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 > 第四十章如此捉弄
    公司毕竟还有其它股东,他爸爸即使是董事长也不能独断专行,只能在同等条件下对兄弟的公司稍微有些偏重,但是又怕兄弟误会,所以王长青才会说这样一番话。

    “那我先谢谢青哥了。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你也知道我们家的公司这两年发展的比较缓慢,我爸为了拓展业务,前一阵子又收购了一家装修公司,我就想问问等你们那边的房子建成能不能给我们一部分装修的业务?”

    王长青笑道:“哟,你这小霸王还真是长进了啊,知道给自家公司招揽业务了!不过你说的这件事还且需要一段时间呢,我现在也不能随便答应你,但是只要你说的这家公司资质够,质量技术过关,我想应该问题不大!”

    要知道西区的那片地面积可不小,要想建成最少也要两年时间,光靠哪一家公司想要吃掉全部业务几乎不可能,那就势必要将某一大项业务拆分开来,让几家公司一起来做。

    关于装修这一块,如果两年内李家的装修公司干出了些名堂,那交给他们一部分也不是不可以的。

    李天宇一听立刻高兴说道:“这个青哥你大可以放心,这家公司是我爸考察了好久才决定收购的,他们的员工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之所以出售是因为老板拿着公司的流动资金做了其它投资结果亏了,他们以前的口碑就挺不错的,等到西区建成绝对能达到你们公司的标准。”

    说着他又为王长青倒了杯酒,然后递到他手中,“我先谢谢青哥了,这杯我敬你!”

    王长青笑道:“事情还没成呢,你倒是先和我客气上了!放心,你说的这两件事我都放在心上呢!”

    说完两人碰了碰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对了青哥,前阵子我听到风声说是王叔有意和黎家联姻,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说这话的是闻家的独子闻修诚,他之所以问起这件事,完全是因为商业街上,万盛大世界的正对面那家永隆商城正是闻家的,说起来闻家和黎家也算得上是竞争对手吧,这若是王家和黎家联姻成功,闻修诚自然是不愿意看到的!

    “你听谁说的,谣传你也信?人家黎家的大小姐还上高中呢,谁家父母会这么早就给孩子订婚的?”

    对于这个话题王长青否认的极为干脆,一是他自己早已有了喜欢的人和黎家的小姑娘根本没有可能。

    二是为了不给黎家人造成麻烦,毕竟不管是谁拒绝这门亲事说出去都不太好听,因此他干脆直接否认没有这么回事才更妥当。

    听到王长青直接一口否认,包厢中出现了短暂的寂静,虽说这件事并没有被大肆宣扬开,可包厢中在坐的哪个也不是傻的?

    本来两家联姻的事确实知道的人很少,但架不住黎秋水前几日闹了场离家出走动静有点大呀,黎家的本事再大,也不能把那些消息完全遮掩住,所以最先得到消息的反而是他们这些成日里在外面混日子的!

    不过他们也都知道王长青为什么会如此说,亲事不成也不能成为仇人不是,既然双方都没那个意思就干脆否认有这么一回事好了,也省得传来传去传得不成样子。

    欧洋看了看包厢中的众人笑道:“我就说这件事不是真的吧,青哥可是有女朋友的人,怎么会和别人联姻呢?”

    众人也是跟着附和,“对对对,你最厉害了,什么事回回都能被你说中,明儿你干脆摆摊算命去得了!”

    接下来,大家伙便转移了话题,他们都看出来了,王长青不愿意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他们当然也不会拂了兄弟的意!

    几人又在包厢中聊了一会儿,见时间已经不早了,便一起起身离开,有女朋友的去找女朋友甜蜜蜜,没女朋友的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李成宇几人这里的常客,车子放的位置也算得上是固定车位了。

    几人一起往外走,他因着有话和王长青说便落后了其他人几步。

    突的,走在前面的几个人竟齐齐站在那里不动了。

    然后不知道是谁说了句什么,便听到几人发出了一阵爆笑之声,尤其是欧洋那小子,笑得都要叉气了。

    “哈哈哈……我草,天宇这小子也太牛叉了,竟然在自己车上画了只乌龟,哈哈哈……笑死我了!”

    “哈哈……这乌龟他什么时候画的,难不成这小子被人戴了绿帽子了?”

    “啪”,李天宇紧走几走照着笑得最欢的欧阳就是一巴掌。

    “你们在这儿胡说八道什么呢?什么时候我被人戴绿帽子了?”

    欧阳被打了一下并不以为意,一手指着他的车子说道:“哈哈哈哈,你还不让人笑了,快看看你的车吧!”

    李天宇不自觉的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他便看到架驶位这边的车门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只宠大的乌龟!

    李天宇的脸当时就绿了,“妈的,这谁干的?老子的车好好的停在这里,没招谁没惹谁怎么就被划成了这样?”

    “哎呀……笑死了,哈哈……这乌龟多好看哪,开出去绝对能吸引一大波的眼球,你怎么还骂人了呢?”

    “谁敢再笑,小心我真跟你们翻脸!要真好看明天我也给你们的车上画一个,好让我也乐一乐!”

    看他真像是生气了,王长青赶紧收了脸上的笑意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都别笑了,估计是天宇不小心得罪谁了,人家故意弄的,咱们一起到监控室,看看这车到底是谁划的。”

    “不用看了,我大约能想到是谁干的了!今晚我也只和那姓陆的小子有过冲突,不是他划的又能是谁!”

    李天宇气的咬牙切齿,自己都帮他付了酒钱了,他竟然还不罢休,又把他的车子给划花了,看来是没听过他李家小霸王的威名啊,以后看见了说什么也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天宇,不能吧?那小子看着也不像是有这么大胆子的人哪,你可千万别冤枉了人家!

    要不还是我替你过去看看吧!”

    欧洋说完见李天宇没出声便当他是默认了,转身又回了酒吧查监控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