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15、终于知道你是个什么人!
    下午几乎整个大美培训机构的学生都在教学楼窗户、走廊跟各种能伸脖子的地方,欣赏了这个苦涩的青春记忆。

    看新来一天的美术插班生万长生,推着新来的美女插班生那口行李箱出校门去,背上还背着个绣了图案的蓝黑色包袱。

    称呼杜雯为培训学校的校花没什么问题吧。

    男生可能会想书中自有颜如玉,特么这块玉这么快就被盘走了?

    女生也许更不爽,漂亮就能肆无忌惮的选择么,想选哪个选哪个,这男的明明看着还有点才华有点气质,立刻就跪舔了?

    特别是有些欣赏水平比较独特的女生,觉得那个包袱斜挎着还挺帅,询问谁的手机照片清晰点,那包袱上的图案是什么!

    而且这个培训机构指的还不只是美术班,隔壁楼的影视班、舞蹈、声乐、器乐班都在看这个八卦。

    毕竟这轮培训最早的从春节过后就开始了,人少的时候各专业补习生是住在一起的,总有些相互先熟悉起来的关系,都是年轻男女,住在这么个创意园区的校舍里很快就会相互串联起来,谈恋爱的也有好多对儿,还不仅限于男女之间,八卦自然不会停歇。

    午后其实就有人在发表路边社新闻,杜雯到影视班也不过一个月时间左右,去了就是全场霸屏的效果,各种专业老师……嗯,就有点像这边几位专业老师围着万长生的感觉,手拿把掐能考上的气势,只是区别在于平京电影学院到江大影视学院这样从上到下诸多选择里,哪个把握更大。

    谁知道前两天毫无征兆的说想学美术,然后就转过来了。

    没听说她跟任何同学还有老师有过任何矛盾瓜葛,平时爱笑爱闹的挺随和呀。

    可能是那群漂亮女生之间觉得的随和吧。

    要说长得英俊帅气的男生,影视班那边才比比皆是吧,奶、狼、泰迪、田园各种类型应有尽有。

    怎么就突然看上了万长生呢。

    而且明显是她先有转专业的想法,万长生才来。

    两人根本不可能以前认识,更不可能有交集。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人头孱动的各种窗口栏杆边,说不定还有不少老师的身影。

    培训机构只负责收钱强化考前内容,所有生活、身体上的事情都是孩子自己负责,这是所有班级交费签字的单子上明文强调的事情。

    学校只是提供个食宿学习的地方,尽可能帮助孩子们提高专业水准,不负责人生引导和人身安全,起码只保证校内正常安全。

    出去租房子同居的事儿,其实真不少,培训学校管不了。

    只是这只见面几小时就出去,还双方都这么引人瞩目的,算是头一遭。

    肯定创纪录了。

    好多老师的见闻里面,几十年来都是头一遭。

    整个大美培训机构的浓郁学习氛围都冲淡了不少,以往热闹拥挤的画室、练功厅、演奏室都有点冷清。

    从下午到晚餐再到各专业各寝室卧谈会,几乎都在讨论这事儿。

    不少人甚至有点难以入眠。

    可能是想到那俩正在干嘛的场面了。

    最苦涩的可能就是付仕亮。

    因为四点过的时候他那手机铃声响起来,接听起这么陌生的号码,只有一把略有鼻音的沙声:“你好,我找万长生,把电话给他好吗,谢谢……”

    晚餐在食堂,就已经好多人戏谑的给他取了个绰号:“门卫老付!”

    哪怕杜雯很有礼貌,哪怕万长生还拍拍室友的肩膀表示感谢或者歉意,都掩盖不住付仕亮脸上的失望。

    所以万长生走出校门第一件事就是打算先给自己买个手机。

    可这边比美院外面街区少了很多很多商业气息,除了公交车站临街一排排餐馆火锅店,就是小超市跟楼盘小区了,没有任何卖手机的店铺。

    还不太熟悉这种城市商业分布的万长生拖着箱子走了一两百米,就决定还是先找到地方把箱子放了再说。

    这个不难,他多有生活经验的随便找路边阿婆大爷询问两次,就在街对面一片社区找到了杜雯电话里说的地方,距离学校很近,直线距离两百米,门口保安还很严格的要万长生拿身份证登记了。

    观音庙周围村子没这种楼盘社区,但住在市里的大舅这样亲戚家很常见。

    万长生敲响C座10-3房门几秒钟,脱了外面羊羔领皮夹克,米灰色绒衣上下都露出牛仔衬衫的杜雯,头上戴着顶用白纸折的船型帽过来开门:“发现有点脏,我就试着打扫了一下清洁,挺好玩的,谢谢你把箱子拿过来。”

    确实应该是在劳动,脸蛋有点绯红,比之前看见的漂亮显得生动很多,主要是双眼不那么冷漠。

    这让本来进门就准备先说这个单独培训报酬问题的万长生有点闭嘴,起码这时候说不太合适。

    不过他也没捋起袖子干家务的习惯,家里有的是人做事,连欢欢都理所当然的认为长生哥是做大事的,哪里需要做家务。

    更不用说万长生的妈。

    所以推着箱子进屋,脚下还绕开了杜雯杵着的拖把,首先跃入眼帘的就是客厅茶几上堆满的颜料、铅笔、画纸等各种绘画文具。

    专业美术院校哪怕考前补习生,一般都不会买那种成盒套装的什么多少色颜料,因为实际使用量非常大,各种颜色消耗参差不齐,所以都是单个颜色分开一堆堆买,来美术班不过几小时的杜雯,居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尽是单种颜色的一盒盒摞在那。

    除了证明她家经济条件比较好,还证明她确实是聪明的。

    很善于观察人的万长生确认了自己之前的看法。

    这就让他觉得舒心多了,和聪明人打交道很轻松的,就像他俩之前那有些莫名其妙的交流。

    其实就是两个智商高得有点多余的小年轻懒得说废话的直接试探。

    万长生感觉到这个女生有极为强烈的考取美术生意愿,女生发现万长生是能够超级强化提速的BUG,所以抓紧这两个月每一分一秒的时间,搬出来住在一起贴身指导就是最合适的。

    不浪费一丁点时间。

    两人压根儿就没考虑半点男女之间的那些破事儿。

    只是万长生没有答应同意的必要,所以杜雯得步步紧逼。

    而且她再次证明了自己经济条件不错:“沙发上有个手机,算是给你的报酬,电话卡先充了两百,知道怎么装卡吧。”

    万长生果然看见沙发上有个精致的崭新盒子,上面还有张电话卡信封。

    也许在某些男生看来,能接近这样的美女是要花大价钱的,免费陪着住一起,人家女生还做清洁,已经是人生巅峰了,现在还送个手机,应该感动涕零的想入非非吧。

    肯定是对自己有好感!

    至于细心的帮忙连电话卡都准备了,简直应该是仙女下凡!

    起码杜雯的语气就是这样,还尽量平淡点免得伤了这个穷男生的自尊。

    万长生没有感动,拿起来掂掂,好像就能掂出来价钱似的,可自认为见多识广的他除了知道这IPHONE手机算是挺贵的,电子电器真是他的盲区:“多少钱?”

    杜雯也许一直都有点好奇这个男生的反应跟她看到的都不同:“七八千,怎么?不用太在意……”

    结果万长生摇头:“那不够啊,我这培训费都交了两万多,你这我恐怕要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

    本来还以为自己挺大方的杜雯噗嗤,好看的大眼睛噎住好几秒,再重新扫视了下万长生:“我……明白,这段时间你的学费跟生活费,我都承担了,行不行?”

    谁知道万长生还是摇头:“不够,手机钱我给你,住在这里的费用我承担一半,伙食费那是我应该自己付的,跟你无关,你的培训指导费用,看在你确实想改变点什么,那就便宜点,一个小时五百块,我们每次打表计算。”

    杜雯那张略显挺翘的红唇小嘴,不由自主的张开,O形那种持续了好几秒,才好像发现自己也有点呆滞的赶紧摇摇头恢复到出厂设置:“我终于发现,你其实是个市侩的直男癌!”

    啥?市侩很容易理解,万长生对直男癌这种新名词还不怎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