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名门宠婚:辰少的惹火辣妻 > 第六十五章谁干的
    嘴很严?兰辰看了身旁玩手指的零点一眼,对着手机扬起了眉毛:“没听过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自然是男女双收!”

    “你也太渣了!一边搞基一边搞女人!我要跟你绝交一秒钟!时间到,快告诉我,同时跟一对男、女交往是不是特刺激特爽?”

    零点:噗!

    实在忍不了,没见过这么喜欢自黑的男人!

    零点翻身下床飞快的跑进卫生间关上门,发出一阵魔性的狂笑!

    兰辰淡淡的瞥了一眼洗手间的门:“……”

    “辰哥!辰哥!我怎么听见你那边有个女人笑的像恐怖片?不会是……未来大嫂吧?”声音秒怂。

    “是。”

    “切!真是未来大嫂你怎么可能当她面出轨?是不是律师事务所的女员工?我说你真该管管了,在上班的地方笑得这么放肆,还有没有规矩?”

    “你去做个变性手术。”兰辰突然提出建议。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你的废话多的像古代女人的裹脚布,不做女人可惜了。”兰辰说完毫不留情的挂掉电话,然后直接关机。

    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抬眼看向已经笑够了,正在卫生间门口磨磨蹭蹭的零点朝她勾了勾手指:“过来,继续睡觉。”

    零点看着躺在床上等人蹂躏的大美人,犹豫了只有一秒,立马飞快的爬上床抱着他突然问道:“房间里的温度怎么这么低?好冷。”

    兰辰:“……冷吗?我怎么不觉得?那你抱紧点就不冷了。”

    零点躺在他的怀中心脏砰砰乱跳,剧烈的好像一张嘴就能从喉咙里跳出来!

    “你心跳的这么快太吵人,还睡不睡?”兰辰突然调侃了她一句。

    “睡!”她都困死了!

    零点赶紧闭上眼睛调整呼吸,不到五分钟又睡着了。

    兰辰凝视着她睡着的样子,亲了亲她耳边的鬓发。

    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遥控器,偷偷的又把温度调高了两度,这才抱着她继续休息。

    这一觉直接睡到中午。

    零点突然惊醒,一下子从床上坐起身来惊呼一声:“坏了!我忘了我今天下午还有课!”

    “请假?”兰辰冷静的提议。

    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大学生每天规规矩矩的上课,大部分都是放纵自我参加各种娱乐活动。

    “我又没生病,请什么假!”零点爬起身冲进卫生间飞快的洗漱。

    从小到大她只请过一次病假没去上课,从不早退、迟到、更不会逃课。

    兰辰慢条斯理的坐起身走下床,来到卫生间门口。看着她慌里慌张的样子安抚道:“别着急才12点半,吃过饭我亲自开车送你去,保证你不会迟到。”

    “嗯嗯!”零点正在刷牙,只好含糊其辞的点了两下头。

    兰辰回隔壁主卧换衣洗漱,跟零点一起下楼吃午饭。

    吃饭的时候偌大的桌子上依旧只有兰辰跟零点两个人。

    佣人不是躲在厨房就是在院子中,从不在他们眼前晃悠。

    零点放下筷子看向兰辰突然问道:“我发觉你家的保姆好像跟别人家的不太一样。”

    兰辰挑眉看向她反问道:“哪里不一样?”

    零点举例说明:“我找了一份辅导功课的兼职,不上课的时候就会上门给一个初中生辅导作业。

    那一家人也住着别墅挺有钱的,但是他们家请的保姆总是不停的在干活,他们吃饭的时候保姆也是站在旁边不停的伺候。哪里像你家保姆这样,我连她们的面都很少见到。

    我觉得比起他们家的保姆,给你当保姆真幸福。”

    兰辰却皱着眉头满脸不悦。

    零点一口一个‘你家’的保姆,让他觉得她还没有真正接纳他,根本没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女主人。

    零点见他皱眉却误会了!

    还以为自己说别人家的保姆勤快,他家保姆偷懒,他不高兴了……。

    她不该多嘴!

    连忙补救一句:“她们还是很勤快的,你看看这地板多干净,拖的反光都能照人!”连忙低头继续吃饭堵住她这张惹祸的嘴。

    厨房里的几个佣人听到零点的话,看向同伴露出畏惧的眼神。

    老板娘根本不知道,当她不在的时候,老板不希望见到她们。

    她们只能趁老板外出或是在书房的时候把所有的活干完。

    当她在的时候,老板更不想见到她们……。

    一旦犯规,她们会死的很惨!

    因为以身试法的某某保姆就是前车之鉴。

    仗着自己年轻有几分姿色意图勾引老板,结果当场被炒了鱿鱼不说,还被老板的保镖打了一顿,捂住嘴丢出这栋别墅……。

    干了快大半年的保姆,直到那一天她们才知道老板的身边竟然还隐藏着保镖……细思极恐!

    老板娘还是个大学生,不知道怎么被老板骗回来的……祝她好运。

    吃完饭,兰辰亲自开车送零点去学校。

    下午放学,零点先去了食堂,吃了晚饭才返回宿舍。

    当她推门而入的刹那间,宿舍里的人神色各异的盯着她,安静的只剩下她的脚步声。

    零点敏锐的察觉到,整个宿舍里的人看她的目光都带着异样,眉头一蹙不由的看向贾茜茜。

    贾茜茜却低着头正在玩手机,根本没看她。

    零点盯着贾茜茜看了几秒,见她丝毫没有抬头的意思,这才作罢走到自己的床边。

    一眼看见床单上印着一个十分醒目的黑色脚印!

    眸色倏然一沉,转身眼神凌厉如刀般一一扫过宿舍的每一个人,沉声质问道:“谁干的?”怀疑的眼神再次落到贾茜茜的身上。

    贾茜茜昨天晚上吃了那么大一个亏,想要报复她合情合理。

    贾茜茜猛然抬头狠剜着零点:“看什么看!你床单上的脚印又不是我踩的!你休想再次污蔑我!”

    零点眉头一皱。

    贾茜茜继续指责:“你昨天欺负我,欺负的还不够?!”

    被电的时候真的太疼太疼了!

    她这辈子都忘不了!

    要不是杀人犯法,她早就买凶干掉零点!还要在她临死前狠狠的折磨她一番!

    零点挑眉露出嘲讽的笑容:“我欺负你?”眸色倏然一沉:“那也是你自找的!”

    一向养尊处优的贾茜茜被怼的突然趴在床上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