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 > 第199章看雕作妖
    于是它干脆将右边的翅膀稍稍扬起,低头将钱往翅膀底下一递一挟,钱就被它藏在了翅膀底下,接着又用嘴碰了碰王凯的手指……

    王凯:……王凯宛如遭了雷击一般,机械似的拿起一块肉干递到阿苍嘴边,然后阿苍吃下,接着就是乖乖站着不动,瞅瞅他又瞅瞅桌上的钱包……

    众人:……

    “它该不会是因为陆宁说它随便拿别人的钱包,所以就想了这么个用喂食的方法换钱的招儿叫吧?”

    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要知道,这阿苍可是从不吃外人递过来的食物的,可是现在,它在没有得到主人的命令的时候吃了啊!

    本雕吃了你的东西就要收钱!

    对,没毛病,就是这么回事!

    陈庭深也凑趣的走到阿苍身边,拿起一块西瓜丁递到阿苍嘴边:“阿苍,吃西瓜,吃完我也给你钱,我给二百!”

    说完他还从身上抽出两张百元大钞在阿苍面前晃了晃!

    “哥,你怎么能乱喂阿苍吃东西,它只吃肉不吃水果好吧?”

    阿苍确实没理陈庭深,而是目光依然在王凯和桌上的钱包之间徘徊。

    王凯这下已经确定了,这位雕兄是在和他要钱呢!

    他能怎么办?

    乖乖的又从钱包中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到了阿苍嘴边。

    阿苍迅速的将钱叼回然后又翅膀下一挟。

    只是藏完钱之后它就不搭理王凯了,而是先将陈庭深递过来的西瓜丁吃进嘴里,然后也不等陈庭深有什么反应将他手里的两张钞票直接一叼,继续往翅膀下一挟,两百块钱又到手了!

    “卧卧卧卧草!这他妈还是雕吗?

    这是人装的吧?

    竟然还知道用交易换钱!

    虽然付出的都是别人,它只负责吃,可这它们也太让人振撼了!”富二代中的蒋丛震惊的喊道。

    “可不是嘛,感觉这雕成精了!”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道。

    大家伙还都在那儿感慨呢,阿苍又作妖了!

    王凯给它肉干它居然又不吃了!

    他这股新鲜劲儿还没过呢,正是兴奋的时候,这祖宗竟然又嫌弃他了!

    难不成是因为他没有向陈庭深那样,一手拿肉干,一手递钱?

    于是王凯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一百块的,一手抓着肉干,眼巴巴的望着阿苍。

    可是阿苍根本不鸟他,不仅不吃东西,还用一种极为鄙视的眼神瞅了他一眼!

    王凯:……特么的活了二十多年,实在是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被只雕给鄙视了!

    关键是,明明刚才这招还挺好合使的,怎么转眼的工夫,给钱喂肉干就没用了呢?

    王凯有些郁闷!

    这时,阿苍身边已经围了一圈的人。

    但是阿苍偏偏谁也不理,眼神灼灼的盯着陈庭深和他什么都没拿的右手。

    那只手在两分钟前还拿着二百块钱!

    蒋丛突然恍然大悟,直接一摸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抽出三张纸钞,另一只只手则抓起一块烤好的鸡翅,两手同时往前一递,阿苍终于将视线移到了蒋丛身上,它先是看了看那三张百元大钞,似是在数眼前的钱到底有几张,数清之后,一张口将钱叼在嘴里,往另一边还没有藏钱的翅膀下一挟,然后才张口吃起了蒋丛手里的鸡翅!

    蒋丛:……天啊,这只雕到底经历了什么,它竟然还知道价高者得的道理!

    而且明明一开始还是先吃东西后付款的,现在都变成先付款后吃东西了,你还能再妖巷孽一点吗?

    王凯有些难以置信,这雕竟然还会数数,请问谁见到过会数数的雕?

    钱少竟然都吸引不了它的注意力!

    王凯一时之间起了玩心,又重新抽出四张新钱在阿苍眼前一晃,果然,阿苍的视线立刻转了过来,接着便毫不犹豫的把钱叼了回来,可是这次它没再将钱藏起来,而是叼着钱走到陆宁身边,把挟在翅膀下的连口中的所有钱小心的放在他身前,然后用头蹭蹭主人的大腿,轻声的叫了两声。

    陆宁瞬间明白了阿苍的意思:这钱是我用劳动换来的,主人你快收起来!

    陆宁:……

    送完钱的阿苍又回到了王凯身边,先是朝他的手上看了一眼,见他手上没拿着吃食,便用嘴碰了碰他的手,然后便眼巴巴的等了起来。

    那意思不言而喻:钱我收了,我还没吃肉干呢!赶紧的小子,把东西给我,咱们就银货两讫了!

    哎,这帮傻小子,真是不会做生意,还要我一只雕来提醒你们,雕真是太难了!

    王凯:……

    几人喂得热闹,黎秋水两个小姑娘也掺和起来,一群出来玩的富二代喂阿苍喂了个不宜乐乎,

    差点没把自己身上那点现金全给掏光了!

    最后还是陆宁提醒了一句,他们的烧烤已经准备好了,众人才依依不舍的收了手。

    陆宁想着,下午绝对不能再让阿苍跟这帮富二代一起玩了,要不然阿苍真的要被这帮人给带沟里去!

    看看怀里一堆的红色钞票,陆宁略有些心塞!

    “师兄……阿苍这样不会是你昨晚偷偷教的吧?”

    以前阿苍可没这么聪明,现在一瞅竟然还会数钱了,真是个让人忧伤的认知。“

    关键是这雕比他这个大活人还会赚钱,这还让他怎么活?

    陆宁:……

    陆宁怕这群少爷小姐们等下会逮着阿苍不放,干脆便指使阿苍去林中打猎去了。

    王凯有些意犹未尽,不过阿苍不在他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来。

    他大大咧咧惯了,喝了两杯啤酒后,一手拿着肉串,一手拍着陆宁的胳膊,问起了刚才在道观他给那名中年人相面的事来,“兄弟,我就是纳闷,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那男人做出对不起他妻子的事的?

    而且明显你比那白胡子老道厉害多了,难不成你真的学过道法?

    不过要是不能说的话就算了……我就是好奇!”

    陆宁笑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可没学过你说的那些东西,听得多了看得多了,再顺嘴那么一猜,也就猜个八九不离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