亲眼看看传说中的千族第一美男。

果不其然,冰慕抵达圣羽族说明来意后,圣羽族听闻魔渊五长老强势归来的消息,族中骨干个个怒火滔天。

想起万年前的恩怨,圣羽族二话不说就派兵支援妖域军队。

以往圣羽族支援妖域,多是暗中支援,可不像现在这样明目张胆,恨不得昭告天下妖域是圣羽族罩着的。

如此一来,妖魔大战,就不仅仅是两族恩怨那么简单了,牵扯到圣羽族,这几乎是单方面的殴打与屠杀。

千族之内的修炼者们,都是抱着看戏的态度观望这一场大战,终是叹息摇头,全都押注于妖域。

各个角落里,传出修炼者叹息的声音——“妖莲创下的魔族,曾经巅峰时期,可是进入前十的种族,如今真的是没落了。”

“国不可一日无君,种族亦是如此,万年无君,如何与妖域媲美?

妖域到底有个足智多谋长袖善舞的老妖后,这点是魔渊远远比不上的。”

“不是说魔族出了个小魔君吗?”

“那魔君尚是个稚童,听说母亲是人族寻常的凡女,魔族孤立无援,魔君手段不够,此战必败。”

“妖魔两族之战,魔渊接连失守十几座城池,若非五长老出现,临天中心城都是妖后的囊中之物了。

魔渊的小魔君,现在还被老妖后关在孤塔的塔尖牢里,怎么看都是无力回天之局。”

“……”夜族。

公子夜斜卧于榻,犹如寒星般的眼眸,淡漠地望着前方,一袭张扬鲜艳的红袍着身,从骨子里散发而出的邪佞之气叫人不敢放肆。

夜族侍女和几名冷酷的侍卫站在身侧,半敞开的窗,刮来刺骨的寒风,屋子里的人不由打了个抖儿。

夜族侍女咽了咽口水,详细地汇报妖魔大战的信息:“魔族小魔君被关在孤塔,临天城即将失守时,魔渊血魔长老忽然出现力挽狂澜,逼退凤族公主冰慕……”孤塔。

公子夜凝起双眸,深邃的眼里似乎正在酝酿一场可怕的风暴。

“公子似乎很关系妖魔大战。”

夜族侍女想要打破这森然的氛围,故作欢快地道。

正在沉吟的公子夜,眉头一皱,望向了夜族侍女,锐利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

那眼神,过于露骨。

面对公子夜‘赤裸裸’地观看,就算是阅历过人的夜族侍女,也难以抗住,脸颊不由得一红,羞怯地低下头。

许久过去,公子夜皱紧剑眉,不悦地道:“你是女人?”

夜族侍女眨眨眼,满头的雾水,疑惑不解地望着公子夜。

难道,她看起来很像男人吗?

“奴婢是女儿家。”

夜族侍女道。

“滚吧。”

公子夜阖上眼,轻摆了摆手。

夜族侍女实在是疑惑迷茫:“夜殿?”

公子夜懒懒地道:“男女有别你不知道?”

夜族侍女辩解的话梗在咽喉,她只是个侍女而已,不过是主子的所有物。

而且让她崩溃的是,陪伴了公子这么久,公子才发现她是女人?

还是说,公子的眼睛里从未有过她?

夜族侍女知道公子夜的脾性,一个婢女,没有资格去揣测主子的想法。

不过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夜族侍女行礼过后躬身离去。

公子夜躺在榻上,似想起了什么,蓦地看向屋内的两列侍卫,见都是男人这才安了心。

而那两列侍卫则是胆战心惊,不由浮想联翩,公子沉睡多年才醒,该不会一觉醒来,厌弃女子,喜好男了吧?

想至此,侍卫们俱已风中凌乱,想法出奇,悄然打量着公子夜的脸。

其实,断袖什么的,如果是这张俊俏的脸,他们也能接受。

好说好说……沉浸在自己思想里的公子夜,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侍卫的神情。

他的脑海里,响起那邪恶苍老的声音:“桀桀……姬月啊姬月,你瞧瞧这是人干的事吗,男女有别?

什么混账话,自古以来哪个君王不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夜夜笙歌好是恣意,像你这样的,真是奇葩一朵,不配为君。”

“杀了那个人族女子吧,从此往后扶摇直上,彻底领悟无情道,你便能超越长生界,不必再像这样战战兢兢了。”

“你本是飞天之龙,何必为了儿女情长,为了一个不稀罕的人族女,委身在人间,像鳖一样没出息?”

“你是男人吗?

哪个男人没有野心,哪个男人不想鹏程万里,足踏江山,左拥右抱温香软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