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97、不以物喜
    一见到人,贾欢欢就开心的宣布:“长生哥当状元了!”

    本来都在快步挤着出去看新车的亲戚们,立刻驻足:“真的?”

    万长生觉得真该叮嘱下欢欢,不要这样宣扬。

    因为等万长生看见那辆奔驰越野车的时候,又是好多亲戚都围过来恭喜。

    “双喜临门!双喜临门……恭喜长生了!”

    “十多万人里面第一名,长生真是所向披靡,威猛呀!”

    “摆席摆席,摆个流水席庆贺下!”

    好像大家真是成天闲得没事儿做,找到个理由就要摆流水席!

    也是,请了专门做喜事的宴席团队过来村子里,大家就可以连饭都不用做,开心的打麻将、喝酒唱歌,开心的玩好几天。

    反正观音庙天天都在赚钱的!

    万长生又得一个劲的双手抱拳,感谢大家的恭喜。

    这回连未来老丈人都恭喜,亲手把车钥匙递到万长生手里:“办学这个事情,长生你做得确实有远见,现在村里各家,周边邻村,提到你都是竖大拇指,都说要跟着我们观音村做事情,这比我们修路架桥还要得人心,先前是我错了!”

    万长生肯定不会倨傲显摆,反而更加谦虚:“贾伯您说哪里去了,我也只是想做点事情,哪怕我接下来考上美术学院去读书了,也要找人来代替我把这个课上下去,以后这培训班只要一批批的带动起来,就能给庙里带来好些人手协助了。”

    欢欢看父亲跟长生哥和好,别提多开心:“开车,开车嘛,长生哥开车最帅了!”

    七舅这边拿着万长生的驾照:“对,长生去考试的时候,都是轻轻松松的拿了高分,这驾照就等于是放那随便拿!你开这车合适,都说合适!”

    昨天刚把女儿也送来学美术的胡三叔相互吹捧:“你大舅二舅选的车,但为了在春节前拿到现车,你贾大伯没少托人,我这边顺便也把牌照拿回来了,先去转一圈,转一圈?”

    其实村里各位管事儿的没少买好车,奔驰宝马卡宴啥的真不稀罕。

    这还是万大爷要求大家别那么张扬,不然家家户户可不得买好几辆好车到处显摆。

    观音庙就像个聚宝盆似的,不停的在赚钱嘛。

    所以万长生作为年轻一辈里面最有资格的,当得起这辆奔驰GLS450。

    黑色铮亮的庞大车身,显着卓尔不群的气势,还带着相当稳重的感觉。

    确实挺符合万长生温和而沉稳的性格,也配得上观音村庙守的地位。

    万长生有点跳眉毛,年轻小伙子肯定喜欢这样的好车,充满力量跟肌肉,但万长生更希望的是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低调生活。

    起码也不是这样被人山人海的父老乡亲们围着扬长而去。

    那不是他的作风,他从诗词歌赋、传统文化里面接受的教育,都不应该是那样。

    所以还是先照顾大家:“对,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考美术学院的专业考试过了,承蒙各位关照,也是我们观音村的家传手艺发扬光大,还有列祖列宗的保佑,我在这次的十一万多人考生里面,幸运的考了第一名,值得庆祝下,那就请胡三叔安排下,今天晚上开始吃流水席,我也想借着这个机会,推荐我们的年轻孩子们,可以跟着我去考美术学院,这是条很有前途的道路,可以看见很多新鲜有趣的东西……”

    郎朗清声的万长生,站在村口被围观着说话的样子,让长辈们频频点头,贾大伯更是带头鼓掌。

    万长生是庙守,这是无可争议的事情,所以如果他要收回各种权力,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各家都要遵照,不然会被所有人群起而攻之。

    一直以来万长生展现出年轻人少有的沉稳,但没想到他现在变得外向开朗多了,不再是那个一贯都蹲在碑林里的背影。

    长辈们肯定是喜悦的。

    所以万长生只是礼貌的看了看这部越野车,还是招呼着大家准备上工、摆席、打麻将的各忙各吧,他也要赶着去上下午的美术课了。

    热切的赶着把新车提回来要让万长生过年有车开的长辈们,还有点发愣。

    反倒是最后过来的爷爷一语中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因为看见点东西就欣喜若狂,长生在碑林里面磨练出来的养气功夫,哪里是你们能比的,以后孩子都交给他来带吧,那都是他的子弟兵。”

    忙于做生意跟应酬的长辈们摸不着头脑,看见好东西怎么就不能欢喜了?

    还是胡家几个念佛的好歹隐约能懂:“反正就是很不得了!庆祝下,晚上搞个道场让大家都沾沾长生的喜气!”

    和尚都是自家的,那就类似于唱卡拉OK的场面了。

    还有人张罗着干脆把新车拿去挂红披彩,也开个光,保佑长生以后开车安全!

    这可是关系到观音庙未来发展前途的大计。

    得到不少响应。

    万长生自然是不知道亲戚们的这番好意,却没想到很快就用上这开过光的新车了。

    因为直到四点过,他终于把下午的课程上完,有点疲惫的准备回家休息下,再到摆流水席的村口去出面应酬,摸到了兜里的手机。

    随手打开一看,一如既往的一堆微信讯息,也就罢了,杜雯和老曹给他打了几十个未接电话!

    杜雯其实都不经常打电话,主要是每天会在微信上跟万长生说几句。

    老曹更是从考完分别以后,就再也没有打电话联络过,万长生准备只是春节除夕的时候发个消息拜年的。

    这是有点什么事情?

    万长生先给老曹打过去,那低沉的声音一听就有点不妙:“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很抱歉,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万长生还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事情?”

    老曹还吸了口气才说话:“现在那放出来的公开榜单上,不是已经查不到你的成绩了么,中午突然接到通知,有人实名举报你在考试中有舞弊行为,而且牵连到一系列参与评卷的老师和领导,现在正在开会讨论关于对你的处理意见,要不要报到教委去取消你所有高考资格,据说还有可能追究刑事责任。”

    他已经尽量平静的表述这番话了。

    但都比不上万长生淡定,他只是莫名其妙自己这么容易就被定罪:“你……相信我不会舞弊吧?”

    老曹的声音听起来就在摇头:“你当然不会!你是被牵连了。”

    万长生不问自己被什么牵连了:“那我还有没有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

    老曹咬牙:“有!肯定要调查,也要想办法证明你的清白,不然这会毁了你所有的努力,也会毁了你的一生,一辈子挂着艺考舞弊的帽子,那就抬不起头了,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我打电话给你就是,尽快来江州吧,我们在尽一切努力争取对簿公堂的辩白机会。”

    连辩白的机会都要争取,这情形看起来确实不太乐观。

    万长生嗯的答应一声,挂了电话,还在院子口静静的站了会儿。

    是好事多磨,还是该当此难?

    万长生忽然又有点想杜雯,这种时候跟她商量下,可能整个情绪都会更加稳定。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这样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