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99、大件事了?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让贾欢欢保持快乐的心情吧。

    正像杜雯提过的那样,江州夜景挺美丽的,山水之城栉比鳞次,特别是晚上万家灯火铺出来那立体的光影还倒映在江水中,让小村小镇长大的小两口看得有些花眼。

    忍不住举着手机分别拍摄了不少作品。

    繁华的市中心步行街上,更是整栋整栋的高楼大厦流光溢彩,不比电视上看见的著名大都市场景差。

    而且临近春节的街面,游人如织,到处都呈现出跟观音庙那种热闹完全不同的多彩缤纷。

    贾欢欢心性活泼,手里拿着口水鸡,又盯上盐水鸭:“吃不完你吃哦?”

    万长生手里已经捧了三四个盒子袋子:“嗯!喝点水,不着急,慢慢吃。”

    贾欢欢兴奋:“明年我考到这里来读大学,我们要经常来!”

    万长生百依百顺:“好,今年的期末考试成绩怎么样?”

    贾欢欢立刻做萎靡状:“哎哟哟,说到学习,我就有点瞌睡,我们回去困觉了吧。”

    万长生忍俊不禁:“那你还怎么考医学院?”

    贾欢欢咬紧牙关:“春节过了就努力!”

    万长生督促:“那我就跟你一起加油,可不能再天天睡懒觉了。”

    贾欢欢马上发现那边又有个人潮汹涌的网红摊位:“那是什么?我要吃那个!”

    万长生溺爱的好好好。

    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无微不至的体贴技能不会从天而降。

    万长生能娴熟的帮杜雯剔小龙虾、螺蛳肉,肯定是贾欢欢的功劳。

    现在万长生也知道帮贾欢欢买睡衣,当然他俩选的肯定是那种乖宝宝棉质印花衣裤。

    万长生还很有底气的许诺回酒店就能洗净烘干。

    包括到酒店开房,他也不是新手了,贾欢欢则耳根子都在发烫。

    这真是他俩第一次在外面开房,万长生也理所当然的住在一起。

    人家前台经理看看两人身份证,估计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羡慕这开着豪车的年轻富二代禽兽不如。

    贾欢欢靠在卫生间门口,看万长生在热水中哗啦啦的帮她洗睡衣,别提多感动了,长生哥平时在家十指不沾阳春水,什么时候做过家务啊。

    有些男生怎样给女孩子献殷勤,目的肯定只有一个,但万长生真是想细心照顾,还有点小显摆:“哈哈,看见没,听说只有好酒店的电吹风才这么好用,还有烘干功能,你去洗澡吧,好了我给你从这里递进去。”

    万长生从小还帮贾欢欢洗过澡,真正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手带大。

    可欢欢就脸红透了,同龄的女孩子大多会比男生早熟些,更何况万长生这种一心只有书画雕刻的在碑林好几年,比女高中生在校园得到的信息蔽塞多了。

    话说回来,原本去到培训学校很可能触类旁通的万长生,又被杜雯早早的抓出去合租,其实也是另一重意义上的封闭消息。

    所以心无旁骛的他还奇怪:“洗呀,我这个很快的,你先洗,我来收拾东西,出来读书还是挺锻炼生活自理能力的。”

    果然,等贾欢欢红扑扑的脸蛋在腾腾水汽中探出来,万长生已经隔着玻璃门,把带着香香软软的睡衣裤叠好递上:“我出去把空调风关小点,这边地上我铺了毛巾的,别摔着了。”

    然后关上卫生间的门,留下花季少女跳出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害羞不已。

    城里的镜子为什么都这么大!

    而且还不起雾的。

    脚下踩着舒适温暖的毛巾垫子,贾欢欢也意识到大城市里面的生活太不一样了。

    穿上睡衣出来,万长生赶紧又拿电吹风帮她打理头发:“记得给爸妈打电话报平安。”

    在家习惯了照顾长生哥的贾欢欢,像个女儿一样听话的点头。

    她爹妈只问钱够不够!

    还说怎么环境这么闹,贾欢欢连忙甜甜的显摆:“长生哥在给我吹头发!”

    万长生都不好意思了,等她挂了电话才提醒:“我俩有些事情别什么都给爸妈说……”

    贾欢欢赶紧哦。

    其实洁净紧绷的纯棉睡衣又充满了纯洁无瑕的诱惑,还好万长生真的没绮念,贾欢欢更不懂发挥,虽然不是她预期的结果,可温暖的被窝、宁静的空间和坦然的心情,让她觉得更幸福。

    用被子裹着头,只露出张脸,蜷成一团,竭尽全力的睁开双眼,本想好好看会儿长生哥,却瞬间就睡着了。

    和被杜雯掌控了所有事务不同,万长生细致到悄悄去把贾欢欢的袜子内衣都洗了,还把溅满水的洗手台都收拾干净,力争让贾欢欢的第一次高级酒店体验是完美的。

    看眼夜灯下沉睡的小姑娘,万长生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溺爱,小心的试试长发干透了,才坐到旁边床上,再看看,就从外套里找出小速写本,快速勾勒身边的小天使。

    那睡梦中都眉开眼笑的轮廓,值得万长生一辈子都好好守护。

    相比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万长生只爱这个。

    可人生在世,哪怕贵为庙守,也仅仅在那个狭小的范畴有点地位,万长生再不在乎外面的地位名声,终究也要面对。

    第二天一早老曹约了他在动物园的停车场见面,鬼鬼祟祟的像地下党接头,甚至还换了辆车。

    万长生终于有点意识到严重性:“真是辛苦您了。”

    老曹对他开来的豪华越野车有点意外:“怪不得你不怎么在乎。”

    但主题也不在这上面:“理论上来说,明哲保身是人之常情,因为这种事情可大可小,牵扯进去就很容易被泼脏水,而且现在事情很诡异。”

    万长生坐到老曹车上愿闻其详,看贾欢欢在停车场边那些摊位上东游西荡:“我知道,您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避开最简单,可还是愿意对我伸手。”

    老曹苦笑下:“首先是我弄巧成拙,把你介绍给老童、赵磊磊他们,本来是想让你的才华能得到些赏识,但没想到他们足够欣赏,你的成绩也太树大招风,现在就容易被人怀疑你能拿到第一,是因为他们徇私舞弊的给你高分,绘画这种东西我说不值99分,怎么都能找到理由的吧?”

    万长生也苦笑:“早知道我画得差点,凑合着混进去就行?”

    老曹摇头:“其次就是任何单位总有些意见不合、各有看法的派系,所以老童作为招生组副主任,赵磊磊他们好几个都参与了评审阅卷的老师,被人抓住机会攻击也是理所当然的,你就算考低点,要攻击你本来考不上也有说法,只是力度肯定没有现在大。”

    万长生这才有点明白,老曹为什么一开始就说抱歉,老童他们聊天中,是常常都有那种文人意气的抨击,那就有对立面,没想到把自己掺和进去了:“可,所有试卷都是封卷吧,阅卷谁也不知道是谁啊。”

    老曹点上烟还问万长生要不要:“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肯定是不知道,但画水彩的就几个人,还有你的素描和速写,实际上在明眼人看来,那都是鹤立鸡群的,哪怕阅卷的时候几百上千张这样铺开,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风格。”

    万长生这种时候居然还有闲心说谢谢,让老曹终于多了些笑容,稍瞬即逝的重新严肃:“不过现在从监察小组得到的消息是,你的画上确实有约定作弊的暗号。”

    啥?画张画还能画出来个密码了?

    这就大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