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 > 第六章金雕阿苍
    然后,竟然立马又老老实实的趴在了地上,嘴里还发出了一丝轻微的呜咽声。

    特么的,这只两脚兽太可怕了,我还是乖乖的躺着吧。

    呜呜呜……活着,不易啊!

    见那黑狗乖觉,陆宁也不再搭理他,信步走出院门,陆宁在街上左右扫视了一圈,街上的阴凉处有几个孩子正在玩闹,可能是中午天又太热的原因,行人并不多。

    看过之后,陆宁便转身又回了大厅。

    面馆的速度很快,不过几分钟的工夫,那热腾腾的牛肉拉面已经被两个服务员托着托盘端上了桌,“您两位先请慢用,剩下的面和牛肉我马上就给您端上来。”

    阿塔点头然后又客气的道了声谢后,这才拿起筷子吃起面来。

    陆宁把放在自己面前的拉面分出一半,放到阿塔的碗里,然后放入蒜沫辣椒和醋,这才慢条斯里的吃起来。

    众食客一看,嗬,好家伙,闹了半天长得蛮养眼的这位只吃半碗哪,那岂不就是说那位胖兄弟,哦,不对是壮兄弟要吃掉五碗半!

    这怎么可能?那碗可不是普通人家里吃饭用的小碗,正常人的饭量,那一大碗面都够两个人吃的,五大碗面下肚,他那肚子还不得撑破了呀!

    可是事实证明,人家那肚子不仅没破,反而还可能有点委屈!

    阿塔吃东西的速度极快,陆宁刚刚吃完半碗面放下筷子的时候,阿塔刚好吃完。

    “师兄,这家面馆的面味道确实不错,以后有机会咱再过来尝尝。”

    “是不错,你是不是没吃饱?”

    阿塔:“差不多了!”

    “放心委屈不着你,这不还要了十斤牛肉打包吗?等下你和阿苍一起吃,现在咱们该走了!”

    “那我去把帐结了!”

    就这么点简单的吃食,这一顿两人就花了五百多块,当然主要是牛肉贵,50 一斤。阿塔觉得他其实还没有那只挑嘴的雕能吃!

    结了账,拿上打包好的红烧牛肉,两人便从面馆离开了,不过出门之后,陆宁就朝阿塔低语了两句,两人便分开了。

    走到没人的角落,陆宁吹了个长长的口哨,不一会儿天下便有雕声应和,接着一道黑影便急速的从天而降,待靠近地面之时这才从空中盘旋了一圈,然后落实了陆宁的肩上。

    直到这时才能看清,那物身长约八十厘米左右,浑身羽毛金黄,嘴端乌黑,站在陆宁的肩上犹如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原来这竟然是一只成年金雕。

    陆宁微笑着摸了摸金雕的脑袋,口中说道:“阿苍,今天飞了这么久辛苦了,这是我刚给你买的牛肉,你尝尝好不好吃!”

    听到陆宁说话,那被叫作阿苍的金雕原本十分锐利的眼神竟然立马变得柔和起来,紧接着它还歪着脑袋在陆宁的脸上蹭了两下,那样子竟然像是在和主人撒娇。

    陆宁被他的样子逗的直笑,口中连呼,“阿苍最乖,最辛苦,有好吃的全都留给阿苍。”

    金雕像是有被安抚道,这才就着陆宁的手一口一口的吃起了牛肉。

    陆宁喂着金雕,心里却在琢磨,这么飞下去,阿苍也太辛苦了……

    面馆的小包间里,那位自称姓张的老太太正不遗余力的劝黎大小姐吃菜呢,“秋水丫头,你尝尝这道香酥鱼,味道特别好……”

    “我,我……有些晕,不想吃了……”说完黎秋水就趴在了桌子上。

    老太太此时高兴的见牙不见眼,在确定黎秋水已经睡过去之后,啪啪的拍了两巴掌,隔壁的那三个农村汉子打扮的人就推门而入。

    “木头,账结了吗?”

    “结过了。”

    “那就好,来来来,赶紧搭把手,把人弄出去,老金你去把车开到门口。”说完又把那份打包好的牛肉扔到老金的手上,“顺便把那只狗给搞定!”

    “嘿,这还用您交待,又不是第一次干,不过今儿这小姑娘可比以往的货色强了不止一筹,咱们这次可是赚大了,哎,我说马姐,我媳妇这阵老想让我给她买条项链,小姑娘脖子上的这条能不能就赏给我了!”

    马姐说的就是那个自称姓张的老太太,只见她朝着那老金撇了撇嘴,然后毫不留情的说道:“你还是别做那美梦了,就这么一条项链都能让你换个三五十个媳妇的,赶紧的干活去吧你!”

    被怼了一嘴的老金也不尴尬,嘿嘿的笑了两声然后转身出了包厢。

    马姐又对着木头两人说道:“今儿这个可是个瓷器,你们俩可都得给我小心点千万别磕了碰了,就凭这丫头的脸盘子,这身段儿,绝对能卖上个大价钱!到时候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嘿嘿,反正早晚也要分,要不干脆这丫头身上的包就先给我吧,也省得我今儿回去媳妇还要跟我闹。”

    马姐瞪了他一眼,心中暗骂老金,真他娘的不像个男人,不过还是把黎秋水身边的皮包扔给了老金,嘴上说道:“我可告诉你啊,等分钱的时候你得少拿一份,我做大姐的可不能处事不公!”

    老金嘻笑,“应该的应该的!”说完便拿上那皮包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其他两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全都不以为意,手上的动作也没停顿半分,长脸汉子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个口袋,把中了迷药的黎秋水往袋子里一套,口儿一系,和剩下的汉子一人一头,两人轻松将袋子抬了出去。

    后门处,老金不见踪影,那只大黑狗此刻正美滋滋的吃着切好的牛肉,看见几人从里面出来楞是一声都没有叫。不过也对,这死狗都已经被人喂熟了,能叫才怪呢!

    忽然那老太太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联系人,老太太迅速接起了电话。“朱经理,这个点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的指示?”

    阿塔发现,这位老太太的气质竟然在片刻之间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难不成这老太太现在的样子竟然是伪装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