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164、坚定和不定,思辨和思变
    最近有点顺风顺水的万长生,忽然有种被打了一闷棍的感觉。

    他刚觉得艺术有点不过如此的时候,又有人给他展现出另外一片意想不到的天空。

    而且还来自于费雪雁这个,他一直认为没啥天赋,不说俯视,起码也是差很远的女徒弟。

    已经读完标准的美术学院生涯,还有交换留学经历的过来人,视野肯定比这时候的万长生要宽广深邃些。

    吴老师还笑起来:“这时候终于能发现你还是个大男孩了,老苏把你形容得成熟稳重,跟个中年人似的,刚见面我都以为你是大叔范儿呢。”

    万长生自嘲:“可能是一直待在画室,还有就是接受那些传统思想比较多,有点假装老成,其实遇见你这样真懂的就露馅了。”

    吴老师摇头:“我算什么懂,你我都清楚,天赋才是这个行当的上限,我比普通人肯定多些绘画天赋,但艺术造诣就未见得了,只是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这其中也有些一开始路子走偏了的问题,你不一样,有扎实的传统基本功,还有敏锐的学习能力,老苏对你学西洋古典技法的进度说过好多次了,但这位小妹妹的学习方式可能就不太一样了。”

    万长生不在乎钱:“直接送到国外去留学?”

    埋头在自己手机上找寻美食的贾欢欢终于闻言抬了下头,好奇。

    徐朝晖吃惊,到现在为止,两个徒弟没给万长生交一分钱的学费,时不时还跟着蹭吃喝,这回出来更是全都包了。

    已经觉得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师父。

    还有更离谱的疯狂举动?

    费雪雁却仿佛在说别人,只等着听解释,很专注的那种。

    好在吴老师摇头:“我不是说考艺术院校完全不需要画画技巧就是绝对正确的,西方之所以做当代艺术可以不需要绘画功底,是人家的人文历史一脉延续下来走到今天这个样子的,西方当代艺术背后是基于西方社会学和哲学,还有社会历史影响,譬如二战伤痕、越战反战、享乐主义等等思潮下的结果,我们中国人去生搬硬套的模仿,真以为把一堆破烂堆起来就是艺术,脱了衣服滚墨汁就是艺术,那才是瞎扯淡。”

    万长生懂了,他突然迫切的想去读美术学院,因为只有在那样的艺术殿堂,才能让自己大量学习这些以前从没思考过的东西:“先探寻我们自己本来的历史和美学,再去研究结合人家的东西?”

    比万长生大七八岁的吴老师点头:“所以老苏说你跟我们不一样呢,我们都是在应试教育中有点失败,或者天赋只够冲到这个地步,自成一派、独树一帜是做不到了,成名成家也很难,但你有可能性……简单的说吧,我们现在所有的艺术架构是苏联模式,一切都源于巨大的历史断层,艺术自信缺失以后全盘学习苏联模式,实际上苏联模式也是人家历史文化沉淀的结果,造成我们现在中不中、洋不洋、苏不苏的尴尬局面。”

    语气有点悲观,还带点嘲讽。

    可人和人就是不一样的。

    同样的困局,在有些人看起来是一地鸡毛的乱七八糟,万长生的角度却是:“哦?不破不立,这不正是个重建的机会么?”

    刚才还翘着二郎腿有点过来人姿态的吴老师愣住了。

    转头打量旁边的大男生。

    口气何等之大!

    知道一家美术学院的架构有多复杂么?

    一个学院院长在很多人眼里就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而这在整个国内艺术届里面还不过是马前卒。

    知道美术家协会,文艺工作者都属于哪个政府部门管辖么,上面有无数的领导、名家掌控着局面。

    一个才刚刚考上美术学院的毛头小伙子,却大言不惭的说重建?

    可万长生不是热血沸腾的吹牛逼,也不是轻描淡写的随口调戏,脸上只有认真的从容淡定。

    因为要出来巡讲,穿得还算正式沉稳,米咖色的休闲裤、运动鞋和银灰色衬衫。

    都显着万长生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

    二十七岁的女老师,忽然声音就柔和太多太多:“有很多困难的,肯定也有很多挫折。”

    这种男生太让女人倾慕了,特别是文艺女生。

    万长生嗯:“这个世界的美好啊,就是美在和而不同,可以和睦的相处,但拥有不随便附和的权利,世间万物繁复,其中种种区别没必要完全要求趋同,人和人之间也一样,最后能够各自找寻觉得美好的事物共存,那就足够美满了。”

    吴老师眼神儿都变了,还回头看看眼里充满崇拜狂热的费雪雁,习以为常的贾欢欢,再有前面眼神也带着思索的徐朝晖,才轻声:“这下我又觉得你好像是个老和尚。”

    贾欢欢噗嗤,头都不抬:“我们从小就在庙里长大,那么多墙上的佛像,那么多菩萨都是长生哥十几年来收拾的,和尚都是假的,长生哥才是真的。”

    学艺术的人思维还是灵活,瞬间恍然大悟:“怪不得!佛经之类的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哲学基础,哲学读得多了,自然而然会见到各种价值观的形成,各种质疑的微妙,原本坚定相信的不过是一场虚妄,原本嗤之以鼻的居然蕴含道理,对吧?”

    万长生也惊喜:“对,书读得越多,越不会再执着于曾经那些坚守,会越来越习惯用思辨的目光看待这个亦真亦假的世界。”

    吴老师竖大拇指:“我在你这个年龄,还以为自己看到的都是真的,学的也是真的。”

    万长生笑:“这下我是真觉得以前有些坐井观天,以为待在井底就能学到所有,其实走进大学,很多东西早就被总结出来,可以让我们更加高效的学习?”

    吴老师耸耸肩摊手:“等你自己进了大学体会咯,你可以选择天天打游戏开黑谈恋爱,也可以成天泡在图书馆,还可以缠着老师学东西赚大钱,大学就是自由人生选择的第一步。”

    这下连贾欢欢都说:“我都有些期待上大学了。”

    今年基本上主动放弃了名牌高校的两位学霸,却都只是把目光放在万长生那里,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感受。

    可能相比一门心思赚钱的那帮男性导师,吴老师作为女生还是要感性些。

    到省会的一路上聊得比较多,她这样见多识广的现代女性,对万长生真是赞不绝口。

    最好奇的当然就是那个和万长生根本不是一路人的未婚妻了。

    不过她也只观察,不问不说。

    省会这边当然又是一顿豪华晚宴接风洗尘,最开心的就是贾欢欢,又撑得肚子有点难受,全靠万长生回酒店路上慢慢帮她揉。

    千人同场的艺考生局面,当然又把三位宁州来的乡巴佬吓一跳。

    这还只是开头,呆两天直飞邻省赣西省会,两天,再飞鄂北省会、皖徽省会,到了苏北省会开始就基本上,是一天一个城市的挨着豪华商务车接送,直到沪海、最后才抵达江浙省会,十来个巡讲导师轮番跟万长生搭档,让他主讲速写,呆两天的地方会讲讲素描,到后面竟然有学生家长带着孩子跟着不同城市跑!

    为的就是能多听听,领会万长生讲的精髓。

    这时候万长生也终于体会到苏琦冬说的,刚开始有点新鲜,真这样马不停蹄,才半个多月,就觉得有点想吐了。

    还好贾欢欢一路吃得都开心,虽然从来没有时间去逛那些著名景点,她都毫无怨言。

    至于费雪雁和徐朝晖,他们俨然已经被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也要成为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