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4、哥也想低调啊
    专业美术培训费不便宜,短短三个月光学费就得小两万。

    因为这位曹老师很笃定:“12月考试是联招,也就是所有高校艺术专业联合招生的专业考试,但蜀川美术学院是明年1月独立考,你这专业水平直接上个国画本科生都绰绰有余了,去其他普通院校美术专业是浪费,直接考美术学院,这才是最正宗的艺术殿堂,三个月时间只要你够配合,我能保证你专业考试绝对过关,只需要把你那点国画功底分出来一丢丢就可以了,呵呵……”

    舅舅们对这种场面理所当然,刷卡付费都是争着来,没抢到的大舅关注这三个月的住宿条件,一千多一个月的四人间宿舍觉得配不上外甥,到外面住酒店吧,不差这点钱。

    曹老师可能见多了学生家长,也没见过这么浮夸的,特别是万长生安静的站在那反差太大了,不应该是这种家庭风气啊:“家,家长,大多数培训班都是让孩子住在外面租房子或者住酒店,但是根据我们多年办学培训的经验,集中统一管理,对于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可能更有约束力,更能够督促他们在这个短暂的时期全力以赴扑到学习上,特别是很多刚刚离开父母独立生活的孩子,要是早恋什么的就很麻烦……”

    不说还好,大舅二舅眼睛一亮:“酒店!周围最好的酒店在哪里,长租三个月肯定有折扣的!”

    万长生清秀的脸上只能讪笑:“舅舅!我明白老师的好意,我就住在宿舍吧,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现在需要追赶补课的东西很多,大舅你回头把高三考试的复习资料弄点过来……算了算了,我自己到书店去买,就这样吧,住宿费伙食费我自己有,你们抓紧时间回家,还得开俩小时车呢。”

    大舅就强行把食宿费给交了。

    二舅的思路是:“把车给你留下,平时有点什么事情你也方便。”

    万长生都噗嗤了:“我那都是在家里院子开着玩儿,驾照都没有,回去吧回去吧。”

    大舅二舅真是被他推着这样一步三回头的下楼上车,不是废话叮嘱注意怎么生活,而是帮外甥看那偶尔经过的女生:“可以的,可以的……哦哦,那个女生挺漂亮,学美术的确实美哦!”

    陪同在旁边的曹老师都觉得这家长是他见过最不着调的:“我们美术班只是文创园区大美艺考培训中心的一部分,那边楼是影视专业跟舞蹈声乐专业的艺考生。”

    大舅二舅表情喜不自禁:“好好好!”

    还相互庆幸:“幸好没有在那边的培训班,尽是些学美术看着脏兮兮的孩子,刚才那个你拍照没?”

    大舅不动声色的点头展示照片,决定先拿回去给长生妈过目。

    可能在观音庙家里这种司空见惯的对未来庙守歌颂吹捧,大家已经习以为常,突然放到外面的社会生活中来,连万长生都觉得有点顶不住,赶紧送上车离开吧。

    所以耽搁的这会儿,他们都没看见上面教室外的盛况。

    美术课堂没有什么中途下课一说,大家都在画画,指导老师到处转悠,想上厕所或者喝水的自便,只是抽烟什么的还是要躲着去。

    培训学校比大学管得还严厉些,更接近高中高考状态。

    也就是谁偶然抬头看见了画在墨绿色黑板上的白描,哇的惊呼一声,召唤更多人出来看。

    不一会儿周边两三个教室里面的上百学生就挤着探头,好多人举起手机拍照发朋友圈了:“肯定是什么老师来画的示范!”

    “林建伟,画的是你吧?好帅!”

    那个穿西装陪套头衫的男生酷酷的笑下,还是举手机拍照了。

    因为画得确实好。

    绘画这个东西,有无数种方式,但无非两个评判标准,外行看画得像,内行看画出神韵。

    被学生的喧哗引出来的指导老师也是这么说的:“大家都看到了,艺考无非是三个科目,素描、色彩跟速写,这就是最典型的速写高分作品,能在短时间和寥寥几笔中勾勒出模特动态、比例关系跟特征,其中能不能获得高分的分水岭就在于神韵,不然跟拿手机拍照有什么区别?艺术就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要从对象中提炼出神韵,形成让人过目难忘的形象,这种水平就是你们努力的目标!”

    考生们一片惊叹,林建伟更高傲的站在那,有些女生还偷偷给他和黑板合影。

    指导老师随手从办公室拿了瓶保护液出来,哧哧的喷在黑板上。

    因为素描作品很容易被摩擦揉花,所以有些画得好值得留存的示范作业,就得用保护液喷上形成一层薄薄的凝固薄膜隔离,那就能保存很长的时间了。

    还不忘教导:“准确的说考生中很难有人达到,因为这是很专业的白描手法画速写,专业院校都不多见了,你们去翻翻六七十年代的连环画,那会儿的《三国演义》、《水浒传》小人书,都是传世精品的大师手作,一定能受益匪浅的。”

    曹老师带着万长生远远的从长廊尽头进来,看见这边的盛况也不知道是什么:“刚才我看你的身份证是二十岁,不是应届高中毕业生?为什么突然想起这时候来考美院,有师承什么名家吗,你这白描功底绝对不是三两天了。”

    万长生撵走舅舅,觉得自在舒坦多了:“就是家里瞎画,我只想考美院拿个文凭,怎么容易怎么来。”

    曹老师笑:“你要容易那就考国画系了,你这速写考试让阅卷教授看了肯定过目不忘心心念念,所以我们这三个月要做的就是从头把素描、色彩的技巧强化起来,好了好了,都挤在外面做什么……”

    考生大多还是有点高中生习性,对这个平时脸上呵呵,却颇为严厉的曹老师有点怵,哗的做鸟兽散。

    那个指导老师其实也很年轻,笑着跟这边俩一起走进办公室:“新来的学生?”

    曹老师探头看看那黑板:“他画的,怎么样?”

    指导老师马上换了张夸张的脸:“哎哟喂,我就说是谁突然神龙摆尾的露一手,你来教速写?卧槽,绝对大拿啊,哥们儿我叫陆涛,11届工业造型的,卧槽,你这手触感很特别啊!”

    曹老师都忍不住看眼万长生的手,又忍俊不禁:“考生,他刚教了学费,你先带带吧,我没看过他的作品,但是标准的传统国画高手,却没接受过任何专业考试培训,基础的你先带两周,帮忙把素描和色彩的基础知识普及下,后面我看情况另外找人强化辅导。”

    万长生连忙做出感谢的表情。

    陆涛依旧是高山仰止的表情:“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学国画的传统底子确实强,老曹你可以把他的画先拿给国画系那几位看看哪?”

    老曹还是淡定:“从白描上面来说呢,功底肯定很强,但得看作品啊,你有什么完整的画没有,国画擅长什么?工笔、写意还是水墨、重彩?手机照片有没?”

    这个万长生就抱歉了:“我基本上都是在墙上画壁画,手机……我还没手机呢,上午才决定来考美术学院。”

    两位老师略微失望,但陆涛还是热情的拉着万长生去教室:“就凭你画的白描,也能很快上手,走吧,我给大家介绍下!”

    已经在观音庙习惯了被浮夸的万长生,现在简直抵触成为焦点:“还是……不要说是我画的吧,也不用介绍,我就不声不响的作为一个新人开始学习呗?”

    这样低调的年轻人,在强调个性飞扬的美术界不多见啊。

    反而有点异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