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 > 第197章测字
    片刻过后,老道一声怒吼:“哎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师父教我的竟都是错的吗?”

    陆宁:……自己只是多了句嘴罢了,可万一将这老道搞疯那可就是罪过一件啊!

    于是他连忙对着那又要从头掐算一遍的老道说道:“好了好了,八字批不出来没关系,你干脆给我测个字吧,这样应该比较容易!”

    老道心中不甘,还在默默的掐算着眼前人的生辰八字,但又怕自己不答应人家立刻离开,便只能拉着陆宁的胳膊忽视重重围观的游客来到自己的摊前,那张简陋的桌子上正放着一整套笔墨纸砚,陆宁拿起毛笔沾了墨汁,在纸上写下了他名字中的那个“宁”字。

    老道本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因着这么一个古怪的八字,脑子里仿佛搅成了一团浆乎,为了让自己恢复清醒,老道用力的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待他再睁开眼,桌上的“宁”字登时让他心情一震。

    自小随师父修习书法的老道,一眼便看出这个字已经有了自己的风骨,秀丽颀长、风姿翩翩,给人的感觉,就如看到一位绝世美女一般,立刻心生欢喜。

    “好,好字!真是好字!

    小友这字写得可真是太好了,想必是自幼便勤学苦练才会了如今的成就吧?”

    陆宁:……这个臭道士到底还行不行了,不是说要测字吗?

    他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还是请道长开始测字吧,我们等下还有事。”

    陈庭深几人:……兄弟,我们真心不介意多留个个把小时的,关键是和道士斗法的事他们看着实在是太稀奇了,他们还没看够呢!

    黎秋水和陈庭静凑到一起小声嘀咕了起来,“秋水,你们家的这位客人也太厉害了,会相面就不说了,竟然连毛笔字都写得这么好,你跟他在一起久了会不会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好嘛,这位闹了半天不是真的话少,而是知道自己说话太直而憋着尽量少说话。

    结果今天遇到了陆宁这么个奇男子,所以直接破功了!

    好在黎秋水和陈庭静以前就认识,虽然两人因为岁数的关系,玩不到一块,但是她的话,黎秋水还不至于会听了就生气的!

    “我也是今天刚知道他还有这样的本事,自惭形秽什么的还是等我回家以后消化消化再说吧!”

    意思是现在我忙着看热闹呢,其它的等我回家再说,陈大小姐你还是别老打扰我了!

    这时老道已经折解起了陆宁写的那个宁字,可是解着解着他又开始迷茫了,“宁字上面为宝,说明你是家人的心头宝,下面为丁,说明小友是家里的唯一一个孩子,可是不对呀……”

    陆宁以为他说的不对是看出现在苏家还有一对双胞胎的,哪知他下一句却道:“你上面只有”一“人为你遮风挡雨,应该是你父母之中,有一位早早就过了世。

    可我观你面相,你直系血缘之中,应该还有两位亲人健在……还是不对!”

    老道越说胸口越闷,越想越想不明白,下一秒,他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周围的人见此情形立刻退避三舍,生怕老道摔倒他们会担了责任似的!

    就像这位——

    “喂,道长你可别吓我啊!是你非要给我算命的,我可没逼着你,碰瓷也不是这么碰的。

    大家可都看着呢,刚才我可没有碰到你一下的,你可不能搞碰瓷那一套!”

    老道:……他都要摊坐在椅子上了,为了不让陆宁误会他是在碰瓷,竟硬生生的又重新站直了身体,然后又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没事,没事,小友不必担心,这是胸中淤血,吐出来反而对身体好,我没事。”

    陆宁立刻伸手拍胸做出一副放心下来的样子,“既然道长说没事,那就是肯定没事了。

    我们还有事今天就不再叼挠了,道长告辞。”

    说完和黎秋水兄妹俩递了个眼神,又朝自家师弟一摆手,几人迅速穿出人群,一行人很快便消失在了弯弯曲曲的山道上。

    道长:……

    贫道难不成是洪水猛兽吗?要不然那几位贵公了怎么会跑得那么快?

    不过他本也没想拦住几人,因为他实在是撑不住了,待几人走远之后,立刻拿出了手机拨打了120。

    ……

    逃出老道的视线范围之后,陈庭深便道:“前面的拐角处向里走有一处平台,那里平时很少有人去,咱们几个在那儿野炊是最合适不过的。

    来时车上准备的食物已经让人先行一步送到了山上,刚好大家也累了,还能在那儿休息一会儿。”

    其实这里他和几个朋友也来过几次,这话无疑就是说给陆宁听的,因为他此时对陆宁特别的好奇,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粘在陆宁身上。

    一个硬生生让明显有些道行的道士算合算得吐血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陈庭深所说的平台离正路其实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所幸这些人平时都是经常运动的,而且山路虽是小径,但也并不太难走,林中树木密集,不太透风但也遮住了阳光,有些阴凉。

    一行人终于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先来一步的司机加专业厨师,已经将烧烤摊支了起来,食物的香味飘出去很远。

    黎秋阳拉着陆宁两人和一众朋友坐在了事先准备好的便携桌椅前坐下,桌上已经摆上了拌好的几样小菜,和各种酒类。

    陆这一瞧,人家也是到林子里吃饭,自己也是到林子里吃饭,这差距可是差不止一星半点啊!

    跟这群有人真是没法比。

    黎秋阳笑道:“咱们烤的这些东西阿苍也有吃的吧?要不要把它也叫下来?”

    挨着黎秋水而坐的陈庭静立刻眼前,“快叫快叫,刚才在车上我光听叫声了,连那只金雕的一根羽毛我都没能看着!”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快叫快叫,我长这么大还没看过金雕是什么样的呢,到是要看看阿阳是不是在骗我们!”

    陆宁今天出来就是为了黎秋阳显摆的哪有不应的道理,于是黎秋阳又照着陆宁教的方法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