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71、是什么让人面目全非
    但举报万长生的人,肯定和那个林建伟脱不了干系,这点几乎所有培训班的人都知道。

    甚至连林建伟自己都不掩饰。

    用付仕亮的话来说,林建伟本来的专业水平还是可以的,起码在整个培训班里面,他的素描和色彩都是很有特点的,经常被老师拿出来作为示范讲解。

    当然这种事情在万长生出现以后就绝迹了。

    绝迹得更多的,恐怕就是其他同学围坐在他周边讨教的感觉了。

    好多东西就怕对比。

    有了万长生的温和,就会发现林建伟那种耍酷显得很幼稚。

    有了万长生的素描和速写,更会觉得林建伟的画还差点那个意思。

    这种巨大的待遇反差下,林建伟有些不满、嫉妒甚至怨怼,那都是理所当然的。

    本来万长生也觉得不相干,悠然独行的狮子老虎,根本就不会在意旁边的野狗狂吠。

    可嫉妒到偷偷摸摸去举报,这就有点心理扭曲了。

    还变本加厉。

    万长生从闽建回来以后,照旧给大家上晚间速写课。

    这次在闽建,看到那么多考生跟作品,肯定又有些新的体会。

    考生们非常专注,却忽然看到林建伟挤开后面的学生,带着两个中青年男性走进来,后面还有戴着大盖帽的一男一女,散发着兴奋激动的脸上有些扭曲,迫不及待的高举着手机拍照摄像:“看见没!看见没,这么多人,这是上课吧……没有任何教学资质的人也能上课,还要收费,我们交了这么贵的学费,就是让这种没有资质的人来给我们上课吗?”

    亢奋的声音有些大,肯定让挤得满满当当的教室里面,任何一个学生都听见了。

    瞬间呆滞!

    真是齐刷刷的呆滞,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仅仅只有零点几秒,这几百人就突然爆发出各种口音的怒骂:“林建伟!你还是不是人!”

    “你自己不学,还不许别人学?!”

    “天底下居然有你这么自私的人……”

    “卧槽你玛,你个龟孙子怎么就知道玩这些阴的!”

    “林建伟,你特么学什么不好,学人举报,这是最卑鄙阴暗的!”

    “你这叫告密,你知道吗?你太没有人性了……”

    男生女生都在骂,简直潮水般的怒骂。

    可都无法让林建伟有哪怕半点羞愧,甚至得意洋洋的看着眼前这么多愤怒的脸,觉得大爽:“我是为你们好,教学是要有资质的,这种滥竽充数的家伙,误人子弟!一定要查查他有多少非法所得!”

    杜雯不骂,她一点都不像个护着鸡仔的母鸡那样跳起来维护万长生,而是笑眯眯的靠坐在前排角落,这是大家不约而同每次都会给她留出来的座位,方便她看着万长生,有时候还要当助教,但更多时候是在旁边揶揄活跃气氛。

    她的视线只时不时的从万长生那扫过,谁不遭遇点这种破事儿呢,她最在乎的不过是万长生怎么反应。

    万长生也有点意外,或者说是难以置信,在观音庙周围没谁会这么对他,出来这么一两个月,万长生遇见的人也大多都很友善,或许这跟他的态度有关。

    和善的人在意交往的人都不会恶毒到哪里去,特别是万长生这种性格,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根本就不屑于再有第二次接触。

    所以他觉得整个世界还是蛮友善的。

    这时候他根本就不看那两个举着手机也在拍照取证的中青年男性,更不看对方出示证件:“我们是文化事业局稽查科,接到群众举报……”

    万长生只看着林建伟:“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

    林建伟哼哼哼的充满快感:“我是正当合法的举报!没有私人恩怨!”

    刚刚安静下的补习生们再次哄闹。

    “是没有私人恩怨!你就是嫉妒!”

    “你不就是喜欢前呼后拥,大家都来捧着你吗?万万来了,没人理你了,你就要去举报!小人!”

    “真是从来没见过心眼像你这么小的男人!”

    “他还能算是男人吗?就是个长不大的小毛孩!”

    林建伟脸上有点阴晴不定,但还是咬牙切齿的注意到万长生脸上,真的像非要咬一口的野狗。

    但万长生只反手对着人群轻轻压一下,就全体安静下来,就是有这么大的控场力量,那几个工作人员都吃惊了。

    却听见万长生开口说:“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你知道什么意思吗?你的父母没有教导过你,要做一个光明正大的人,堂堂正正的人,心怀坦荡的人,是他们的错,举报,我想确实是针对错误行为的一种正当合法手段,但你内心其实是知道我没错的,在场三百多名同学也知道我没错……对吗?”

    杜雯听见万长生不带脏字的就问候了对方父母,就有点笑。

    林建伟涨红脸刚想反驳,万长生却回头问了俩字,全场爆发出那种声嘶力竭的齐声怒吼:“没错!”“对!”“好!”

    嗯,吼得是很凶悍,就是不整齐,大家不知为什么就哄笑了,刚才的愤怒都不见了,连忙在几个人的招呼下:“重来!重来,是没有错!1、2、3!”

    “没有错!”

    这下声音简直震得楼板都在抖动!

    大家都被自己的声音吓一跳,立刻收声,然后开心的一起哈哈哈笑起来!

    跳梁小丑而已,在这样洪流般的齐声协力中显得是那么可笑又荒唐。

    这让林建伟都情不自禁的抖了下,想反驳的话都给压回去。

    万长生一直看着他眼睛的:“你觉得我的想法、审美、价值观跟你不同,你可以选择无视,如果我让你愤怒,让你不吐不快,你也可以找这样的机会,面对面站出来,用思想、语言和逻辑战胜我,而不是用举报的方式来,封住我的嘴,打碎我的牙,这种手段,很聪明,但是很坏,这还是你父母没把你教好,是他们的错。”

    几百人的教室里面啊,鸦雀无声,真是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见的样子。

    连那几位工作人员都带着厌恶的表情看着那个已经有点猥琐扭曲的男生。

    瞎子都看得出来什么叫做坦荡荡,什么叫常戚戚的巨大对比。

    那个高大明亮的男生啊,恐怕会把身影映刻在好多补习生的心里。

    因为万长生居然笑了:“喏,你的眼神是游离的、黯淡的、阴沉的,投机钻营的告密者,灵魂和心灵都是龌龊的,明亮的眼睛才能透视着心灵的坦荡……你配不上跟我说什么,走吧,免得大家忍不住想对你动手。”

    林建伟的表情真的扭曲,本来还算修长帅气的身形,这会儿只有毒蛇般的阴冷,却又没有毒蛇那样的战斗力:“你……你!就是违法了,你跑不掉,学校也别想开了!”

    所谓损人不利己,就是这种家伙,老子过不好,你们也别想好的无耻卑劣心态。

    让补习生们出离愤怒了!

    几位工作人员脸上也无奈。

    有举报就要处理不是?

    这里的负责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