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 > 第202章名字都是假的
    陈庭深刚才急急忙忙的拉着自家妹妹下了山也是怒气上头一时失了分寸,现在有了黎秋阳的提醒立刻应承道:“重谢!”

    陆宁还能怎么样?

    不说别的,黎秋阳的面子总要顾上两分吧,再说事情了了他还有好处拿呢,费两句话的事儿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那小子的老家在哪儿,大小姐知道吗?”

    陈庭静被问道终于抬起了一直低着的脑袋,“我就听说他家在雾省乡下,具体在哪儿我没听他提过!”

    陈庭深那个气哟!

    他家这个妹妹平时看着也不是个笨的,怎么这么容易相信男人的鬼话呢?

    他现在都想抽自己妹妹两巴掌了!

    黎秋阳瞪他一眼,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事都出了,你现在光生气有什么用?解决问题才是现在的当务之急。”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关于他的事,你又知道多少?”

    陈庭静只得坦白道:“大四下半年,同学们别管好坏都有了实习的地方,唯独我是个例外,找工作的事特别的不顺利。

    孟晚琳也进了木家的公司实习,我们两个经常会一起出去购物,她知道我的想法便经常鼓励我,放假的时候还会陪我出去找工作。

    可惜工作没找到,我们俩个却差点出了事,去应聘回来的途中的被几个小混混盯上了,是孙涛刚好路过救了我们两个。”

    车中的几个男人别有深意的对视了一眼,这么看起来,这里面怎么好像还有那个孟晚琳的事了?

    果然鸡头有毒,就是不知道对于陈庭静来说,那盘鱼肉在哪儿了!

    “从那以后就认识了,孙涛说他比我们早两年毕业,如今在四季酒店已经做到了主管的位置,我也去过那家酒店,他确实是在那里工作。

    他追了我三个多月,我见他心很诚,而且又救过我,这才答应和他在一起的。”

    “那他家里还有什么人,这些你都知道吗?”

    “他说他父母一共生了四个孩子,大哥早就成家,在老家种地,他下面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弟弟和一个上初中的妹妹,家中负担太大,父母把他供到大学毕业不容易,而且他们的身体还都不太好,所以他是一定要把两个弟妹供出来的。”

    陆宁不禁摇了摇头,这孩子真是被那个叫孙涛的男人骗得不轻。

    什么都是那男人说的,他说什么她就信什么,真是一点都不带怀疑的。

    “也就是说,关于他的信息,你就知道这么多对吗?

    看过他的身份证吗?”

    陈庭静摇头。

    “那他现在住哪儿?是住四季酒店的职工宿舍吗?”

    “不是,他现在租房住……”

    可能是因为陆宁的话太过赤裸裸,让陈庭静也学会了怀疑,既然孙涛家里那么穷,他怎么还舍得花钱租房了?

    魔都的房价可不便宜,这一年的房租可是要不少钱的。

    陆宁都不用再问下去了,他直接对着陈庭深说道:“有认识的警察吗?直接去这个孙涛的住址查下他的身份证,名义你们自己想,还要查查他租的房子真实的付款人是谁?

    另外再打个电话去四季酒店,他们店里有没有一个叫孙涛的人。”

    “有,我二叔就在这个部门工作,想查什么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王凯也道:“四季酒店的电话我有,直接打去前台问一下就可以了。”

    于是两人各自打起了电话,王凯那边很快得到答案,他们酒店曾经确实有一名叫孙涛的人工作过,不过只干了一个月,后来因为一些事情被辞退了。

    至于是什么原因那名工作人员没说,但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

    四十分钟后,陈庭深也收到了他二叔的电话,让他直接到南区派出所去一趟。

    挂断电话,陈庭深看了看车窗外的天空,虽然天气依然晴朗,可他依然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是他平时对妹妹的关心太少了,以为她大学毕业就是个大人了,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哪能想到结果竟然害了自己的妹妹,要不是因为她今天非要跟着出来玩,又经由陆宁的口中得知了这件事,妹妹还不知道要怎么被人骗呢?

    想到这儿,他对妹妹越发的愧疚了几分。

    车子很快开到了城区派出所,跟在他们车子后面的几人都有些不解,不是要收拾那个孙什么的嘛,怎么跑派出所来了?

    难不成那男人犯了事被人抓进去了?

    富二代们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一个个全涌了进去!

    见陈庭深等人走进大厅,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穿着制服的男人笑呵呵的走了过来,“这位就是陈先生吧,我姓杨,你们直接叫我老杨就好,陈局已经吩咐了,你们来了直接带你们去见那个叫孙长栓的人就行了。”

    “孙长栓?”

    “对啊,就是孙长栓。

    我们的人过去时候,他正在床上……”看了眼陈庭深身边跟着的两个小姑娘,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而是想了个稳妥的词继续道:“他正在家里睡觉。”

    其实直到此时,陈庭静还有一些侥幸的心理的。

    那么温柔那么阳光的男人怎么会是骗她的呢?

    所以现在在派出所里的这个人一定不是孙涛,没听这位姓杨的警官说是那人叫孙长栓吗?

    名字都不一样,怎么会是一个人呢?

    而且就算是他又怎么样?

    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在家睡觉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这姑娘压根没明白杨**嘴里所谓睡觉的意思!

    因为,在看到审讯室里的孙涛的时候,她被狠狠的打了脸。

    “是他吗?”

    这话是那位杨警官问的,陈庭深早在妹妹看到他时脸色大变的时候,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怕妹妹一时受的刺激太大经受不住,便给黎秋阳使了个眼色。

    黎秋阳只得让妹妹将陈庭静拉出去。

    “哥,难不成这件事你要瞒着我吗?

    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你不会认为我连这么小小的打击都承受不住吧?”

    陈庭深没想过要瞒自己的妹妹,只是太过心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