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咸鱼难做 > 第239章
    恍忽间,有人好像听到了蛋碎的声音。

    蛋蛋碎裂是个什么感觉?

    木晨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紧接着人便疼晕了过去。

    陆宁这时才露出满意的神色,一张脸笑的痞气十足,朝身边的两人使了个眼色,三人便施施然的退出了人群,坐电梯离开了金碧辉煌。

    直到一行人上了车,王明礼还处于懵懵懂懂之中,他知道陆宁今儿是要收拾木家老三,他甚至想象了很多种陆宁可能使用的手段,唯独没想到的是,陆宁压根什么都没做。

    不,也不能说他什么都没做,这不还带他们看了场热闹吗?

    可,可那个郑威为什么哪个包厢都不进偏偏进了木晨的包厢,又是谁在木晨的酒里下的药?

    “阿宁,我看那个木晨伤的可不轻,你,你就不怕他会报警吗?”

    陆宁露出一副万分不解的表情看着他,“酒里的药不是我下的,人不是我让他睡的,最后他的伤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郑威伤的,他报不报警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怕?”

    王明礼:……

    看他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陆宁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

    “你记住,聪明人做事通常不会动手,因为那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有时候杀人也不用刀,一些很小很小的小事,就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次在金碧辉煌时,木晨闯进她们的包厢后,紫晴和白茉纷纷流露出厌恶的神色,因此她在临走前套了她们两句话,知道了被安绍天揍的亲妈都不认识的人是木暄玲的亲弟弟木晨。

    回去之后她就上网查了些资料,查到木晨的那些狐朋狗友中有一个姓张的人酒醉后曾经对木晨表现出极大的恶意,陆宁找到那位张先生的电话,然后便黑入那位张先生的手机,并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那位张先生接到电话后果然依他所想暗中做了一些事,木晨酒里的药就是他买通人下的,那位郑二少也是他买通人带进他们的包厢的,而促进这一切的陆宁,她只是个来看热闹的“局外人。

    陆宁今天心情好,那位张先生平时为人也还算不错,她干脆打开电脑为他抹掉了一些痕迹,免得他被警察带去问话,就当她是日行一善吧!

    王明礼:……你也说了要做一些很小很小的小事,可我今天一直和你在一起,你根本什么都没做,可骆驼偏偏就那么死了,这又是什么道理?

    感觉自己这么多年的学真的是白上了。

    此时金碧辉煌的停车场上,安绍天带着大黑二黑一直等在车里,就在二黑要提议离开的时候,一道急救车呼啸着开了过来。

    车子在会所门前停下,很快木晨便被送上了救护车,紧接着警车也来了,二黑亲眼看到郑帮主的二儿子被带上了警车。

    “大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先生的破坏力这么强的吗?

    只上去了几分钟的时间,那木晨就被送去了医院,还有一位声名在外、作恶多端的郑二少被警察带走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安绍天淡淡的撇了二黑一眼,他也想知道小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派人去查,看看刚才会所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黑连忙打电话,让人去查金碧辉煌会所的监控。

    其实今天在会所里发生的事很好查,不一会儿大黑就接到了想要的信息。

    可今天发生的事没有任何地方显示与陆先生有关!

    得到这样的答案就连安绍天都有些诧异,不过诧异过后就又是一阵欣慰,他的小家伙怎么就这么棒呢!

    不动声色的就把得罪他的人给收拾了,不愧是他喜欢的人!

    这时安绍天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一看,来电人:吴越。

    他伸手按下接听键,然后冷冷的声音响起:“你最好有事。”

    “表哥,你要不要这么无情?我是你亲亲表弟哎,这么长时间没见你都不想我的吗?”

    安绍天:“不想。”

    “表哥,我太伤心了。”

    “再不说事,我就挂了。”

    电话那头的吴越深知表哥言出必行,因此赶紧正色道:“表哥,我明天去魔都找你,麻烦你下午来机场接我哈。”

    “你退伍了?”

    吴越心口一噎:“没有。不过我有年假,这次我能陪表哥一个月,表哥高不高兴?”

    安绍天:“并不。”

    吴越已经习惯了表哥这冷冰冰的性格,除了有点沮丧外并没有其他感觉,“行吧,表哥不想就不想,只要别忘了明天去接我就行了。”

    安绍天:“嗯。”

    然后,然后电话就被某人无情的挂断了。

    “大少,是表少爷要来吗?”

    “明天你去机场接他,顺便帮他订个酒店。”

    二黑觉得表少爷不太可能去住酒店。

    毕竟那位可是堪比粘人精的存在,既然说是来找大少的,那肯定会天天粘在大少的身边,怎么会同意去住酒店?

    而且表少爷那意思明显就是想让大少亲自去接,估计明天表少爷又要失望了。

    大黑憨头憨脑的开了口,“表少爷这次怎么会有时间来找咱们大少的,不会是和他的什么有关吧?”

    二黑:……傻X,你问我我问谁去!

    ……

    陆宁在回去的半路上接到了父上大人的电话,学校的事已经安排好了,她爸通知她周一就要去学校报道了。

    这也表示她的第二份保镖工作即将开始。

    顺便,明天上午她还要把家给搬了,搬去她爸准备的在金融大学附近的那套公寓里。

    回到黎家的时候,黎家人全在客厅里坐着,简单的打过招呼后,陆宁便将马上要搬走的事说了一下。

    “苏总给我在金融大学那边准备了一套公寓,明天就会来帮我搬家,临走前我得好好谢谢叔叔阿姨,多亏您一家对我们师兄、弟这么长时间的照顾了,我们兄弟两个心里十分的感激。”

    阿塔也跟在师兄身后像模像样的道了谢,黎秋水立刻眼睛红了起来,她是真的不想陆宁哥哥离开她们家的,哪怕他每天去学校只是睡觉,甚至他好多时候都不去上学,她心里也非常的有安全感。

    可是她不想做陆宁哥哥成功路上的那块绊脚石,因此只是看着陆宁却什么话也没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