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最强扫把星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蜀山剑派
    “靠,你拍仙侠片呀,这么暴露,还低空飞行,找死啊。”夏华看着半空当中的修士皱眉骂道。

    这群修士也真的是不知所谓,就算是古代信息不发达,一群人信神,大家飞行也是高空飞行,凡人根本加不到,这一群人低空飞行,摆明是想招摇吗?

    想到这里,夏华就一股烦闷,天眼老大真的不好当呀,脑门天眼睁开,神目扫过天空一众修士。

    元婴期境界三名,金丹期高手二十五名,引灵境一百名。

    法力性质本源与石虚怀、许轻烟一样,当时蜀山门人。

    想到这里,夏华眉头一皱,他从天哭嘴里了解了洞天福地的势力组成,还有各门派的一贯作风,其中蜀山为最,虽然蜀山不是最古老的门派,实力也不见得是最强的,但这门派的攻击力是最霸道的,别的门派创立最初的目的是为了长生,而蜀山建立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戮。

    先是锄奸,继而斩妖。

    最初是一群剑侠为了谋求以剑证道的大道,聚在一起讨论,类似俱乐部一样的东西,随着不断交流,彼此联系深厚,最后组成门派。

    相比别的门派,蜀山的修炼方式很特别,一般门派为了长生,都是遵循上天有好生之德,与自然相合,追求天人合一,可蜀山以剑证道,就是以杀入道,同等境界,他们的寿命往往只有别的修士的一半到四分之三,但战斗力又是一般修士的一点五到两倍之间,专修杀戮。

    但也因为常年以杀止杀的缘故,与五行之中攻击最强大的庚金之气打交道,如果道行境界跟不上修为的增长,很可能会入魔道。

    整体上,门派作风霸道,很多时候不讲道理,特别是近年来,修炼资源越来越紧张的环境下,无论正邪都不想惹蜀山,要不是为了人参娃娃,天哭也不敢招惹。

    “紫阳师伯,您快来,现在天哭魔头就在这不知什么来头的人手里。”石虚怀朝着天空喊道。

    天空之中,一身紫袍的紫阳道人听到石虚怀的话,顿时操控仙剑降落安广大学,朝夏华行了个修士见面的礼仪道:“不知道友是何门何派的高人,竟然能降伏天哭这为祸天地魔头?”

    “无门无派,孑然一散修。”夏华答道,却并未回礼,因为这些修士见面礼,他没学过。

    看见夏华并不回礼,紫阳道人眼中闪过一分不悦,压抑道:“这魔头曾夺走我门中宝物,不知道友可否给贫道和蜀山一个面子,将这魔头交予贫道处理,蜀山上下必定铭记在心。”

    “不可以。”夏华直截了当地拒绝道。

    紫阳道长表情一僵,如今这么不讲丝毫委婉,粗暴拒绝蜀山的,还真的少见的很。

    “我抓的东西,自然是我的,给你,别妄想了。还有谁准许你们在凡界随意飞翔,尤其是低空飞行的?引灵境界飞翔不过十数米,你们也敢肆意凌空,可知会引起凡间生乱。”夏华一脸正色地斥道,配合着三眼神目更显威严,好似雷霆轰隆。

    蜀山一脉,金丹之下,数百名引灵期被夏华一喝,心中皆是惊惧不已,心有戚戚。

    安广大学外,天眼成员听着夏华的话纷纷感觉自豪,体面,七个金丹境的强者,还有四十个引灵期的修士全部飞入安广大学,站在夏华身后,至少在场面上不输给蜀山。

    夏华头也不回,他虽然没和这些人相处过,但天眼会自动告诉他这些人的信息,双手法力挥动,将地上的学生托起运送到身后,道:“带着些学生先出去,免得等一会儿打起来,伤到。”

    “是。”外围筑基期的天眼成员纷纷将学生扛起,救到外面。

    “道友逾越了吧。”紫阳道人面色沉下,一声沉喝,声音浩荡如洪钟大吕,“我们蜀山行事,还轮不到道友来管,我辈中人为斩妖除魔,行事特殊又有何不可?至于扰乱凡间,凡人愚昧,我等不扰,也会自寻烦恼,何须挂心?”

    “何须挂心?连仙道依于人道都忘了,你到底是修了什么道?罢了,我也不是你师父,没义务教你。我只不过是一个执法的,总而言之,你们在洞天福地,杀正道,杀魔头,我通通不管,但来到凡间,做什么都给我守规矩。”夏华道。

    “荒谬,你算什么人?竟敢管我蜀山?我看你是要贪墨我蜀山密宝,和天哭一般都是魔头,为祸人间。紫阳师伯,这妖人还施法定住了我和师妹,您不需要和他多说废话,直接擒下他就是。”石虚怀道。

    “什么?他竟然敢把你定住。”紫阳道长施展法决,一道紫光注入两人体内道,“好了,你们可以动饿了。”

    石虚怀满心欢喜,就想召唤仙剑,可想法刚起来,就表情难看道:“师伯,我们还是动弹不得啊。”

    “什么?”紫阳道长得意表情一僵,又用了好几道法决,却都跟泥牛入海一样,丝毫没有作用,看的天眼成员哈哈大笑。

    “妖人,你到底用了什么旁门左道害了我蜀山弟子,不怕我蜀山除魔神剑吗?”众目睽睽之下,几次三番解不了弟子身上的术法,紫阳道长面子挂不住,原本仙风道骨的脸庞真的发紫,朝夏华喝道。

    “旁门左道?”夏华脸上露出一分嗤笑,手指一点,解开石虚怀和许轻烟的定身法道,“懒得理会你这只井底蛙,总而言之,人你带走吧,鬼我留下,同时记得,从今以后在凡界,不准低空飞行,肆意扰民。”

    “井底蛙?”紫阳道长脸色更是难看,一声清叱,一柄仙光四溢的淡紫色仙剑凭空浮现,一道紫光疾驰,直朝夏华要害攻去,“既然你自视如此高,那贫道就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

    夏华目光一厉,这一剑直朝他要害而来,如果法力不足的话,这一剑就能要了他的命,当下不再留情,存心给紫阳道长一个教训,右拳握紧,后发先至,电光火石之间,崩山一拳打在紫光仙剑上。

    崩山神通,凝聚一指,强大的仙力轰击仙剑,仙剑一声悲鸣,顿时仙光暗淡,剑身露出寸寸裂痕,灵性大失,恍若凡剑。

    “噗”

    紫阳道长当即吐出一口鲜血,神态萎靡不振,蜀山剑修,皆以剑为本命法宝,与剑性命相修,剑伤,他也会受伤。

    “重复的话,我懒得多讲,看在你蜀山往日斩妖除魔的份上,饶你一命,现在带人,滚,从今尔后,再在凡间滥用法术,定不轻饶。”夏华额间三眼神目张开,威严神圣,不容置疑道。

    “贫道此番受教,来日再向道友讨教。”紫阳道长强行压制伤势道,丢出一颗剑丸,勉力驾驭飞行,率着蜀山金丹修士离开,至于引灵期的在夏华目光注视下,灰溜溜地用腿离开。

    “天眼葛江、宋浩、涂亮、柳春、秦林、陈广、吴胜见过新督察官。”

    蜀山修士走后,天眼一众在七大金丹期的带领下朝夏华见礼。

    四五十人齐声呐喊,给夏华带来的震撼非同一般,虽然他曾经接受过黑道数百人的跪拜尊敬,但这些人却不是黑道的乌合之众能比的,这些都是国家栋梁,保家卫民的军人,见个礼,整齐划一,气势撼山动岳。

    夏华微微一笑:“我就是天眼第七督察官,上任有些日子了,还是第一次和大家见面,多的叮嘱没有,凡间事一切如常,就和六位督察官大人在的时候一样,没有改变,不需要因为出了我这个新的督察官而紧张,也别幻想因为我新来,就想以权谋私,中饱私囊,否则……”

    夏华一个响指打起,右边黄泉路的虚影浮现:“这里欢迎你们,我对超度挺有心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