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 > 第九十章
    纷纷想起有关于苏盛全的传说:

    五年前,苏氏和另外一家公司竞争一块地皮,对方觉得自己胜算不大,便起了别的心思,找了一批人将苏盛全绑架了。

    绑架行动成功了,但也失败了。

    说成功是因为苏盛全是真的被绑走了.

    说失败是因为苏盛全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自己逃出来了,不仅他逃了,事后不足三个月,那家规模不小的公司便从魔都彻底消失了。

    连他们的老板也从此不知所踪,更有人说那个姓吴的老板,早就被苏盛全派人给杀了。

    还有三年前,那一年里,苏盛全遇到了两次暗杀,而且两次都上了新闻,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两次暗杀他的组织从此之后销声匿迹!

    从那之后苏盛全便有了一个睚眦必报的恶名。

    也是那一年后,他们便再也没听到过苏盛全被人暗算的消息。

    以至于国字脸以及他的一众手下,早就忘了,那位苏总曾经是一位多么心狠手辣之人的狼人!

    “今儿若不遇到那两位贵人出来搅局,咱们的下场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唯‘死’而已!”

    是的,只有死,不会再有别的结果!

    “若不是因为他帮了苏总打了咱们一顿,苏总能这么轻易让咱们走?

    不得不说,你还真是很傻很天真!

    他妈的,白白捡了一条命,人家还给咱们退回了三十万让咱们治伤,你还想要人家咋样?

    你们不感激救了咱们一命的人不说,反而还要去报什么仇,你们咋不上天呢!”

    这番话一说完,车上的人立刻改了口:“老大你别生气,老大我们错了,是我们蠢,从鬼门关走一圈还不自知,多亏了有您提醒。

    以后再见到那两位小兄弟,我们哥们一定恭恭敬敬的,不仅如此,我等会还要给兄弟们开个会,将这里面的道道给他们讲清楚,省得兄弟们事非不分做错了事!”

    这些人好话说了一萝筐,国字脸听他们说的真切,这才罢休。

    那边车上发生了什么事,陆宁他们自是不知道的,三人按原计划开车去了云霆会所。

    只不过开着车的王明礼此时正在一个劲儿的懊恼!

    懊恼啥?

    懊恼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竟然连一点戏份都没有!

    虽然全程参观了事情的发展,但是完全没有亲身参与的融入感!

    还让阿塔捡了便宜,一人分饰两角,忙的连喘口气的工夫都没有!

    失败!

    真是太失败了!

    想他堂堂魔大研究生毕业的高精人才,竟然连这点眼色都没有,还真是白活了!

    *

    碧海庄园中。

    二黑拿着手机来到了露天泳池边,硕大的泳池中,男人小麦色的肌肤上滴滴水珠滑落,矫健的身姿跃于池水之中,尤其是划动水流时,那遒劲的肌肉张显出强劲的爆发力,光看背影都能感觉到这具身体对女人来说有多么强的吸引力!

    “大少,老爷子来电话了!”

    安绍天听到声音,身子顿了一下,然后立刻转了方向游到了岸边,二黑忙将浴巾帮他披在肩上,又递过去一张毛巾,见他将身上的水珠擦的差不多这才将手机递了过去。

    老爷子今儿的耐心倒挺足,电话竟然还在通话中。

    “爷爷!”

    “绍天哪,你还要在魔都待多久,爷爷可是等着你回来呢?”

    “玩够了就回!”

    安老爷子听到这个回来,呼吸有点不顺。

    “你是诚心气爷爷对吧?要是一直玩不够,那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回来了?

    那咱们安家的公司要怎么办?”

    安绍天语气丝毫未变,“公司不是有父亲吗?”

    “那他还不是早晚要交到你手上?”

    安绍天这次却并不搭话。

    谁说安家的公司就一定要交到他安绍天的手上的?

    或许他那个好父亲就想给张绍天,李绍天,王绍天呢?

    反正不会想让他接手就对了!

    见他沉默不语,安老爷子也生出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算了,由着你吧!既然你暂时不会回来,那你帮站招待一下秦叔叔家的月音,她今天下午一点的飞机,你别忘了去接人!”

    安绍天挑眉:“我和她并不熟!”

    安老爷子气得跳脚,“怎么就不熟了?小时候你们两个都差点定了娃娃亲了,要不是你妈没答应,你又出国十年,说不定你们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安绍天轻笑:“我妈英明!”

    安老爷子:……

    老想把这小子抓过来毒打一顿怎么破?

    “好了不和你说了,再说下去,我估计能被你气死!

    我不管你乐意不乐意,反正月音的事我就交给我了,如果她到了魔都出了任何事,我就要唯你是问!

    等下我把她航班号和联系方式发给你,你也上点心!”

    “嘟嘟嘟”,显然电话被那个脾气暴燥的老头子挂断了。

    安绍天把手机朝二黑一扔,“我中午有事,接秦月音的事交给你了。”

    二黑连忙应是,“那要将人安排在酒店吗?”

    安绍天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难不成你还想让把她接到园子里来?”

    二黑只觉头顶直冒凉气,他赶忙解释道:“我只是怕那位秦小姐会和老爷子告黑状!”

    “她告她的,我的庄园只进男人!她若实在想来,麻烦她去趟泰国先!”

    二黑:……

    “那位秦小姐要是知道自己变完性才能住进庄园的话,估计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二黑话锋一转,“可是总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家里人肯定希望您能早日成家,即使您拒绝了秦小姐,还有张小姐,李小姐,王小姐,而且对您的病情也不利!”

    他们在美国的时候,大少的主治医生可是说过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给大少压力,让大少自己去发现那些女人身上的闪光点,慢慢的大少的病情会得到一定的改善,甚至全愈!

    可老爷子这么着急的给大少身边塞人,这不是给大少添乱吗?

    “大少,要不然咱们就将这件事直接告诉老爷子得了,老爷子终归是对你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