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102、人善被人欺
    下午,老曹终于被找来到了会议室,万长生才报出那辆奥迪A1的位置:“车钥匙在我开过来的奔驰车扶手箱里,考试完当天晚上七八点钟,我把画板锁在车里,从对面丹桂园停车场开到培训校的地下车库,这些都是可以从监控镜头上看到的吧,那车再也没动过,我那块画板上从来都没有用过一个图钉。”

    老曹挤出点笑说好。

    中午没能送到饭的贾欢欢,让老曹给会议室打了电话,亲耳听见万长生说可以把那奥迪车钥匙拿走,才看着老曹被一群人簇拥着去了。

    然后万长生这里又陡然变成了无人问津的角落。

    整整两天都没人来。

    除了留下两三个人轮流看住他,甚至比以前还严密些,不许贾欢欢送饭,不许跟外界有任何接触。

    贾欢欢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真的送饭都不可以?”

    工作人员公事公办的摇头:“现在他是涉嫌舞弊的犯罪分子……”

    哦,也许就是这个特别给调查人员指点万长生开了豪车来的安保人员一句话。

    惹得贾欢欢发了飙!

    可能任何人看起来,这个梳着双马尾的女高中生,身高不到一米六,白皙的瓜子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乡下少女拘谨笑容,连端着饭菜都是低眉顺眼的沿着墙根走。

    就以为她很好欺负了。

    却不知道贾欢欢的逆鳞在哪里……

    竟然敢污蔑长生哥是犯罪分子!

    手里端着的餐盘晃了下,就在宾馆大堂经理和这个安保工作人员都以为她要砸过来的瞬间,竟然硬生生的控制住。

    放到地上,先摸出手机打电话:“爸,长生哥被抓起来了,他们污蔑他的状元是作弊,现在还把他关在这里的宾馆里面,不许我送饭,不许我看着长生哥,他们要害长生哥……”

    听着这十足的乡下口吻,大城市的宾馆经理或者说工作人员脸上浮出讥讽的笑容,这乡下人真是有点钱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有什么通天的关系,尽管使出来呀,反正照章办事的只管听上面命令就是了,锅都不用背。

    那个安保人员甚至开口撵人:“好了,出去……”

    低头把坐标发完的贾欢欢,这才回复到那个观音庙上蹿下跳敢跟孙二娘作对的彪悍少女!

    嗯,农家少女最不缺的就是彪悍之气!

    二话不说的直接弯腰把汤盆,菜盘砸过去!

    砸了对面几人满头满身!

    在对方目瞪口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如离弦之箭的蹦跳拔腿就跑,往外跑的时候,竟然还顺势“撞翻”宾馆门口的经理桌,那沉重的桌面,哐当一下猛砸在人家宾馆的落地玻璃门上!

    地弹簧门扇剧烈晃动两下,哗的垮了一地碎片!

    贾欢欢贼兮兮的诡笑着脚下不停,竟然又接连撞翻了外面不锈钢金属水牌!

    宾馆门口一般都有个略高于停车区域的迎宾台嘛。

    顿时就倒下去砸了辆车顶!

    这还不算完,一排灭火器也撞翻了!

    听铃哐啷一阵响!

    沉重的灭火器直接砸破了前面车的挡风玻璃,还有两三个骨碌碌的到处乱滚!

    特别是那红彤彤的灭火器金属罐,叮叮当当滚动起来动静可大了!

    天哪,城里人真的很难想到她这种横冲直闯的招数,更搞不懂她为什么要碰翻这些不相关的东西!

    难道不知道要赔钱吗?

    停车场门口本来是有个保安的,被这边的动静和大呼小叫指引,跑过来想两边夹击,抓住这个突然发疯的小野猫!

    谁知道贾欢欢手忙脚乱的又“碰翻”这边的迎宾花盆!

    本来放在高架上的花盆顿时垮了一地!

    又有两盆砸到停车场引擎盖上。

    保安下意识的就扑过去,可能想赶在砸到车以前先来个空中揽月尽量抢救下最后一盆,却被贾欢欢嗖的下,就趁着这个间隙,冲出去到街上了!

    还满脸带着惊讶和哼哼哼的回看下!

    等满身丝瓜片、红油肚条的人气急败坏的跑出来,哪里还能看见那个神出鬼没的身影。

    回头看看已经被砸了三部车的莫名其妙场面,可能心里都在想,这找谁来赔呢。

    这下好了,轿车防盗器汪汪的狂叫着,事情闹大了!

    只有给上级汇报,听候指示了。

    当然肯定也去找了万长生,严厉警告他马上通知那个小姑娘回来投案自首!

    万长生这才知道刚刚楼下响声大作是为什么。

    竟然依旧没有半分焦躁慌乱,甚至想笑:“还有几天就过春节了,你们毫不在意的把我一个受害者关押在这里,想拖过去么?我可不知道什么碰翻了东西的事情。”

    这边的工作人员匪夷所思:“你这是什么逻辑!打砸几辆车泄愤,就能把事情扭转么,你不有车,难道也想别人砸了么。”

    万长生笑笑摇头:“我不知道,我一直躺在这里,我们乡下人不懂规矩的,但该赔钱就赔钱的道理还是明白。”

    他这个表情真的让工作人员有点没底儿:“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在错误的方向上越走越远!”

    万长生摊开手:“跟我无关,我一直被你们断绝了和外面联系的,有什么事情我都不知道。”

    说完甚至悠悠然的回躺到床上去刻章玩了。

    这几天全靠这个才不无聊。

    工作人员赶紧上报,可除了派人过来加大警告力度,通知报警,找寻车主之外,真的没有引起任何重视。

    一个邻省乡下学生,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关系呢?

    城里人的思路,终归还是按照这条线来的。

    始终以为只有上面压下来,才是最不得了的关系。

    但仅仅过了两小时,这家地处步行街不远处大概几百米外的机关宾馆外面,忽然就出现大量的外地车,也不堵路,但门口那条有轨道交通的主干线肯定有些拥挤。

    这还不是高峰时段。

    然后接二连三的车辆开始进入这家宾馆停车场,把车位停得满满当当。

    本来被砸了三部车的停车场里面,车主找来,正在争论就有点焦头烂额,现在被突然涌入的车辆塞得水泄不通。

    车上下来越来越多的人!

    开房住店。

    这家装修老气的宾馆入住率并不高,正在开心惊喜是接到了什么大单,前台忙得不可开交。

    办了入住手续那就是房客,有资格使用宾馆的各种空间跟停车场吧。

    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一大堆,颤颤巍巍的在宾馆大堂都坐不下了,到停车场外,人行道,甚至马路上。

    啥都没做,只是挤坐在那,有些还自己带了折叠小板凳呢。

    可孙二娘带着一帮老娘们儿从车上下来,打开接在面包车上的带轮大音箱,开始跳广场舞咯!

    五六十个老娘们儿小媳妇,扯开广场舞天团的阵势,在孙二娘、胡三姐跟贾婆婆这三大巨头的带领下,那可是把气质这块捏的死死的。

    天天操练的乡村广场舞不是白跳的。

    震耳欲聋的大音箱扰得周围一扇扇窗户都打开探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大都市人流量多大啊,随便撞死条狗都要凑多少人看热闹。

    现在莫名其妙的多了这闹腾,路边立刻挤满越来越多的人探头:“怎么了?春节讨薪么?要跳楼么?”

    “这是要拍印度电影吗?怎么说跳就跳起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打架吗?扯衣服没?”

    乡下人自有乡下人的狡黠。

    ~~订阅越多,加更越多,每一个都珍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