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名门宠婚:辰少的惹火辣妻 > 第六十六章过敏
    陈甜心看不下去,第一个跳出来指责零点:“你别太过分了,你昨天打了她不说还颠倒黑白敲诈了她三千块。就算你男朋友是律师你也不能这样欺负人!你真的很过分!”

    贾茜茜今天早上一回来,崩溃的啕嚎大哭可把她们吓坏了!

    脱了衣服出示她被零点打伤的地方,还把微信转账记录给她们看了。

    而零点胳膊上的伤痕上了药膏,经过一夜之后只剩下浅浅的痕迹。

    临走前又被兰辰逮着上了一次药,伤痕被药膏彻底遮掩,根本看不出来。

    零点看着打抱不平的陈甜心,好以整暇的瞥向哭泣的贾茜茜:“你最好别在背后乱嚼舌根,否则我请你去一趟派出所,让执法人员再告诉你一遍什么叫做诽谤罪。省得你昨天晚上刚听完,今天又忘了。”

    视线一转,目光阴沉的盯着刚才帮腔的陈甜心。

    陈甜心吓得浑身一抖,默不作声的低下头。

    其他几个人听见零点跟贾茜茜之间的对话,立马明白今天早上贾茜茜跟她们哭诉时说了谎,即便如此她受的伤却是真的!赔偿了三千块也是真的!

    仅凭这两点所有人得出一个结论:零点这个人不好惹,为人太过狠毒!

    哪个人从小到大没打过架?

    可女生打架最多揪头发,抓花你的脸,踢几脚也就算了。

    谁会阴谋算计专朝女生的敏感部位招呼?

    让人挨了揍还不能说出来?

    只能憋在心里?

    此举太毒!

    贾茜茜悲愤交加的抬起满脸泪痕的脸冲着零点发飙:“你欺人太甚!”

    “受不了你就搬走!反正你是有钱人!”零点怼了她一句,伸手一指床单上的黑脚印:“这一次我没证据不知道是哪个龟孙子干的,下一次要是被我抓个正着,看我不打断她的腿!”

    面对零点的威胁,满室寂静!

    零点抽掉床单去卫生间洗。

    陈甜心立马满血复活跑到贾茜茜的身边安慰她。

    零点洗完床单晾在了阳台上,返回室内铺上干净的床单。

    像往常一样拿起书本看了起来,却发现满脑子都是兰辰……书实在看不进去,她只好拿起手机约兰辰开黑玩游戏。

    零点:忙不忙?

    想吃点心:闲的发慌。

    零点:……那陪我开黑玩几把游戏?

    零点拿着手机等回复中,却收到兰辰发给她的截图。

    截图里只有杨晨旭一个人在说话。

    杨晨旭:辰哥,虽然你是个渣男,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所以我又替你补偿了‘醉仙’,给他发了一个游戏大礼包,谁让你老是渣人家呢!

    杨晨旭:作为你的兄弟,我实在痛心疾首、误交损友。特别心疼同情被你渣掉的醉仙。

    杨晨旭:我特别期待当我未来大嫂知道这件事后的反应,嘿嘿!

    杨晨旭:辰哥!我可不是威胁你!我只是想说……你挑人的眼光真的不咋地!我也看过‘醉仙’的直播,那就是一个娘娘腔!明明我比他有钱,也比他更有男人味,你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零点:“……“

    兰辰又发来微信。

    想吃点心:看完截图了吗?你老公可是很抢手的,记得看牢点。

    零点:“……“

    满头黑线的点开游戏,果然收到游戏官方发来的补偿大礼包,但是理由却是因为游戏中经常卡顿、404,给她带来不好的游戏体验,所以给她的补偿……。

    用兰辰给她买的情侣皮肤一起玩了几把游戏,兰辰就催她下了,让她乖乖早睡早起,他也要去处理工作。

    零点听话的关机睡觉。

    第二天照常上课,下课。

    但是很快她发现她的警告不但没有起作用,反倒激的对方凶性大发!

    晾晒的床单被人用剪子剪了!

    上课的书本突然丢了!

    最后却在垃圾桶里找了回来!

    洗澡的沐浴露忘了拿回柜子里锁起来,第二天刷牙时发现倒在地上,里边的沐浴液流光了!

    因为没有证据,她恨的牙痒痒!

    故意请假一天,躲在宿舍里想要抓凶手一个现行却一无所获。

    最让她无法容忍的是凶手还在她的护肤品里加了东西,她用完之后整张脸过敏,冒出无数个红疙瘩!

    她恼怒的当众砸了护肤品。

    冷静下来之后立刻跑到卫生间关上了门找兰辰求助,把她受制于人的劣势情况如实告诉了他。

    说完立即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我最主要怀疑三个人,贾茜茜、陈甜心还有一个孔琳琳,可我没有证据!你说我要是买个监控装在宿舍里行不行?会不会犯法?”

    宿舍走廊外边倒是有监控,可根本没用啊!

    “我现在立刻去找你,到了打你电话,你立刻出来。哦对了,记得把加过料的护肤品带上。”

    零点还没反应过来,兰辰已经挂掉了电话。

    “难道兰辰打算带我去找人检验一下护肤品里到底加了什么东西?”零点自言自语的了一句,对着洗手间的镜子照了照,脸上全是过敏起的小红疙瘩,看上去特别的渗人。

    打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凌厉的眼神扫过宿舍的每一个人。

    盛怒之下没人敢触其锋芒,却瞥见史文文正蹲在地上,收拾她砸在地板上破碎的面霜,立刻走过去阻止:“给我。”

    史文文拿着半瓶破碎的面霜正准备扔进垃圾桶里,听见她的话抬头看向她。

    见她眼神冰冷的样子,瑟缩了一下,乖乖的奉上。

    零点拿着到手的破碎面霜装进了一个塑料袋中,又放进背包里背在身上。

    打开柜子,找到一顶遮阳帽挡住脸上恐怖的小红疙瘩,锁上柜子转身离开了宿舍。

    她前脚刚出门,后脚孔琳琳突然看着其他室友大笑出声:“说说,你们谁干的?好样的!”每次跟零点针锋相对都是她吃亏!

    这一次见到零点接连吃瘪,就好像有人替她报了仇一样,爽!

    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贾茜茜。

    贾茜茜一脸幸灾乐祸的否认:“别看我,我虽然很想找她报仇,但是在她面霜里加东西害她毁容这事可不是我干的。”

    孔琳琳却朝她挤眉弄眼,认定是她干的。

    宿舍里就贾茜茜跟零点彻底撕破了脸,不是她还有谁?

    李英看了看贾茜茜又看了看孔琳琳,默默地网购了……一把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