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082招黑小天王vs过气女爱豆(42)
池芫捂着撞疼了的鼻子,气得崩人设,直接上手掐了一把男人的腰。

    这鼻子得亏是货真价实的,要不然,就他这硬邦邦的胸肌,能把假体都给撞出来。

    这一下撞得太疼,池芫生理性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他拍了下男人坚硬的胸膛,手撑在他身子两侧的地面上,就要起来。

    沈昭慕却一边嘴角勾了勾,伸手按住了她后脑勺。

    然后——

    池芫的唇就印在了他的喉结上。

    “……”

    “唔……”

    意识应该不大清楚的沈昭慕原本只是恶作剧地将人往下按一下,却不料,玩火上身。

    喉结是他的敏感处,立时面上潮红,他闷哼了一声,眉心拧了拧,似欢愉又似痛苦。

    摘掉口罩、墨镜、帽子,他就用一双带着水光的眼,望着池芫。

    好似,被池芫调戏了的良家妇男似的。

    池芫却是宕机了一秒后,忙推了他一把,站了起来,这时,正巧听见走廊上有说话声,她唯恐有狗仔和酒店工作人员看到拍到似的,直接将男人往房间内拖了拖,直到鞋子都在室内了,才抬起笔直的大长腿,用脚将门给关上了。

    “啧,走光了。”

    男人瞧见她穿着鱼尾裙就这么豪迈的一脚,因为角度问题,不可避免地看到了底裤,别过头,闭了眼,虽醉但节操尚在。

    看了眼地上躺尸的沈昭慕,池芫无视了他的话,抿着唇,“喂,手机呢,给你经纪人打电话接你回去。”

    沈昭慕闻言,又睁开眼,冲池芫笑了下,这个笑很是撩人,眼里潋滟流光闪烁,专注得眼里只倒映她的模样。

    “没带。”

    他小声嘟囔着,又哼哼道,“什么经纪人,不也还是你的舔狗粉丝……我不走,我头晕,你照顾我……”

    池芫被这醉鬼的话给气笑了,他经纪人是她粉丝?

    不对,他头晕,为什么要她来照顾?

    “我不是你的助理和保姆。”

    “对啊……助理和保姆我才不要她们照顾。”

    沈昭慕脸上一片醉红,笑起来少了几分讨人厌的高傲自大,却很会耍赖。

    “起来。”

    池芫被他的逻辑打败,但心里却又觉着熨帖了不少。

    “你扶我……”

    沈昭慕懒洋洋地在地板上扭了扭,继续耍赖。

    池芫拿他没办法,只好将包包和手机往床上一丢,然后踢掉了高跟鞋,蹲下,两只手穿过他腋下,直接将人给半抱了起来。

    “你是女人么这么大力气!”

    猛然被抱起来的沈昭慕,吓得一个打滑,忙伸手扶住了床沿,醉意都吓醒了几分。

    他叫了一声,一双眼瞪得圆圆的,池芫看见他这大惊小怪的样子,不禁朝他露了露手臂上的肌肉。

    “看到了么,你再不老实,我就揍你。”

    “……”

    沈昭慕不甘落后地手就朝他的裤子位置伸去。

    不知道他这个醉酒到底还有几分正常人的思维在的池芫,脸色一变,“你干什么脱裤——”

    “谁没有?你再凶我,我让你在腹肌上荡秋千信不信?”

    醉鬼沈昭慕嘿嘿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将衬衫往上拉,露出漂亮的人鱼线和腹肌。

    池芫听他这糟糕的容易引人误会的台词,轰一下,脸就红了。

    她恼羞成怒地捶了一拳他胸口,这一下可不是什么小拳拳,而是实打实的一拳。

    直接就叫沈昭慕痛得脸变形,捏着衬衫的手垂下来,“你这女人,不能温柔点?”

    池芫坐在柔软的大床上,翘着腿,抱着手臂冷笑一声。

    “大晚上的跑单身女性房间,小天王,我没报警将你当色狼抓了就不错了,还要我怎么温柔?”

    沈昭慕靠着床,席地而坐,衬衫和裤子皱巴巴的,他垂着头,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我没地方去。”

    “你的工作人员呢?”

    “不想和他们一块,被看笑话。”

    “……”池芫噎了下,“你家人朋友呢?”

    一副“你别想卖惨骗我”的冷酷无情的嘴脸。

    沈昭慕闻言,头垂得更低,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没了发胶的头发,看起来很柔软,一揉就乱糟糟的,像个鸡窝。

    “我没朋友这事,圈内不是都知道?”他并不嘲讽地说着,随后语气又低落下去,“家人……我爸妈离婚,我跟我妈过,我哥跟我爸过,我哥只知道出差根本不和我联系……三年前我爸再娶,而就在刚刚,我妈打电话说,她要嫁人了。”

    他说到这,声音很轻,没有再继续。

    但池芫却读懂了他表达的意思——

    他没有家可回了。

    父母都各自有了新的家庭,他成了局外人。

    回哪里都不方便。

    难怪了。

    会自己喝了酒跑来……

    “咳,没朋友你就去交啊,嘴巴少毒一点,朋友就有了。”

    池芫将腿放下来,手也不抱着了,嘴角动了动,干巴巴地提议着。

    好吧,她就是吃软不吃硬,看不可一世的狗子露出这么可怜兮兮的一面,就心软了。

    池芫,挺住,千万别被男人卖惨给打动了。

    “哪有那么容易……这个圈子交不到朋友的,像你这样不为名利也不贴着我的人太少了。”沈昭慕语气又轻快了起来,眯着眼冲池芫笑了声,“不过想想我好歹比你粉丝多,比你有钱,比你有名气,我又可以灿烂了。”

    正想着怎么安慰这只低落的狗子的池芫:“……”

    去他大爷的安慰。

    他不配。

    沈狗就是沈狗,日常不是人。

    “你看你,说实话你也不高兴。”沈昭慕搓了搓自己的脸,清醒了些,眼睛很亮,看着池芫,一点都没有刚刚的落寞可怜了,“刚刚说假话你倒是心软得很。”

    池芫咬牙,“你刚刚是在编故事骗我?”

    她的刀呢?

    “你猜?”

    沈昭慕爬起来,坐在她旁边,像是没骨头似的凑过来,然后忽然伸手,池芫下意识闭了闭眼,随后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干吗?

    立马又睁开,果不其然对上对方玩味恶劣的笑容。

    沈昭慕手拐了个弯,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

    冲臭着脸绷紧了唇线的池芫摇了摇,打开某游戏,挑眉笑问——

    “来一盘?”

    给读者的话:

    池芫:我以为你要睡我结果???

    系统:走过最长的路是小天王骚断腿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