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最强扫把星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蜀山剑阵
    一浊二清,三道光芒在空中交锋。

    夏华以扫把为兵,一挥一动,皆有血色煞气相助,蜀山练剑数百年,积蓄的煞气极多,却反而被他利用。

    只是即便如此,夏华依旧占不了上风,他的操控手法实在生疏,不像蜀山修士修剑百年,性命相修,操控手法已经如火纯青,久战不下,夏华反倒被困在剑阵之中。

    广华广恒两人同门数百年,早已心意相通,窥见战机,不约而同地运用仙法,结印念咒,声音朗朗。

    “操天道、化两仪,生阴阳、转乾坤”

    法令出一,紫青双剑剑鸣长啸,剑身光芒数丈,威势浩然,紫青交汇,迅若流光,朝夏华射来,夏华方才望见,剑就已经来到身前,躲闪不及,腰间鲜血流出。

    夏华手指一点,淡青色的光芒闪烁,将伤势治疗,凝声道:“紫青双剑,尤胜干莫,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上古凶剑。”

    “你这魔头倒还有些见识,只可惜愚昧无知,冒犯蜀山天威,若识趣将天哭老鬼还有这狗妖交出,本座还能饶你一命,将你囚禁五百年。”广宁真人高傲道。

    “还真是三分颜色就开染坊,你说你也是一代宗师,稍微占了点上风就自鸣得意,就不知道沉稳两个字怎么写吗?跟个毛头小伙子一样。看来这蜀山的道还真有些问题,或者说不适合凡人练。”夏华故意露出讥讽表情,手中仙扫把陡然变大,突兀地朝广宁真人当头打去。

    广宁真人面色骤变,一柄古剑飞出,带动数百蜀山弟子的仙剑,仙剑如龙,剑气峥嵘,剑光浊气轰击,一声轰响,仙扫把无功而返,变回原状。

    “死到临头,犹执迷不悟,贫道只有施以雷霆正法,除去你这魔头。”广宁真人一声冷笑,剑指一扬,“周天伏魔剑阵。”

    千剑齐发,一柄柄仙剑好似陨石坠落。

    夏华将固身钟一甩,罩住葛老头七个金丹期,以免受伤,然后自己不退反进,主动进入,他最近天天吃仙膳,强大的能量融汇在身体当中,精力过剩,就需要强烈的战斗,连防御都不想要了。

    横竖十方塔护身,可以护住元神不灭,而只要元神不灭,脑袋不分家,夏华受多重的伤都能恢复,更别说崩山要求不破不灭,本就需要不断的淬炼身体,自然需要正刚一波。

    猛地踏出一步,仙器扫把真气激荡,灵力共鸣,主动冲入剑林之中,一扫对千剑,厚厚浊气打在数把仙剑上,浊气侵染,灵气顿消,与仙剑相通的蜀山弟子们喷出一口鲜血,跌落在地。

    “妖孽敢尔?”广宁真人脸色一急,御使仙剑,剑阵凶煞,百道流光秩序井然地朝夏华飞去。

    “喂,打架就打架,你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是年纪大了这话就多啦?”夏华一扫把打坏一把仙剑,抽空骂道。

    广宁真人脸色铁青,这般当面被骂的遭遇,他已经数百年没有经历过,心中愠怒可想而知。

    但被夏华这么一说,广宁真人也不发一言,操控仙剑,全力对敌,剑阵威力催动到极致,一把把仙剑散发着惊魂夺魄的凶威,释放着恐怖的杀气。

    “来得好!”夏华一棍子砸过去,打退一柄仙剑,活像是个热血战士。

    这才接近自己以前所幻想的修仙呀!

    在不久之前,夏华关于修仙的想法还是十分正常的,或潇洒不羁,杯酒覆明月,片板过东海,或仙风道骨,品茗于天涯,问道至海角。

    直到某只狗子进入了他的生活,开始颠覆他的三观,于是养只宠物,第一想法,不是如何战斗,而是觉得可以当飞毯用。

    但现在,这种斗法,也让夏华的热血开始沸腾,除了上述两种生活之外,夏华仅剩下对修炼的幻想,就是仙剑法宝灵兽的斗法。

    人生,难免要热血一波,打次鸡血。

    自己才二十五,连奔三都没到,怎么可以过退休日子呀。

    全面爆发,夏华一身磅礴法力澎湃运转,在剑阵之中挥洒冲击,虽然受伤不少,但战斗却更加疯狂。

    小贞英看到疯狂的夏华身上都是血,就一晃手里的混元镯,就要动手,将蜀山弟子都砸死,哮天犬却一个定身法将她定住道:“不要小瞧扫把,你夏华哥哥的力量不止这么一点点。而且他半路出家,对自身法力运用实在粗糙的过分,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让他明白他自己的力量到底怎样。”

    “可是夏华哥哥都流血了,这个门派是下手太狠了吗?他们祖师是谁,我在天上去打他一顿。”贞英发狠道,除了天条之外,小贞英对道理什么不是很懂,她的概念就是谁对自己好,自己也对谁好,蜀山敢伤夏华,她就要砸蜀山。

    亲、理之间,贞英毫不犹豫就选择亲。

    “你打不过的,让你三哥去打残他。还有闭上眼睛,接下来你夏华哥哥应该会可怜一段时间。”哮天犬道。

    “为什么啊?夏华哥哥只要用十方塔就行了呀,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自己?”贞英不解道。

    “因为这破扫把,就是表面憨厚老实,内心绝对是骚的,否则怎么会习惯犯天条?我早就看透了这个男人的本质,虚伪的大猪蹄子。以后看男人,要跟狗哥,好好学啊,不要被男人骗了。”哮天犬道。

    “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骚和后面的有关系啊?还有跟不用十方塔有什么关系?”贞英挠了挠头道。

    “简单来说,就是你夏华哥哥内心很渴望力量,想要借这个机会来变强。”哮天犬道。

    “变强要这么辛苦的吗?难怪三哥跟我说,我只要好好玩就好,不要变强。不过,哮天犬,你应该也是这么过来的,为什么我感觉你比天庭狗圈里的狗还悠闲。”贞英奇怪道。

    “那是因为当年陪主人南征北战太累了,所以休息一段时间,过个百来年之后再打嘛。”哮天犬道。

    “狗爷,长官很危险,真不需要帮忙吗?”后面的陈胜也担心道。

    “好好看,学学对面怎么用剑,对你们帮助很大,至于你们长官,放宽心,有我在,没意外。”哮天犬自信道。

    这边哮天犬安抚住众人,另一边,剑阵中的夏华情况却越来越不好,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虽然这样看热血,但也很疼啊,他这才意识到一个修真门派能屹立不倒都是有原因的。

    仙剑穿梭,剑光惊艳,夏华被仙剑完全包裹,逃离不得。

    置身剑雨之中,挥舞扫把,十八路伏魔杖法用了个遍,也没有将剑阵打破,只能勉力抵御,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却越发捉襟见肘。

    因为他一个人法力有限,总比不了别人几百人法力多。

    广宁真人极力操控仙剑,但用尽浑身解数,也只能压制夏华,只能伤,不能杀,心中暗暗惊骇,暗道这妖人好生难缠,周天伏魔剑阵祭起,便是本座在剑阵之中也难抵御超过半刻钟,可这人过了一刻钟,还打得这般有威力,幸好此人斗法经验不深,否则一开始绕过此阵,先攻我等持剑人,我等就无法以心御剑,只能真身入阵,那时说不得就要拼的两败俱伤。

    “师兄,这妖人太过厉害,而且下面还有帮手,若再拖延下去,说不定会横生波澜,用诛妖荡魔剑吧。”广华真人忽然道。

    “诛妖荡魔剑?”广宁真人眼中露出一分忌惮,诛妖荡魔剑,蜀山禁忌剑术,堪称本门最强剑术,但剑术的使用代价却是寿命,即便修炼到最高境界,也要花费巅峰状态下十分之一的寿命,而寿命恰恰是他们三个人最缺的东西,都一大把年纪,没多少命了。

    不过见到阵中伤痕累累却不见多少疲惫的夏华,广宁真人眼中闪过一份狠色道:“动手!”只要拿到人参娃娃,就算不能凝聚仙骨成仙,至少可以延寿百年。

    广宁、广华、广恒三大化神期真人眼中精光闪烁,身上真气澎湃,划破手指,以自身精血涂抹剑身,朗朗念道:“天地无极,乾坤正道,阴阳妙法,诸天神佛,以吾之血,诛妖荡魔~”

    声如雷霆洪钟,响彻环宇,灵剑剑光大涨,照亮十方,百剑轰鸣,紫青双剑策应,五剑齐来,杀气惊天。

    夏华浑身汗毛直竖,危险的心悸传来,心中明白自己是遇见了生平最强一击,这五剑的威力已经超脱了修仙的层次,甚至一般的四品飞天真人在这一剑下都有殒命的可能,蜀山剑仙,最重杀伐,这一刻,夏华才明白这八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危机关头,夏华全身血气澎湃汹涌,握着扫把,福至心灵,头顶浊气乌云翻滚好似大海翻滚,一棍打下,好似苍天倾轧。

    崩山棍。

    危机一瞬的自创,原本夏华只能赤手用崩山,无法发挥仙器的威力,而且一旦受损,损失的就是自己的手,而借助仙器扫把,即便是用伏魔十八杖中最强的伏魔一棍,也比崩山威力差不少。

    战斗的时候,夏华不断熟悉着自身的技能,如今在这危急时刻,两种神通勉强融汇在一起,虽然很粗糙,但姑且也算是可以用仙器来用崩山的神通。

    一用崩山,夏华全身气血沸腾,心中的战斗欲就会无限拔高,无所畏惧,大有一棍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势,浩浩荡荡地朝五剑杀来,凌空一跃,千钧一棍。

    五剑对扫把,又一次至阳至刚的碰撞。

    两股极强的法力凝聚在一处,激烈交锋,一瞬间爆发,好似核弹爆裂。

    强大的力量打来,夏华抵御不住,喷出一口鲜血,衣服破烂,重重跌倒在地上。

    广宁三个真人气海也是一阵翻腾,身后数位元婴长老也都喷出一口鲜血,数十金丹弟子从空中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