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 > 第七十一章真心相爱
    我希望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她能平安长大,她能遇难呈祥。

    所以,我这么做也算是在给孩子积福吧!

    瞧,我帮你也是有私心的!

    你不用太过感激我,因为对于我来说帮你只不过是顺手罢了!”

    或者是谈到了自己的女儿,他身上的哀伤似乎都淡了几分,整个人竟然变得更加的温暖。

    是的温暖!

    在说女儿时,他的身上似乎都散发着光芒!

    如果光真的存在,那应该就是慈父之光吧!

    魔都这片地界上,人人皆知,苏总裁膝下有一子一女,女儿也进了娱乐圈。

    看样子,苏总裁虽说和自己的妻子关系不太好,但是对女儿还是真心疼爱的,能做他的女儿,一定是极为幸福的。

    可惜她想的完全与苏盛全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您帮了我也是事实,大恩不言谢,将来,我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

    两人的谈话也算告一段落,苏盛全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着上面熟悉的电话号码他按下了接听键,“喂?”

    “苏总,木女士上去了,她还带了四名保镖,您小心点。”陈经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苏盛全朝女孩示意,“人要上来了,你准备好。”

    小姑娘忙把事先准备的血包含进嘴里。

    呵……保镖?

    老爷子对她这个“儿媳妇”还真是好,来“抓女干”还给配了几名保镖,他这是生怕他的儿子脸丢的不够大呀!

    不过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他早就应该习惯了。

    要不是他那个好后妈没给老爷子生下过一儿半女,他这个总裁的位置早就拱手让人了。

    即使这样老爷子不也一直催着自己把苏明带到公司实习吗?

    呵呵……

    老爷子和老太太是一国的,木暄玲和老爷子是一国的,“儿女”和木暄玲是一国的,唯有他苏盛全是孤家寡人一个。

    所以在苏家,他只是个外人罢了。

    只是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功夫,外面的走廊里便传来了吵闹声,紧接着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身精致打扮的木暄玲便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

    她本以为带了四名保镖肯定能轻轻松松的搞定自家男人的两名保镖的,可明明都是苏家训练出来的,为什么差距那么大,只是几招便被那两个人给打趴下了,想想都让人气愤!

    不过估计是那两个保镖顾忌她的身份,她拿房卡开门两人并没阻拦她。

    既然让她开了门,那今天她绝对不会放过勾引她老公的小贱人!

    因着气愤,木暄玲的语气带着质问:“阿全,她是谁?”

    苏盛全用一种看垃圾的眼神看了木暄玲一眼,说出口的话与眼神一样鄙夷至极,“你别叫我,我的名字从你嘴里喊出来,让我觉得恶心!”

    “苏盛全!”木暄玲气的失去理智,大声的吼了起来。

    看着她扭曲的面容,苏盛全脸上反而扬起淡淡的笑来,“这就对了嘛!又不是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在我跟前装什么装,你再装也没有人家小姑娘温柔可人!”

    木暄玲真是被气的脸都变了形,她拿眼前的男人没办法,便直接将火气全都对准了房间内的另一个人。

    “贱人!谁让你来勾引我丈夫的?”

    苏盛全听了她这句话不由的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句话真的是要笑死我了……哈哈哈……”

    尤其是他眼中那中冷到极致的神情让木暄玲不由的瑟缩了一下。

    她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说什么都理亏,所以她干脆上去直接动手。

    女孩这下也有些着急起来,刚才一紧张,她把她的台词给忘了,现在看到眼前的高贵妇人抬起手来,那些被吓跑的台词终于又被她找到了,“木女士,请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解释?你想解释什么?说你们两个同处一室什么也没干?

    说你们被记者偷拍到都是误会?

    你觉得我会信吗?”

    “木女士,请你成全我们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爱情里只有不爱的那个才是第三者!

    而且他爱的从来都不是你!”

    终于,她的台词说完了,女孩在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

    不过苏先生也太恶趣味了,这两句台词也不知道他是从哪本霸道总裁小说里抄来的,太肉麻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才是堂堂正正的苏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你竟然在我这个正室面前说什么真心相爱,简直是在找死!

    苏盛全的妻子,只能是我,其它人,谁也别想!”

    木女士?她明明都嫁给苏盛全二十多年了,眼前的狐狸精竟然还敢叫她木女士!

    而且她还说和自己的丈夫是真心相爱,疯狂的念头肆虐着她的整个大脑,她再也压抑不住,扬起手朝着眼前人的脸便扇了过去。

    她这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道,小姑娘即使已经有了防备也被这一巴掌打得摔倒在地,倒地的那一刻,她立刻咬开了嘴里的血包,嫣红的鲜血很快便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你这个疯子!她还只是个孩子,你是想杀人吗?”

    “你的意思是你和一个孩子‘真心相爱’了?”这语气,讽刺的意味再是明显不过。

    “你给我滚开,我懒得理你!”

    苏盛全一把将木暄玲甩到一边,然后走到女孩的旁边朝她鼻下试了试,然后赶紧朝门外的保镖喊道:“快去准备车,她被打得晕过去了!”

    他这副关心人的样子,看在木暄玲的眼简直刺眼至急,眼中立刻布满了红血丝,狰狞着一张面孔,看起来吓人极了。

    “知道她是孩子你还能下得去手,你还是人吗?我今天一定要弄死她!”

    “木暄玲,你真是疯了!

    最好祈祷她没事,要不然就等着去监狱里过一辈子吧!”

    木暄玲这时才觉得害怕起来,不是别的,实在是那姑娘嘴边流的血有点多,她也怕会弄出人命,万一人真的死了……那她绝对会被眼前这个男人送进监狱,并提出和她离婚。

    她不甘心,她不要进监狱!

    更不可能会和他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