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90、轻松
    色彩算是万长生的短板。

    这些日子的画技精进可以说全都集中在素描。

    按说这种查漏补缺的时候,万长生这种做法很作死。

    在清京美术学院的校考中就已经体现过,素描再好,也不过是从90多分往上能增加几分,还得看阅卷老师是不是欣赏他的风格。

    因为他的素描下限已经很高了,连赵磊磊那会儿都能笑着拿了他的打印件去收藏,老曹更是把万长生的有色纸素描“收缴”了,这种时候再折腾素描也增加不了多少分数。

    可色彩稍微滑坡就能少二三十分,他那水彩画成绩被杜雯甩开,固然有北方院校的评审标准不一样,也跟他没倾注太多专注度有关。

    所以总分最终他比杜雯还少了近十分。

    虽然拿到了文化考试通知书,但十多分的差距足以让万长生被排除在前十名开外,对于清美的极少招收名额来说,万长生参加这校考就是失败的,毫无收成。

    但蜀川美术学院的情况肯定比清美要宽松很多,虽然从报名确认那天就已经传出来惊人的消息。

    今年的蜀川美术学院报考人数居然达到十一万人之多!

    但最终招收学生仅有一千五百多个名额,这也就是七八十比一的招生率,比起清美在蓉都考点上千人只收两个的比例已经大幅降低了。

    只能说万长生是任性,不喜欢色彩绘画,就全靠另外两门考分来生拉硬拽,看能不能把总分给拉上去。

    万长生照例用德国胶带把画纸给封在画板上。

    只是和素描速写不同,那两种画纸,万长生都是只裁三指宽那么一点粘住边角就行,唯独色彩,他是用胶带整齐的四面封边。

    这也是杜雯对他的影响,因为杜雯那种动不动就要刷个底色的画法,整张纸都要刷满,如果是边角封胶带,完工以后撕掉有个白色三角尖很难看。

    杜雯就有点强迫症的一定会把胶带粘一圈,这样完了以后撕掉,还能让整张画纸有个白框,带点画框的仪式感,很好看。

    万长生的水彩更到处乱流,他也觉得这个办法好,就用上了。

    这也是他俩为什么只有把德国胶带用量巨大的原因,这种微沾胶带黏性恰到好处,又不伤纸,还能固定得很稳。

    吱啦的娴熟粘上后,万长生开始自己的水彩创作,有点吃力。

    这也是从参加联考开始发现的问题,考卷画纸是统一提供,边角也封住了每个考生考号的不能随便换,基本上都是普通水粉画纸,吸水性远不如专业水彩画纸,对于万长生这种很依赖吸水性画面效果的家伙来说,很不公平。

    所以这段时间他练习也就是把水彩稍微画得干一点,仅此而已的改变。

    不然纸面吸不住水,流得到处都是,那就没法看了。

    这种考试画面,万长生更不敢画成那种雨中玻璃窗的朦胧色调吧。

    总之这色彩考试,万长生肯定不会有喝了二两好酒的感受,尽量在三个小时内,捧着平铺的画板小心翼翼作画,直到监考老师要求所有考生把画卷拆下画板,依次交到讲台这边出场。

    万长生只能说尽量中规中矩的发挥完成,深吸一口气站在了考场外。

    原本不应该有多少私交情谊的强化班补习生们也有点依依惜别的感受了。

    有些着急的学生,昨晚就把行李打包托运,现在就拎着手边的这点东西直接返家,大多数都是第一次离家几个月的高中生啊。

    现在完成了艺考,就要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高考拼杀中去。

    平日里好些学生每天一早起来都在看文化科目的功课,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放下专业全身投入。

    万长生不着急,他终于想起来应该在美术学院这个新校区逛逛。

    可刚从老曹跟后勤保障的老师手里接过集中保管的手机,就看见杜雯发来一长串工作指示,车停到创意园校区去,公寓这边房她已经退了,押金万长生自己先收着,付停车费什么的都需要,她的那些衣服跟日用品就分别装在两口箱子里,然后就把小车车当成保险柜,包括万长生的画具、乱七八糟东西都应该放在车上,反正大半年以后,他还要回到这里来入学,直接轻松回家吧。

    另外记得回家前给母亲带点礼物,杜雯甚至都指定了品牌跟款式,根据她的观察,买个铂金镯子是最合适的,她也争取这大半年做点什么,赚点钱买礼物孝敬。

    然后吩咐万长生在暑假一定要把驾照拿到,没准儿还得他把车开到蓉都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上大学以后有车还是方便得多,她在平京肯定用不了这辆蓉都牌照的小车。

    最后祝万长生在这次专业考试中旗开得胜。

    孙二娘没说错,如果老婆聪明,对万长生来说就格外轻松自在,因为他没那么多精力放到生活周边上,他的脑海里面想的总是那些画的刻的东西。

    就算要万长生做点什么,最好都像杜雯这样条理清晰的指示到位,万长生只管照章办事即可。

    如果还要万长生耗费精力来照顾,他就没法百分百精力的投入。

    所以这会儿一点都不在乎杜雯的掌控指挥,反倒轻松的打个响指,上车跟随大部分考生一起返回培训校那边回家收拾行装了。

    于是万长生再次和这座校区深处那些随处可见的雕塑擦肩而过。

    只是考完五点,回公寓收拾完行李已经八九点钟,这会儿要是有驾照自然可以开车回家,现在却只能偷偷摸摸的把那奥迪小车开过马路停到培训校车库里,明早再搭车回家。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还有剩下的那瓶五粮液,万长生干脆拎着过去美院门外的酒吧,算是临行前告别感谢老曹他们这些前辈,当初自己也许诺过,考完以后要带瓶酒来的。

    不过从乡下来的万长生却没想过,在这样一个白天刚刚考完专业的敏感时刻,自己拎着好酒到美院校门外的酒吧,会被人看成是什么样的行为。

    哪怕老童和老曹都没出现在晚上的沙龙里,赵磊磊也不在,但那天认识的两三位美院老师还是笑着又招呼其他人,陪着万长生一起把这瓶酒给干掉了。

    不得不说这些画家老师,很多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画痴,在他们眼里只有画画,也从没想过那么多的人情世故。

    唯有专注才能把艺术推向更高峰。

    对于万长生这个还没考进来的补习生,也只看他的绘画热情,当成小朋友一样热情喝个痛快就是了。

    万长生这会儿终于能跟人聊聊丢勒、米勒的素描细节特点了。

    那几位老师比他还热烈,甚至让其他桌边的画家都聚过来不少。

    这才是艺术家们最喜欢的那种畅所欲言的纯专业氛围。

    没了应对考试的压力,也没有师从关系的拘谨,万长生这一回才是尽兴而归,趁着酒意回公寓睡觉,第二天一早跟房东交接完就轻松回家了。

    他是真的没想到自己很快又不得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