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73、初试
    进入十二月,苏琦冬有两次,讲师群里其他人有四次。

    通过微信电话召唤万长生跟他们出去组队。

    这种面临全国联考之前的时段,简直就是他们大肆捞金的黄金期。

    组队威力更大,也更轻松,起码三个人一起出去,在机场、酒店没事也能斗斗地主不是?

    万长生坦荡的婉拒了,说自己正在准备应考。

    苏琦冬很不见外的在群里揶揄:“你会考不上?帮你那很漂亮的女朋友备考才是主题吧?”

    平日很商务风格,只有各种业务讯息的讲师群里顿时闹腾:“无图无真相!”

    “早就听说江州、蓉都那边的女孩子漂亮,照片!”

    万长生一般不参与这种八卦话题。

    但苏琦冬肯定是在机场候机或者等车,无聊得紧:“我听说那女孩子,十月份到培训班的时候,毫无基础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培训,你俩第一天就搬出去24小时全方位培训,这可是把白板生硬推着参加专业考试,要是真考上了,你这也太牛叉了吧?”

    其他人终于恍然大悟:“卧槽,这得多漂亮,才让小万能投入到这种地步,换成培训费的话,我不收个五十万,都不敢接这种单子!”

    “五十万?我给你五十万,你帮我这边有个白痴新手辅导下?要求不高,能进联考线就行。”

    “呃,我随口说说而已,现在谁敢收这种钱打包票?要不你先把他的画给我看看。”

    “哈哈哈,你还是贪财,没可能!两个月时间,从零基础培训到能过联考线,除非这女生天赋异禀,我不相信!”

    苏琦冬平心而论:“色彩色感很好,但素描和速写那就是生拉硬拽到现在这样儿很不错,真的是零基础?@万长生”

    万长生老老实实回答:“零基础,10月13号来的,和我一样,绘画铅笔都不会拿,我是有国画白描基础,她是真一点都不会,所以我把素描和速写拆开做了全套的模拟辅导……”

    不到十个人的国际艺考高端讲师群里,沉默了一会儿就炸了,有两三个之前基本上也和万长生类似不爱水群的讲师,都出来开口:“有没有刚开始的画作”

    “现在素描和色彩照片呢?”

    “速写就不用说了,你搞的素描模拟辅导步骤是怎么样的。”

    万长生敏锐的把握到这是个占便宜的机会,赶紧找杜雯把她的画作整理了一些前前后后的照片,发到群里。

    果然换来一堆中肯的点评。

    要知道这帮家伙才是真的一句话一百块的那种惜字如金,除了在课堂上,下来都基本上不再讨论专业内容的。

    毕竟大家都只是把这当成个业务,天天讲,讲得都要吐了!

    但万长生给了他们一个匪夷所思的信息。

    如果有可能,真的会出现零基础的考生,在两个月突击里面搞定的?

    如果真有这样的案例:“我特么敢每年接几百个!知道吗,我们在各地讲学,遇见最多就是这种屁事儿,都事到临头了,学生家长才跟想起了似的,突然想来学美术,问三五个月能不能搞定,谁敢接啊!这个套路如果整理出来高价突击,绝对血赚!”

    “对对对,别说两个月,半年以内如果能突击成功,我们就能多赚多少钱,市场上绝对新增爆点!”

    “可是你们别忘了,24小时全方位培训,要满足这种培训的前提是漂亮,还得很漂亮!”

    于是群里又只剩下一堆哈哈哈的大笑。

    万长生怀疑这个八卦肯定是老曹给苏琦冬说的。

    学美术的看来都很崇尚美啊。

    但现在讲师们都把万长生形容得好像在憋大招,都想一起看看最后杜雯和他到底能考出什么成绩。

    因为万长生这种零西洋绘画基础的案例,也确实可以吹嘘,这点跟那位钱总都有一样的眼光。

    巡讲导师,就是要会包装能吹嘘。

    顺便锲而不舍的问万长生要女朋友照片。

    万长生只说这女生忙着备考,不拍照。

    杜雯也确实很投入的在疯狂冲击。

    有时候感觉她每天调戏逗万长生几句,都是难得的放松,所有时间都用在了画画练习上面。

    早上六点半起来,能一直坚持到晚上十一点睡觉。

    她也确实成为万长生建立自身信心的一杆旗帜。

    这么毫无基础的女孩子,只要自身够努力配合,也能一点一滴的看着出效果。

    万长生就像在打造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一样,精心雕琢。

    培训班上的其他同学对这俩早就麻木了,看着杜雯每天都在进步的一点点靠近他们,色彩和速写还有弯道超车的领先身位。

    于是出奇的整个班居然没有一个人转班!

    包括那个越来越形单影只的林建伟,整个大美培训学校的美术生们没有任何人转走到别的培训校去整合。

    老曹都承认,这跟万长生每周开三次晚上速写课有很大关系。

    免费提供给学生们立竿见影的提升环节。

    光是关于手型的速写细节,万长生都能凑出两节课来给大家强化梳理。

    对于一共三科的专业考试,有时候这就是要命的几分增长。

    谁都不愿放弃。

    在这样的气氛下,12月上旬,万长生和杜雯,终于跟三百多位大美培训学校的补习生一起,开始参加全国统考。

    老曹调了近十辆大巴车,提前一天,把几百号学生统一拉到考场那边现场确认身份、熟悉环境。

    万长生纯粹是练手,顺带陪着杜雯督阵。

    黄敏就坐在旁边还给杜雯减压:“对于大多数这种全国统考的院校来说,这仅仅是一张专业准考证,只要达到了一个专业合格标准,就可以拿到参加高考的通知书,未来录取时候,专业成绩基本没什么用,跟其他文理科大学高考招生一样,看那个六月份高考的文化成绩从高到低录取。”

    万长生给杜雯设定的就是走这条路,也是最现实可行的,她那点强化突击起来的专业基础,只要冲过这个坎儿,剩下都是进入高校以后再弥补的事情了,根本不用考虑老曹说的那种专业美术学院没后劲的问题。

    现在很多综合性大学都有美术专业,建筑设计、广告设计、装修设计、师范美术老师甚至舞台美术等等都在这个范畴,艺术考试只是敲门砖,关键还是看高考分。

    杜雯只是笑笑点头。

    付仕亮他们则在给万长生普及:“所谓的九大、十大美术学院校考招生,那就是另一回事,专业考试完了以后拿到通知书去参加高考,高考过了院校定的文化分数线以后,那是看专业成绩从高到低录取的!”

    这有本质的区别。

    专业美术学院要录取的都是专业尽可能好的那一拨人。

    所以万长生打心眼里认定杜雯参加校考就是想蹭着跟自己玩儿。

    在家被亲戚们浮夸的崇拜,现在又被杜雯成天逗着说喜欢,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自恋了。

    而这次全国艺术统考的江州考点,就在两所有师范专业的大学跟蜀川美术学院分别设立。

    也是到这个时候,万长生才知道蜀川美术学院还有个面积更大的新校区在大学城那边,他这种矢志专一的要考取一家院校,却从来没有去学校内部朝圣的做法,也算是极为罕见。

    万长生也根本没有到处巡游看看美术学院,只是诧异:“啊?我俩是分开的考试位?”

    杜雯已经是日常操作:“哎哟,现在都形影不离的舍不得我?多新鲜,你以为考试还跟在家里似的可以随便让你凑我旁边?”

    听见这戴着口罩的美女揶揄,浩浩荡荡的考生们都忍不住打量这个高大的男生,羡慕又摇头。

    万长生从回去的路上一直到公寓,简直有点唠叨加焦虑:“那素描整个步骤你不会乱吧?独立操作有没有问题?速写不要一开始就大大咧咧的,一共只有半小时的速写时间,容不得错误……”

    杜雯都不耐烦了:“闭嘴!喜欢我就说出来,别叽叽歪歪的影响我考试!”

    万长生马上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