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36、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旋即杜雯就感到狐疑:“你怎么了解这些女生的东西,你不是扮猪吃老虎吧!”

    万长生习以为常:“如果你有个从小都要照顾着长大的妹妹,还有个成天只知道玩,满脑奇思妙想的妈,就会特别觉得有时候能沉浸在字画碑林中,是多么舒坦的事情……”

    说到这里,惊觉好像说了政治不正确的话,赶紧弥补:“我不是不孝,我妈很好,妹妹也不错,只是太闹腾你知道嘛,她俩天生就八字不合。”

    杜雯看着无意流露心声的小伙儿,眸子早就亮起来,尘埃一扫而空的轻舞飞扬:“那边,这个点儿不好打车。”

    万长生不解:“去哪?”

    杜雯已经在伸手招出租:“我不是说了我喜欢的那家西点么,如果就在小卖部能买到,怎么凸显千里迢迢指使人的操控力,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好吃的……”

    托她美貌的福,哪怕接近下班高峰期,出租车还是滑过其他客人停下来。

    万长生看眼逐渐熟悉的街道,真是为那一排这几天吃过的餐馆叫屈,不过这街面上的蛋糕点心最多是早餐的档次,跟杜雯划定的标准肯定有差距。

    他也就被杜雯拉着坐进后排,杜雯说了个其实仅仅一站路的地名,不过和美术学院不在一个方向,而是最近的商业中心步行街,说起来这周围就是因为靠近商业中心,才只有各种民生服务便民项目,稍有需求都会去步行街了。

    距离近到杜雯在车上只说了句:“其实,我不是江州人,也是第一次来江州……”就拿手指捅万长生下车了。

    看着面前富丽堂皇的大酒店,万长生是从没涉足过,但也没什么踌躇,甚至还带点好奇的迈步就进。

    他那充满乡土气息的黑夹袄,肯定从门口的迎宾到大堂里的各色人等都会侧目,万长生却没有半点乡下人的局促,饶有兴致的驻足观看欣赏:“去哪,你带路,我才是第一次来。”

    杜雯就更不怕被围观了,款款而行得好像自己家里那么熟悉:“一般这种高楼型的酒店,一楼是大堂,二三楼就是宴会厅或者咖啡厅、西餐厅,五六七八层会有SPA、夜总会之类灯红酒绿的地方,上面才是客房,高级的会分出来行政楼层,也就是贵宾区,差不多都是这样了。”

    万长生跟着她走进高雅豪华的电梯间:“你家里是开酒店的?”

    杜雯笑笑:“不是,但从小这种地方来得就跟家里一样。”

    走进到处都金灿灿还能当镜子的轿厢,果然在楼层按键上找到三楼的西餐厅,杜雯还给万长生教学的指指:“什么托尼西亚、爱琴海韵的洋名儿,都是为了自抬身价吓唬人,也迎合那些附庸风雅的人,那些自以为小布尔乔亚的人,就信这个。”

    走出电梯的万长生都无暇询问什么是小布尔乔亚,除了观察感受这种新奇氛围,就是观察杜雯。

    在观音庙前面摆摊,是个体验民情、洞察万象的祖传法子,足不出户就能接触各色人等。

    但那是古代的法子,古时候乡镇城市没有那么大的区别,房子建筑街道风情都差不多,在观音庙多接触点人就不算坐井观天。

    现如今的飞速变化,哪里是以前三教九流就能概括的,起码杜雯这种女生,就不太会对观音庙感冒,更不用提巨大的城乡差距了。

    未来的庙守,觉得自己确实应该多接触下这些新生事物,包括杜雯这样全新姿态的女生。

    她聪明、自信、独立又恣意妄为。

    和乡下还动不动要求女人要三从四德的陈旧观念差别很大,其实和贾欢欢……

    想到这里万长生本能的斩断了比较,怎么能跟欢欢比呢。

    在穿着蓬蓬裙的女招待殷勤领路下,杜雯确实跟回家似的熟悉,找了个临窗的小圆桌:“我喜欢来这种地方,不是因为东西好吃咖啡好喝,而是无聊的时候能看点狗血剧,起码在这里被搭讪比在街头上被围观好。”

    万长生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跟这静谧高雅的环境确实天壤之别,也不多问,抱着体验的心态坐下来,看杜雯随口点了几样东西,还是主动给女招待说:“我付钱,谢谢。”

    女招待温柔的回应这位土包子:“您离开的时候再结账,谢谢。”

    杜雯就洗去刚才又泛起的那点玩世不恭,试着调整成温暖的笑意看万长生:“从小到大,我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只要足够努力,就会成功,因为对我来说,只要我愿意付出努力,都能得到相应的回报。”

    万长生发现这小圈椅坐着很舒适,要是弄这么张回家摆在屋檐下,闲来坐看云卷云舒肯定是极好的:“那你的家世一定很好了,才有这样的底气。”

    杜雯笑笑:“我父亲是蓉都省的干部,职位说不上太高,但是实权稳定、风流倜傥,哪怕我母亲年轻时候也很漂亮,也管不住他的喜新厌旧,所以早早就离婚了。”

    换个暖男可能已经开始呵护,万长生是:“不错,言简意赅的就把整个来龙去脉说清楚了,你当个传令兵肯定很棒。”

    杜雯哂然:“小时候我父亲跟人在这种地方约会,带上我那就是必杀技,无论是获取好感,还是洞察女人的妒忌心,那都是轻而易举的小菜一碟。”

    万长生恍然大悟:“从小参加这样的智力游戏,确实才会让你现在这么聪明。”

    服务员把点心和咖啡端上来了,杜雯拿小勺帮万长生加糖和奶:“但慢慢长大我就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如果一开始,你的策略,你的定位有偏差的话,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成功,更主要是我不愿意按照我那个要求极为严苛的父亲指定路线去发展,所以我要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万长生在极为严苛、指定路线等字眼上打了标记,心安理得的接过女生帮他调好的咖啡,尝一口觉得有点苦,本来想再吩咐加点糖,算了,还是自己动手吧。

    杜雯已经好整以暇的靠在椅背上:“这几天的相处给了我挺轻松舒心的感觉,难得有这么几天没有掺杂算计防备,你把人品跟才华都保持在很高的水准,还有不难看的外表……现在我说完我的情况,能介绍下你吗?”

    自认为智慧过人的万长生,可能真是从小到大听惯了这样的吹捧,居然没察觉这种问话跟局面暗藏杀机,这是大都市里面最司空见惯的相亲台词儿啊!

    年轻的他还装模作样:“谢谢你的抬举,其实我的生活很简单,你可以把我理解成个乡下地主家的儿子,有点小产业,但我主要就负责写写画画……”

    杜雯的眼里已经开始闪烁着非常感兴趣的光芒!

    地主家的傻儿子,这有多新鲜!

    蠢萌蠢萌的可爱!

    所以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

    孙二娘把儿子踢出门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考虑到万长生从来都不知道江湖险恶吗?

    她也真是太低估未来庙守的吸引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