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29、挫骨扬灰的降维打击
    就像万长生他们之前在素描里面感受到的那样,凑凑笔从无到有的堆砌,总能把造型堆出来。

    色彩也是这样,水粉颜料可以反反复复一层层堆,只要不用禁忌的黑色,基本上颜料用厚点都能盖住,这基本已经是靠近油画的画法了。

    可这位茅老师上手就由繁到简,寥寥几笔砍掉不必要的周边枝节,突出画面的中心。

    这就是做减法,比做加法难得多的原因。

    眼光、能力都要足够,才知道在哪里下笔砍切,而且不多的几笔颜料就能凸显出主题,这份功力是毋庸置疑的。

    杜雯都吃惊,侧头打量,然后轻轻鼓掌:“好漂亮!你好棒!”

    周围凡是探头在看的补习生,可能心头都在两极分化,要么是卧槽,这特么长得漂亮,连什么专业老师都会来主动上杆子的开小灶,人生为什么会这么不公平啊!

    要么是榜样!这就是目标,书中自有颜如玉,我要是画出名,画出头了,有这么好的技艺,我也能有信心和资格给这样的美女改画。

    反正那位范老师的表情就是快速翻个白眼,见怪不怪的那种,还是先转头指导其他学生吧,不过最后怜悯的看了眼那个黑夹袄的男生。

    这种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以上的竞争,一败涂地的小考生什么抵抗力都没有。

    这就是为什么陆涛那样的专业男老师不会给谁开小灶,特别是杜雯这样的漂亮女生,他还会格外注意保持距离。

    因为在这样的艺术行业,就像万长生体会到的那样,这是个师徒传承技艺的模式。

    不是普通理工科或者文科,所有基础的东西都在教材上可以找到,授课老师更多是启发一种学习方法,提醒书本上哪里是重点。

    艺术行业,从舞蹈、歌唱、乐器再到最为明显的美术,老师认定这个学生有天赋,有实力,能够继承自己的衣钵发扬光大,因材施教的多投入些,学生成才的几率会大很多很多。

    因为艺术人才每个都有自己的特点,不是靠什么标准的教育方式雨露均沾的填鸭,就能打造出艺术家。

    所以老师教授们在学生眼中的份量极重!

    特别是这种成名成腕的高水平专业老师,到补习生级别来做指导,就是赵磊磊那种天阶高手到入门级弟子这里降维打击。

    真的是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蚂蚁的那种专业实力对比。

    一个音乐学院的钢琴教授,到学琴的补习班,指导些还在考业余几级的琴手……

    嗯,确实容易产生些禽兽。

    女生们会梦寐以求这样的指导,因为可以一步登天。

    当然同样的机会落到男生面前,也会尽可能抓住。

    杜雯的反应也是几乎整个教室都在侧耳倾听的教科书级别!

    她那本来就有点沙沙的嗓音,忽然就变得很甜,鼻音甚至都靠近宝岛志玲姐姐的水平了,前两天明明不这样的!

    连沉浸在自己绘画中的万长生,都被这糯米般的柔美声音酥得骨头都要碎了,哆嗦下回头看看。

    然后只把目光在那位茅老师身上瞟眼,眉眼间都毫无波动,似笑非笑的又收回目光继续回到自己的画面中。

    杜雯是这样表达的:“好好看哦!我真的没想到你这么画一笔就这么好看!”

    十月的江州,算是金秋,午后还有阳光慵懒的洒进来,空气中似乎也伴着一丝麦田成熟的感受……风吹过麦田就浪啊浪的感受。

    有些坐得近的男生都有点沉醉在校园秋色中了。

    茅东阳蹲着的,和赵磊磊那个蹲姿截然不动,半蹲很帅的那种把画笔手臂放在膝盖上,可能这一刻,他的视野里面已经没了周围的人。

    美美的妆,漂亮的衣裳,还有盈盈笑意,甜美得仿佛刚从许嵩的歌里走出来一样。

    哪怕经验丰富如他都有点呆滞了。

    应该是没有想到转过来的这张脸如此漂亮。

    而且声音也甜甜的:“可是我的问题真很大,我才学了两天色彩,你能,能帮帮我吗?”

    玛德,整个教室的男女生可能觉得骨头都要酥了。

    范老师再暗暗的叹口气,这种极具攀登精神的女生,简直就是生物链上层的收割机,她甚至看向茅东阳的目光都有点怜悯了。

    这么漂亮还二十岁不到的年轻女生,又这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

    最主要是如此的不要脸!

    她那个男友不就坐在旁边吗,丝毫没有考虑到黑夹袄的心情,就开始对更有优势的男人发嗲!

    这是何等的可怕!

    范老师恐怕都觉得要重新看待这个女生,惹不得。

    其他学生可能没她见识广博,还没这么深刻,但已经觉得有点颠覆价值观。

    可能下一秒就会毫不犹豫放弃万长生,跟着这个艺术范儿走的感觉。

    当初她跟万长生出去同居不是几个小时就搞定么。

    这一定是那种人尽可夫的公交车!

    好多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心里估计都在这么想。

    唯有万长生低着的脸上有些不可捉摸的笑。

    关他屁事。

    茅东阳肯定已经按捺不住心头的雄性激素飙升,倾尽全力的开始滔滔不绝!

    帮杜雯重新换了张画纸,依旧让杜雯自己动笔,只是这次变成杜雯画一笔他就跟一笔!

    有几次他都魂不守舍的想握着杜雯的手来画,却被女生轻描淡写的用手肘或者笔尾给挡住,整个过程都在认真的倾听,随着茅东阳说话的节奏,甚至还会频频点头,偶尔提问一句也恰到好处的证明她真的在听,这就让男性自豪感更加膨胀。

    所以那几次不经意的挡拆动作,根本就没被茅东阳注意到,可能他的脑海里面,已经是搂着这个女生荡漾在色彩的海洋上吧。

    他整整在那蹲了一个半小时,算是手把手的教杜雯画了一整张习作!

    所有美术培训班,任何阶段,无论哪种天才,基本都不会享受这种待遇。

    再爱才,也无法支撑一个专业几十级的钢琴师,一个键一个键的陪着新手按完,肯定是找寻怎么让对方快速提高的方法,更有效率的达成教学目标。

    茅东阳显然已经陶醉在这种传授中,更美妙的是他认为自己肯定能得到这样的尤物。

    所以杜雯再甜甜的询问:“好了,这下你完全知道我画画的优缺点在哪里了,有没有什么特别适合我的建议呢?”

    万长生可能都听出来挫骨扬灰之后还碾一下,看看骨头渣子里面能不能榨点油出来的那种感受。

    来都来了,那就干脆一次性利用个够呗。

    这时候偏偏老曹进来了,站在门口就一脸卧槽的挠头,他是那种带点花白的寸头嘛,魁梧得像个金刚菩萨那种,走进来弯腰撑在自己膝盖上拍拍茅东阳的肩膀:“你……是不是把我说的人记错了?”

    茅东阳艰难的把自己从那五彩斑斓的世界里面扯出来,站起来时候差点都踉跄了!

    换谁半蹲这么久都会这样,可他之前居然都没察觉到!

    全靠老曹伸手扶了下他,示意这边可怜的黑夹袄。

    万长生转头给老曹回以一个双手抱拳感谢。

    有些人,仅仅都是萍水相逢,却完全有不一样的人格差异。

    譬如茅东阳探头看了眼万长生的画,只寥寥几个字:“画什么啊,改水彩吧……”

    事实证明,他的专业天赋真的很强。

    这么随口指点对万长生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是这为人嘛……

    就差点那个意思了。

    因为说完又蹲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