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 > 第218章敌人的金手指
    嘴里还不时斥责两句:“太没素质了太没素质了,你们俩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抢起来了呢?”

    “别抢了,我家阿宁都要没得吃了!”

    “吃海鲜不得喝两杯吗?你们别光吃啊!”奈何今天的各种酒注定是被冷落的一天!

    “哎,阿宁做的手抓羊排我还没吃一口呢,你们就不能给我留点儿?”

    陆宁连忙挟起最后一块羊排放进他的碗里,“还想吃哪个,我帮您挟!”

    苏盛全无奈的冲着只顾抢菜不顾说话的两人叹口气,“阿宁啊,爸爸今天错了,我就不应该带这两个吃货回家做客,浪费了你的好手艺了!

    这要是留给我一个人吃,最少能吃三顿!”

    何特助:……

    赵虹:……

    我们什么也没听到。

    嗯,不过以后到是可以经常来总裁这里蹭饭吃了!

    与这边快乐的气氛相比,苏家老宅的人就有些快乐不起来了。

    木暄玲终于确定,那个救了自己丈夫的陆宁和与自己女儿参加同一档节目并出尽风头的陆宁正是同一个人。

    更气人的是,听说那小子今晚就在那边陪自己的丈夫吃晚餐。

    而她却是拿那个陆宁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时,平时一直表现的没什么心眼儿的苏明突然开了口,“妈,你说我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是不是有人故意害我?”

    这话问的莫名其妙,弄得木暄玲楞在了那里。

    “看来,以后我出门要小心小心又小心了,要不然不知道什么就会着了别人的道!”

    木暄玲:……

    不是查清楚了你受伤就是一次意外吗?

    儿子你到底要闹哪样咱直说行吗?

    “干脆明儿您帮我配几个保镖吧!听说那个陆宁现在就在黎家当保镖,而且他还救过我爸爸,想必身手肯定是不错的。

    您就帮我把他请过来吧,他都被我爸收为了干儿子了,我们也算兄弟一场,这点小忙他总不会不帮的!”

    苏倩顿时眼前一亮,她这个废物弟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这办法可真是绝了。

    既能将那小子控制在弟弟身边,又让他没机会再在外面乱蹦答,一个农村出来的穷小子没事儿拍什么节目,害得她丢了那么大的脸!

    而且照顾不好弟弟还能在爸爸面前告他一状。

    更甚者,爸爸很有可能因为他当了弟弟的保镖会多回几次家,那样的话,让陆宁当弟弟的保镖好处就更大了,说不定爸爸和妈妈的关系还能改善一下呢!

    连苏倩都能想到的事,木暄玲又怎么想不明白呢?

    也是她前几天犯了傻,既然丈夫喜欢她干脆就把人带到家里来多好,这样丈夫还能多回家几次,她也就不用那么费尽心力的看着他了!

    这可真是一举多得的好办法!

    木暄玲现在看自己的儿子真的是越来越顺眼了。

    ……

    今晚注定是个让人极度不舒服的夜晚!

    因为大家都吃撑了,连路都走不动。

    何特助和赵虹是被忠叔派司机送回去的,他们自己实在是懒得开车。

    两人走后,父女二人便去了书房。

    苏盛全先是将整个苏宅中的监控全部打开查看了一遍,确认一切正常之后,这才和陆宁谈起了正事。

    “阿宁,爸爸今天想和你谈谈,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陆宁:……又问这个?

    大约每个关心自己的长辈都会想问一遍自己关于将来的打算吧!

    对于自己的亲生爸爸,陆宁觉得她还是选择实话实说好了。

    “我没什么太大的理想,能活着就好!

    您……会不会觉得我太没有上进心!”

    苏盛全立刻否定道:“不,这个打算相当的好!真的,真的很好,爸爸对你也没别的要求,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将来找个合适的人结婚生子,爸爸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你别听那些人天天把什么努力啊、奋斗啊、搏一搏啊这类话挂在嘴边,就跟他们学,他们这么想是因为他们什么也没有,所以才要去拼去搏去努力!

    咱们家什么都有,你不用这么累,往后的日子,你要做的就是享受!

    至于家里的公司,你要是没兴趣经营,咱们就物色个职业经理人,不求他们有大的表现,能守成就好!

    总之,你想怎么过日子爸爸都随你,爸爸唯一的愿望就是如果可以的话,你早点成个家,那样爸爸还能有希望能看到你的孩子长大成人。”

    陆宁:……

    早知道这样,她刚才还不如说自己也想做出一番事业了!

    结婚生子什么的实在是太可怕了,她是真的还不想自找烦恼好吗?

    陆宁连忙转移话题,“妈妈的仇还没报,我不会考虑个人问题的!”

    “胡说,你妈妈的事自然有我处理,你只要乖乖的过你的日子就好。”

    陆宁脸上一怔,有些迟疑的问道:“爸爸,当年妈妈的事既然跟木暄玲有关你不可能一点证据都收集不到,如今她也没有了要挟你的把柄,你为什么迟迟不动手?”

    “你怀疑爸爸阻止你报仇是因为和那个毒妇有了感情?还是觉得我看在两个孩子的面上,对他们的妈妈手下留情?”

    “不,我认为你肯定是遇到了麻烦,一时间解决不掉她。

    因为您应该是这个世上最想要快点解决这件事的人!”

    明知道仇人是谁,却还要让她顶着自己妻子的名份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那种滋味不是亲生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苏盛全对于女儿的信任十分的欣慰,可是也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有着深深的自责。

    “正如你所说的,早在你们母女出事之后,我便一直在查这件事,直到几年后才查到直相。

    当年木暄玲趁你妈生产之后身体虚弱,买通了护士想要弄死你们娘俩,可能是老天有眼吧,她们两个人说话的时候被医院里另一名值班的护士听到了,也是她好心,趁着给你妈妈换药的时候将你妈妈叫醒,并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你母亲生完你后只在医院里睡了一个晚上就不得不抱着你逃出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