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最强扫把星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夏华的本性?
    广宁真人几人堪堪停在半空,平复周身气血,面上具是一片惊讶。

    “好个魔头,修为竟这般了得,在这阵势下还伤了我们不少同门,当日天哭魔头到来,我等布下此阵,不过折损了些金丹弟子,元婴境除了子虚不幸身死之外,未有损失,便已经杀得天哭分魂,大鹏身殒,而这魔头竟然还伤了你我。”广宁真人面色凝重道。

    “要不是用诛妖荡魔剑,还有让这魔头逃脱的风险。但他最后一棍,实在可怕,若是单打独斗,我怕是连逃都逃不了。”广华真人眼带惧色道。

    “他的扫把能和紫郢、青索交锋不落下风,想来也是高级仙器。化神修为、高级仙器、高级神通,为什么之前都没有听说过?”广恒真人道。

    “三位祖师,他还活着吗?如果他死了的话,天哭下落不明,人参娃娃也就无法找到。”玄方子带着分紧张道,只见地上的夏华,衣服破烂,甚至已经不能说是衣服,只能说是破布,大片身体外露,却伤痕累累,鲜血流出,而且气息微弱至极。

    “玄方子,你的修为还不够,没看出他元神未灭吗?还有一口气活着在,自有办法拷问。”广宁真人摇了摇头道。

    “哮天犬,你再不帮忙的话,以后我就拿十方塔把你关起来了,不给你狗骨头吃了。”贞英看着奄奄一息的夏华,急的眼泪都流下来,着急地朝哮天犬道。

    “不用你说,打人还要看家犬呢!敢这么伤我长期饭票,小广子,给狗哥录视频,标题就是神犬破蜀山剑派。”哮天犬眼中闪烁着怒火,虽然是打算让夏华磨炼,可没想过让这些人把夏华伤得这么重。

    我家小弟,我整可以,可是你们蜀山算什么?

    “等一下,狗哥,抢人头是可耻的,我的人头当然是我自己收割。”

    就在哮天犬准备动手的时候,一边奄奄一息,好像连一口气都没有的夏华忽然开口道,缓缓站起,扫把星官服出现在身上,五彩仙光闪烁,双眼异常明亮有神,用玄幻小说中男主角的修饰手法来说就是这是一双好像蕴含着星辰大海的眼睛。

    “扫把,别逞强啊,铁血汉子,孤胆英雄是值得尊敬,但大多是悲剧的。”哮天犬道。

    “不,你想多了,只是单纯的因为我打上瘾了,头一次发现这种酣畅淋漓的打斗竟然这么爽,包括这种流血的感觉,都爽爆了。”夏华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嗜血狂热,青色光芒涌动,所有伤口自愈。

    哮天犬狗脸懵逼,一副日了自己的表情,刚才听到了什么鬼东西?自己不会被下了诅咒吧,不可能,自己是专门吞噬黑暗负面的天狗,诅咒对自己无效啊。

    可眼前这家伙还是自己认识的夏华吗?

    目光火热,富有侵略性,微微翘起的嘴带着分嗜血的光芒,就像是一头人形野兽。

    这家伙的老实本分绝对只是表面现象,骨子里不仅骚,而且狂野,甚至可能有点m的自虐倾向。

    夏华自然是不知道哮天犬是如何想他的,否则他绝对会把广宁道人一群人丢下,先和哮天犬大战三百回合,不过他不会读心术,注定是读不到的,而且现在的他渴望的是一场真真正正的战斗。

    猛地一步踏出,好似暴龙猛兽,一扫把打出,狂暴的灵力如风暴一样涌动,一扫把把广宁真人打进地下,其余人脸色一变,连忙唤来仙剑御敌,夏华直冲入人群之中,扫把挥舞,十八路杖法一一施展,他也算学乖了,知道不该单单跟仙剑斗,要跟修士本人斗才对。

    广恒、广生二人有心将夏华逼开,无奈实力差距不小,根本赶不出夏华,只好亲自下场争斗,分别执掌紫郢和青索二剑,蜀山弟子也握紧自己的仙剑朝夏华杀来。

    仙剑飞舞,仙光璀璨,各种蜀山秘传的神通爆发,层出不穷打在夏华身上。

    弟子握剑布阵,威力比纯粹用意念操控剑所组成的剑阵威力还强盛三分,只不过对自身的损失比较大,故而才一般不用罢了。

    一剑打在身上,夏华吃痛,却更加热血,身体每一寸肌肤的潜能力量都被挖掘出来。

    崩山是炼体的神通,大开大合的战斗方式,以战养战,不信天地,只求本心的拳。

    修炼这种神通,天性就会好战,否则你根本无法将这门神通修炼下去,原本夏华一直没有战斗,反而常常读道德经一类的东西,所以这股战斗渴望一直被压抑着,如今被蜀山弟子不断打伤,反而让夏华的战斗渴望完全爆发出来。

    当然,也要感谢食神每天给夏华喂仙膳,食神看出夏华修炼的崩山以身体为根基,所以每日做的菜,都是以润物无声的方式提升夏华的身体体质,许多力量没有被夏华吸收却潜藏在了他的身体里,现在这种战斗的渴望调动全身的潜能,这些力量也全部被发掘了出来,否则,光有渴望,没有一个可以支撑的身体,只会把自己练残了。

    “好爽啊。”

    夏华一声长啸,脑门天眼张开,一道灵光爆发,准准射中蜀山掌门玄方子,玄方子喷出一口鲜血,夏华仙扫直击,就要让玄方子彻底失去战力,广华真人、广恒真人误以为夏华是要取玄方子性命,心中一急,连忙御剑挡在夏华身前,夏华不惊反喜,扫把轰去,压制广华广恒。

    广宁真人御剑而来,一颗仙丹喂入玄方子,救下一命,正准备动手,就见自己两个师弟狼狈地倒飞回自己身边。

    看着勉强还能用剑阵困着的夏华,广宁真人皱眉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挡下诛妖荡魔剑还安然无恙?”

    “因为我是仙,非妖非魔,而且谁让你这一剑的威力十成有七成在元神上。”夏华摇了摇头,诛妖荡魔剑威力的确非同凡响,就是四品之中都是了得的神通,但是他会告诉这几个家伙,十方塔护佑元神,二品之下的攻击直击无视吗?

    就连八仙女都没有的法宝,托塔天王为了它,腆着老脸,在西天灵山蹲了几百年,让玉帝一度怀疑自己的大将叛变到灵山去了。

    在人间,小贞英的十方塔,几乎可以说是第一至宝,如果不是夏华自己要锻炼,光是十方塔就能毫发不损地收拾整个蜀山。

    “你修为的确了得,本座单打独斗未必能胜得过你,但你想要破我蜀山剑阵也难于登天,将天哭老鬼交出,你我可算是不打不相识,就此接过如何?”广宁真人思考了下妥协道。

    “你们蜀山是剑耍得挺美的,怎么连做梦都这么美?说不打就不打,你们以为什么都是你们说了算吗?我说过了,今日是我来立规矩,既然十八杖破不了你这破剑阵,那我就用十八变好了。”夏华嗤笑道。

    “破我剑阵?你若能破了,本座任你处置。”广宁真人道。

    “那好。”

    夏华一口应下,长吐一口浊气,身形骤然变大,一阵光华闪烁,原地只出现一个身高十丈的巨人。

    “法天象地?你竟然会这神通?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广宁真人脸色倏忽一变,法相天地,真正的仙家神通,如今世界,除了一些血脉特殊的妖怪有着特殊天赋,天生就会之外,其余任何人都无法后天达到。

    “天眼督察官。”

    夏华粲然一笑,法天象地,十八变化大成之后,唯一学会的战斗神通。

    当然,他这神通严格来说还算不上法天象地,连百丈都没有,不过区区十丈,倒不如说是法相天地,但对付凡间的修士也勉强够用了。

    “崩山棍。”

    夏华运用大小如意的变化将仙扫放大,数十丈大,好似山岳一般大小,夏华崩山神通轰击,大扫把覆盖所有蜀山弟子,天塌一般的末日覆灭感。

    “剑阵,起。”

    广宁道长一声长喝,蜀山弟子剑气激荡,幻化出一柄锋锐的光剑阻挡扫把,只是这阻挡却十分有限。

    身体变大,可不仅仅只是外形的变化,身体的防御力还有力量都会变强,否则这法术也就毫无意义了。

    “噗”“噗”“噗”

    金丹弟子先无法承受这股冲击,纷纷吐血,像是下饺子一样从天空掉落下来,而失去金丹弟子的支持,剑阵出现缺损,元婴期、化神期也纷纷步上后尘,重伤倒地。

    扫把去势不竭,压在蜀山众修士心头,生死的危机笼罩在心头,众人吓得惊魂不定,只能闭目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