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 > 第129章奇怪的态度
    苏盛全暗暗缓解了一下自己有些莫名的心情,淡淡说道:“猜到是你了。

    我的私人号码,最近也就只给了你一个人!

    你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才打电话给我的?”

    刚才的事自然指的就是王明礼后备箱中的那个小贼了。

    陆宁没说话。

    苏盛全又继续道:“你不用多想,今天的事就算不是你,换了任何一个人,我们云霆的处理方法也是一样的!

    在云霆搞事就是搞我,我不将他们弄死都已经是便宜他们了!”

    这个理由?

    陆宁笑了笑,他还是暂且信一会儿吧!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我也要谢谢苏总,给您添麻烦了!”

    苏盛全立刻心中一松,爽朗的笑声通过话筒传到陆宁的耳中,不难听出此时他的心情很好。

    “怎么会是麻烦?我把你当晚辈看待,再说通过昨天的事,咱们爷俩也算是有了交情的,就没必要这样谢来谢去的了对吧?”

    陆宁也跟着笑,“好,就听您的!晚辈就不和您客气了!”

    “对了陆宁,干脆你今晚就在云霆把毛料全切了好了,只要毛料里什么也没有,那些盯上你的人自然也就熄了再找你麻烦的心思!”

    陆宁苦笑,这若是别人遇到这种事,按照他的说法处理绝对没毛病。

    可是到了自己这里就完全行不通!

    因为这三块中的两块,是真的有货的,一块只能解出鸡蛋大小的翡翠,可这块鸡蛋大的翡翠是玻璃底的满绿!

    色泽娇艳醇厚、翠水欲滴,如九天倾落的碧水,晶莹剔透得没有一丝杂质。

    剩下的一块则是红绿双色,同样是玻璃底,而且解出的翡翠比帝王绿的那一块要大得多,出一对镯子是没问题的,除了镯子外,还能出五六个挂件及几个坠子。

    说实话他和师傅学赌石这些年,玻璃底的料子也不是没开出来过,可是像这两块这样的珍品,那是真的一块也没有!

    所以他才没有把这两块料子当众解出来。

    “其实,那人是谁派出来的,我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那人本就和我关系不好,不管这几块毛料里能不能开出翡翠来,她都会找我麻烦的!

    不过我会把这件事处理好的!”

    “你心里有数就好,如果需要我帮忙,你尽管开口,我苏盛全在魔都这片地界还算有点脸面,能帮的我绝对帮!”

    “好,到时我一定不会客气!”

    两人又客套了一番,这才挂断电话。

    可是电话打完,陆宁反而更加诧异了,苏盛全对他的态度简直好的没边,他们以前根本就不认识,这位帅大叔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阿塔,我家有套老房子,离这里也就二十多分钟的路程,那里因为小区太过老旧,已经没什么人住了。

    租更是租不出去,房子至今一直空着。

    要不我们直接把人拉过去吧,现在外边的摄像头太多,免得被别人看见。”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昨晚开始,王明礼感觉自己对陆宁的敬重又上升了一个档次,明明昨晚还能坦然的叫出他的名字的。

    今天那两个字就怎么也喊不出口了。

    这话他其实大可以和陆宁直接说的,可是他就是不知道怎么称呼陆宁才合适,这才叫了阿塔。

    阿塔没说话而是看了看自己的师兄,见到陆宁点头后,他才答道:“那就去你说的地方,速度快点,咱们还要赶回去呢!”

    王明礼立刻应到:“好嘞!保证误不了事儿。”

    王明礼开车的技术确实不错,车子开的又快又稳,原本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不到十五分钟就赶到了。

    那是一个很是破旧的小区。

    小区里出现的只有零星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他家的房子又在这栋小区东北角的位置,房子又在一楼。

    几人连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进了楼里。

    房子已经多年没有人住,里面散发着一股霉味,地上的灰尘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一看就是很久没有打扫过了。

    王明礼也赶紧解释道:“这小区附近出过事,从那之后这里的房子就不好往外租了。

    楼里的老住户有能力的也纷纷搬了出去,我们家在别处还有两套房子,便也直接搬走了,这房子就一直这么空着。”

    陆宁知道王明礼是怕他们师兄弟嫌弃这里的脏乱差,便出声安慰道:“这里刚刚好,没人住的房子都是这样的。

    咱们两个出去等吧,这里就交给阿塔好了,相信用不了太长时间,他就能问出真相的!”

    王明礼不知道陆宁这是怕他知道实情,还是怕阿塔审人的手段太狠吓到自己,但是他还是十分听话的跟了陆宁出去了。

    等两人走后,阿塔直接将房门反锁,又从那精瘦男人的身上扯下一块布来塞到了他的嘴中。

    然后一拳直接朝男人的胸口一捣,本来昏迷不醒的男人立刻疼的睁开了眼睛,口中还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阿塔也不和他废话,直接问道:“我只问你一次,你听清了,别让我再问第二遍!”

    精瘦男子连忙忍痛点头。

    “是谁让你来偷我师兄的东西的?”

    男子瞳孔一缩,竟然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

    阿塔微微一笑,“呵,你们啊,真像我师兄说的那样,非暴力不合作!不过这样的事,我是最愿意做的了,嘿嘿嘿!”

    下一秒阿塔脸色一变,抡起拳头照着男人的胳膊就是一拳,男人甚至都听到了自己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于是他疯狂的从地上挣扎起来,眼睛快速的眨啊眨,可因为嘴被堵着,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五分钟后,阿塔又将男人弄晕然后照旧从房间中拎出来,扔到了王明礼的后备箱中。

    王明礼立刻打火踩油门,三人眨眼间便离开了这栋小区。

    “他说了?”

    阿塔道:“说了,是木家派来的。

    昨天她们家那位大小姐买回去的价值一千三百多万的毛料,当晚就被解开了,可惜除了那块315万的里头有块巴掌大的金丝种飘花翡翠外,什么都没切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