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21、你们真的是想多了
    好女爱歪男。

    就是长得漂亮、家世蛮好的女生,可能挺容易被那些有点小帅小帅还带点邪气的小混混男生吸引,因为新奇,可能还有点放飞自我的意思。

    可惜万长生不是:“虽然我不怕打两下,但总是斯文扫地的事情,跑江湖呢,遇见这种事情最简单的就是扯虎皮拉大旗,故意说些江湖切口装模作样吓唬吓唬他们,一般小流氓自然就跑了。”

    杜雯眼睛亮亮:“万一人家不怕,或者真的是什么流氓团伙呢?”

    万长生摇头:“首先是我不怕事,其次是为了省事,选择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处理事情,你真当这年头警察局是吃素的,打输了住院,打赢了坐牢……我说你是不是应该赔偿我点损失,这多半是你昨天那个发脾气的室友惹来事情。”

    杜雯撇嘴,不过还没说就换了表情假装吃饭用鼻音:“你的仰慕者来了!”

    万长生抬头看向过来的黄敏和室友,泛起和煦的笑容也用嘴角发音:“是你的仰慕者……”

    杜雯没忍住笑:“哈哈,都够不要脸的!嗨,你们好……”

    她笑语晏晏的亲切样儿,让过来的三人忽然有点受宠若惊。

    付仕亮都赶紧:“喝点什么不?我去拿过来。”

    黄敏着急:“刚才那俩看着就不是好人,怎么了,怎么了?”

    杜雯饶有兴致的观察女生。

    万长生装腔作势的疑惑:“可能觉得我太帅,要把什么妹妹介绍给我?”

    杜雯立刻哈哈哈的大笑,还伸手拉讪讪的黄敏坐下:“我跟你说,你千万不要被他这副看起来有点清高老实的外表迷惑了,市侩、贪财、内心极度高傲,而且还有点油滑、蔫坏。”

    万长生已经在招呼自己的室友了:“让贪财的我去买饮料吧,刚才这种人出现在学校的情况多不多?”

    丁晓鹏使劲摇头:“没有!从来没看见过,如果是美院附近的培训班,据说还有些街面上的小流氓骚扰,我们这边是创意园区,外面又是住宅小区,根本没有这种事情。”

    万长生做恍然大悟的样子过去买水。

    杜雯主动伸手认识:“杜雯,木土杜,雨文雯,看见没,就是他刚才这种表情,装的,他内心其实根本不在意这种小流氓什么,根本不放在眼里,但表情就是会做得比较夸张,很讨打吧?”

    俩男生可能都在想今天要不要洗手了,付仕亮有点结巴,丁晓鹏主要负责脸红。

    黄敏由衷的赞叹:“你好懂他……”

    杜雯噗嗤:“首先学表演什么的课程要揣摩角色,其次他比我们大两三岁,就像我们看小孩子那种态度,别太把他当回事,就是可能比我们多些社会阅历。”

    黄敏还是坚定:“我觉得他很有才华,以后一定会成为大家!”

    俩男生没忍住回头看看那捧着五瓶水过来的家伙,哪里看得出来了。

    杜雯凑近些偷偷询问:“喜欢他?”

    黄敏吃惊同居女生居然会问这个:“你……”

    杜雯再压低些声音:“喜欢这种男生会吃苦头的,信我这句话。”

    万长生已经挨个儿按照昨天的果汁、苏打水、可乐分发过来,坐下低头吃自己东西时候反击:“杜雯其实内心才是很高傲,看其他人都跟看傻子似的,但下定决心要在两个月内从零基础突破到能够考出专业成绩,这点毅力很让人佩服,你们看看她手腕上的膏药。”

    杜雯愣了下,翻手看看自己手上的膏药,做个鬼脸继续吃饭,不再逗这几个萍水相逢的同学。

    黄敏眼神复杂的再看看这相互高傲的年轻男女,万长生已经在跟两位室友讨论素描明暗虚实关系的细节心得。

    两位男生也有点服气,前天他还连勾线都是铁丝框,现在不光是嘴上能说,手上也能画啊,然后又疑惑万长生身上哪里有半点高傲了。

    从认识他到现在,一直都是这种不紧不慢的温和性子,撇开跟校花同居这事儿,真是个好相处的人。

    就连那身看着很土气的黑夹袄,其实坐近点都能闻到股香气,不是香水那种香,更接近檀香或者别的什么,一点都不是油腻肮脏的感觉。

    怪不得杜雯会随时找他请教画画。

    偷看观察这对儿“情侣”的补习生们,晚上卧谈时候,难免又会讨论是不是因为有才,美女就会这样放下身段主动追求。

    甚至还会相互鼓励,加油学习,我们也有这天的!

    感觉求学之路又充满了激情和希望!

    如果陆涛听了这种卧谈会,说不定会传授自己的亲身体验,你们真的是想多了。

    起码三天后万长生开始接触色彩课程的时候,杜仙女已经能勉强画出明暗素描了,虽然还显得很幼稚,但明暗关系有了。

    对于毫无基础的美术生来说,很多人要花一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断断续续周末培训班时间,才能达到这样的水准。

    最关键是,她和万长生都学会了那种用很多笔划,慢慢勾出外形的凑凑笔。

    这个名儿是杜雯取的。

    几乎现在所有的美术考生,都做不到万成生那种一笔下去,金钩铁描般的精准,他们所有受到的培训教育都是一点点凑出来,不着急。

    一个圆可以用无数笔一点点凑圆,任何物体都是先画个大概,一点点修正,甚至一堆物体都可以先画个三角形来概括,再一点点修正精确。

    这就像拿着一块石头一点点凿出来修成个什么物体一样。

    最终的效果和万长生那种十多年功底,一笔画出来的形状,一样精确。

    毕竟在传统国画里面,没有橡皮擦这种东西,而西洋画里面橡皮擦的功能不亚于笔尖,有些学生甚至还用馒头屑、面包片来代替橡皮擦,擦出那种朦朦胧胧的虚实对比来。

    这几天万长生就借着帮杜雯从头铺基础,其实也是把自己静下心来走了遍回头路。

    刚到培训班的24小时,万长生是在拼命追赶,不惜采用旁门左道的嫁接方式生搬硬套。

    他的打印绘制方式,不过是按照命题作文一般,强行用自己深厚的白描功底拼凑出一张看得过去的结果。

    也就是为了应付下考试。

    总体还是他那种糊弄考试的思路。

    不知道是赵磊磊那种天阶高手的洒脱风范,还是杜雯这样一根筋的想碰撞奇迹。

    总之有什么触动了下万长生,来都来了,既然赵磊磊都说外国人很傻,什么都非要讲究个方法论,非要大虚实套小虚实的这样套下去,那自己就领会下,说不定还能找到些跟老祖宗东西结合起来有意思的东西。

    有点意思。

    也许就是这个让万长生决定停下来走走回头路。

    再往前探索什么石膏头像、真人头像,他并不着急,到一月份的美术学院考试,还有三个月时间呢。

    万长生知道自己早早回家去,母亲还是会有点失望的,那就给自己随便找点事情做吧。

    没准儿帮杜雯,也是这种心态。

    但现实分分钟打脸。

    万长生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对唯一还剩下的那门色彩课程,有点一败涂地的感觉!

    准确的说,甚至还不如杜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