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 > 第222章给自己加戏
    她抬眼瞅瞅张晙舒又瞅瞅今天明显经过精心打扮的安绍天,最终还是选择遵从本心,坐在了风骚的某男身边。

    被她不经意的两眼看得有些不自在的安绍天,头微微侧了过去,陆宁只能看到他泛着淡淡红色的耳朵。

    张晙舒没发现自家天哥的异样,而是朝陆宁挤眉弄眼的说道:“有什么想法,说说呗!

    上次的梁子还没揭过呢,这丫头竟然又撞上来了,咱们总得从她身上捞点好处吧!”

    被问到的陆宁身体放松,斜斜的倚在座位上,嘴角勾着,露出一个邪肆的笑来,“想整她还不简单,那位木大小姐平时看着挺精明的,其实越是这样的人越好骗,你只要稍稍给她点好处她就会失去戒心,到时候我保你一坑一个准儿!

    她不是想签进天华吗?

    你就满足她呀!

    反正她们家有钱,让她家帮你投资赚钱多好一件事儿!

    只不过,合同方面就要好好琢磨琢磨了!”

    张晙舒一拍大腿,“你是说在合同里设陷阱?”

    陆宁立刻不满的说道:“设什么陷阱设陷阱,咱们可都是守法爱国的好公民,哪能干那种犯法的事儿呢?

    你只要把合同定制的稍微详细一点就好了。

    毕竟人家是木家的千金大小姐,捧红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可是一旦人家红了就和你解约了你不就损失大了吗?

    想个法子让她不敢轻易提解约不就行了?!

    咱这也是为了她好,就算事后有人追究合同的事,也能理解你的!”

    张晙舒听后立刻露出一脸了解之色,“哦~~~我明白了!陆宁兄弟你这招真是高!

    别人都是想坑人与无形,你这是坑人都要事先和人讲明白,然后还要让人心甘情愿意的入了你的坑啊!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老弟,哥哥服了!”

    陆宁的意思不就是,合同订的时限长些,违约金定的高些,至于给木大小姐的抽成,到是可能比新人的档次要高一些,这样即使将来这事儿闹出来,也没人能说出什么。

    这么一来,木雨晴红了,赚的钱他张晙舒自是占了大头;红不了,她得自己拿钱出来解约,他还能白得一笔钱。

    红得发紫她想跳槽,依然要付一大笔违约金,怎么想最后便宜的也是他张晙舒。

    最关键的是,这位木大小姐的背后可是有木氏的支持,对她的投资都能压到最低!

    这笔买卖怎么想怎么划算!

    陆宁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来,“看你这么崇拜哥的份上,可再顺便再提醒你一句,木雨晴的身份毕竟与普通的艺人不同。

    一旦她在天华有不满意的地方,就必然会搞事情。

    甚至一言不合就解约!

    你们和她签约的时候,最好留下点视频证据,以防万一。

    你永远不要高估任何人的劣根性,因为他们没有底线!

    即使有,那也是用来被打破的!

    相比于被害然后再反击,我通常喜欢未雨绸缪!”

    张晙舒心中对陆宁的话赞佩不已,可嘴上却是并不表现出来,反而极为嫌弃的切了一声:“你是谁哥?我可是比你大了好几岁,你叫我哥还差不多!”

    陆宁眼角带笑,眉毛微挑:“这个问题在我看来还是很好解决的,要不咱们打一场吧,谁赢了谁当哥!

    我保证把你打得跪在地上唱征服,然后乖乖给我当小弟,你信不?”

    张晙舒:……

    这时从见面就没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安绍天突然开了口:“阿塔不会就是这样成为你师弟的吧?

    每天一打,打服了就叫你师兄?”

    这小子除了一开始进来车里时看了一眼自己外,竟然连个眼神都没留给自己,安绍天不知怎么的竟然感到了淡淡的酸涩。

    你不是不理我不看我吗?

    别人给自己代言,我给自己加戏!

    陆宁压根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下意识的接话道:“……并没有,他叫我师兄是因为他入师门比我晚了好几年!”

    安绍天满脸无奈之色,表示,你对你对你都对,你说什么都是真理!

    陆宁不禁嘬了牙花子。

    这人今天怎么有些怪怪的,看着和平常有些不一样,虽然她们并不怎么熟来着!

    一直一心二用的注意三人谈话的二黑心里也不禁有些着急,大少这个态度有些不对啊!

    这样追男嫂子什么时候才能追到手哦?

    可真是愁死他了!

    按说大少以前也交过女朋友,就算空窗了十年,也不算没有经验啊,怎么就这么让人着急呢?

    忠心为主的二黑同志默默的动起了脑筋,脚下一个急刹车,车里的人瞬间失去平衡,陆宁的身体就撞向了紧挨着他坐着的安绍天,刚好被他搂了个正着!

    安绍天很是自然的一手搭在了陆宁的肩上,用力的将人揽在了自己身侧,“怎么回事?”

    “对不起大少,刚才有辆车子突然超车,我要是不减速肯定要和他撞在一起了。

    接下来的路,我会尽量开得慢些!”

    车子很快恢复平稳,陆宁瞅了瞅放在自己肩上的那只修长有力的大手,莫名有种被人占了便宜的错觉。

    “安大少,你的手是不是可以拿开了?

    我感觉你在吃我豆腐!”

    安绍天默默将手收回,然后尴尬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心中略微有些遗憾,嘴上却是反驳道:“大家都是男人,你有什么豆腐好让我吃的?”

    那意思就是,你有的我也有,我用得着吃你的豆腐?

    虽然他就是这么干的,可是他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有些事总要试过才知道到底是不是那么回事!

    事实证明,从刚才这头小豹子上车开始,他的心就乱了。

    再加上刚才那一次的亲密接触,安绍天突然感到庆幸,庆幸这个世界同性恋是不犯法的!

    想到这儿,他忽然拉起了陆宁的手,“既然你说我吃了你的豆腐,占了你的便宜,那干脆让你占回来吃回来好了,我的手随便你摸!”

    如果摸手不能让你满意,摸摸其它地方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后面这句话安绍天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