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178、死心眼和缺心眼
    换个人说不定心态会崩,嗯,譬如费雪雁那种有点死心眼的性格。

    万长生却艰难的撑着看台水泥台阶试着起身:“就算我是读国画专业,也不妨碍我自己学习捣鼓做雕塑吧。”

    所以转头对那位男生伸手:“老兄怎么称呼,以后能不能把你们关于雕塑的基本教材、学习方法之类的给我借鉴下,付费都可以的。”

    男生很爽朗:“马振宇,蓉都人,其实我知道我考清美很难,本来就是去试试水,但全国几个雕塑专业里面,蜀美也能进前三,所以听说你俩考这边,就想着跟你们做朋友也不错,其实以后我估计可以经常来我们雕塑教室玩吧,都是一个学校,没那么泾渭分明。”

    旁边人还想吐槽,你怕是想跟杜杜做朋友吧。

    万长生已经迫不及待:“能现在就去你们雕塑教室看看么?在学校哪一块?”

    众人这才有点重新认识万长生对雕塑的热情。

    可以说从去年大家认识,他始终都是那种老神在在的沉稳,有时候简直都不像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始终带着中老年的佛系态度,连被那个林建伟、还有那位茅东阳老师怼了、羞辱都不冷不热的没反应。

    画画的时候更是大多面无表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就旁若无人的陶醉。

    但这时候确实满眼放光,非常急切得像个刚刚得到玩具的孩子,又有点像青涩初恋的大男生。

    马振宇都不好意思继续问那位美女的去向了:“我……们也是刚报到,还从来没有正式上过课呢,如果不嫌弃的话,带着你参观下倒是没问题的。”

    万长生已经完全不顾周围所有:“好好好,谢谢了!”

    还是他的伙伴们习以为常,丁晓鹏把白粥饭盆塞给万长生:“边走边吃,你这会儿还是要多补水,这瓶水也带着。”

    黄敏更像姐妹:“毛巾带上,手机铃声打开,两点半开始下午的军训,我们提前打电话给你,免得又被教官盯上,要不要换身衣裳,这个都湿透了,先把这个脱下来,我们带回寝室你给你冲洗下,暴晒晾干应该没问题吧。”

    也有国画系的周到:“武装带帽子什么干脆我拿着,下午给你,我们连队教官其实还可以,下午一起跟他说说好话,别针对万万,别迟到啊,好多班上的同学都想认识你。”

    外人很难理解这群学生众星捧月的把万长生宠着,连他脱衣服都有两三个男女生伸手帮忙。

    万长生也习以为常的一叠声说好,心无旁骛的就跟着马振宇跑了。

    绷得紧紧的白T恤完全湿透贴身上,还被几个女生吹流氓哨了!

    另外几个男女生甚至想跟着一起去的,被黄敏叫住:“人多场面大,万一影响了万万就不划算了,让他自己先去探探路,唉,怎么会遇见这种事情呢?”

    大家又七嘴八舌:“老万搞雕塑?我是真想不到……赵磊磊来看他的时候,我以为他多半跟油画那边有关系,哪怕学国画顺带画点油画,好歹也都是绘画专业,他怎么会突然对雕塑这么感兴趣呢?”

    可又坚信:“肯定能行,他素描底子那么好,有点阴差阳错,要是进了雕塑简直如鱼得水,特别是现在雕塑招生早就不像以前还要单独考泥塑,跟我们一样是白手起步,万万肯定能领跑!”

    那几个蹭着来看新生级草的大一女生终于嘀咕:“你们怎么对他……有点怪怪的?”

    黄敏温暖的笑:“你们不懂,他在为人处世的时候是我们的兄长,什么事情都带着照顾我们,可只要涉及到专业,他又像我们的弟弟,天才都有点缺心眼的那种弟弟,就需要我们照顾。”

    在不认识的女生面前,一群大男生还有点傲娇:“走了走了,晚上过去辅导补课的排班表出来没,这段时间可不能把培训校的事情耽误了,帮万万腾点时间让他调整这种专业问题。”

    大家都叹气,是真心实意的想万长生好啊。

    想他能全心全意的投入到艺术世界里面,也许真能看见个卓越的天才横空出世。

    可他总是会遇见这样那样的破事儿。

    好在万长生自己不往心里去,还主动透露消息:“那位女生其实考上了清京美院,没在这里,要不要到我们培训校去参观,我们隔壁就有影视表演班,当初她就是从隔壁班转过来的。”

    马振宇实名吃惊:“从影视表演转过来,然后考上了清美?我的个天,这是什么神仙姐姐啊!我真不是对她有企图,我就觉得她太漂亮了,要是有机会再给她拍照什么的就很荣幸了,这个暑假我家里给我奖励了一套莱卡M10,我对摄影非常有兴趣。”

    结果万长生根本不在意什么莱卡:“能给我介绍下你们专业吗?都干嘛呢,专门做雕塑?”

    马振宇也才当了一天的雕塑系学生啊,还是在体育场上军训,使劲挠头:“我只是到那边开个了会认识下同班同学,我们一个年级只有十来个人,算是全院人最少的,所有雕塑专业的学生一共才四五十个人,这边……”

    穿着T恤、迷彩裤和军用训练胶鞋的万长生很急切。

    走过布满雕塑的校园大道,一头扎进有些树木浓密的分岔角落,说不上古树参天,也起码是绿茵遮天,让他整个人走进来就觉得凉爽了很多。

    可路边开始出现大量的巨型石头,一人高,几米长的四方墩子,就像放大好多倍的印章石那样平放在地面,层层叠叠好多块,立面充满了钻孔切割的半圆槽,让打了十多年石头的万长生,像看见亲戚一样忍不住伸手去摸,微凉。

    马振宇介绍:“汉白玉,譬如英雄纪念碑基座什么都是用这个雕刻的,算是雕塑常见的材料,不贵。”

    万长生依依不舍的摸着过去:“没用过,我们那不产这个,我都是用青石,最近几年才搞到些大理石。”

    马振宇开始震惊了:“你真的自己搞过雕塑?”

    万长生摇头又点头:“我不知道,我就是个打石头的,雕塑这个概念我都不是很清楚,雕应该就是在石头上面挖切,塑就是修整塑形?”

    马振宇也点头再摇头:“说对了一半,雕就是在任何材质上雕刻,这是做减法,塑则是用任何材质堆增,这是做加法,雕塑准确的说是雕刻塑三大元素,不过说实话,我现在也还是门外汉,以前有附中的时候,雕塑专业是唯一要求单独考泥塑的,现在艺考培训哪里还有泥塑,所以雕塑专业的考生也跟普通各科一样。”

    万长生居然听得有些神往:“雕刻,泥塑……这是我做了十多年的活儿啊,曾经我真以为美术学院也就最多是画画……”

    不是的,就在万长生的眼前,随着马振宇带着他走到一个如同工厂厂房的地方,万长生甚至反应过来,大美培训校的那个三层楼建筑,在被装修隔层了三楼之前曾经都应该是这样。

    巨大的空高,有好些巨大的钢架、木架、脚手架搭建其中,然后有工人、学生,气质怎么都有艺术家感觉的中青年,爬在上面忙碌,周围乱得很,各种切割机、电焊等等,与其说是艺术院校,不如说是工坊。

    马振宇也只是带着万长生在十来米高的大门外看眼,他自己都小心翼翼的又溜到旁边两层楼分出来的教室外示意给万长生看,留着门缝的教室里面,几个学生正在对着各自小台精工细作的做泥塑人头,前面坐着个男性模特。

    然后马振宇的表情就神秘兮兮了:“这间……窗户都封死了窗帘的,听说是在做人体模特雕塑!”

    万长生终于想起来欢欢问过那个话题:“不穿衣服的?”

    马振宇理所当然:“穿了衣服,怎么叫人体?”

    万长生倒吸口气,原来真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