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门关
    白舟进入了内层入口之后,外面就出现了一阵阵闪烁着雷芒的云雾乱流。

    张御看着外间,两年前他离开内层的时候,当时坐得是玄廷所派遣的巨舟,那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多感觉。

    而这一次,他自己驾驭白舟从外层回至内层,却是有了一种分外的奇特的感应。

    他感觉自身好像正在从一个行动迟缓的泥泞的池塘之中脱身而出,去到了一个可以随意纵驰的广阔汪洋之中。

    一时之间,他好似去了什么束缚,气机心力也是变得更为活泼,而且随着越往内层去,这种感觉也便越是明显。

    这也难怪外层诸势力千方百计要侵入内层之中,抛开其他不论,只从修炼上来说,修道人明显在内层更容易达至上层境界。

    从这点上来看,那些去往外层修道人无论最初出于什么目的,自身无疑都是为天夏作出了牺牲的。

    这个时候,飞舟微微一轻,好像卸去了什么负担。

    他抬首往上空看去,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旋涡状云层,这个内外层出入口通常会主动把靠近的人或物牵引过去,方才那等变化,应该是彻底脱离了这一处地界的影响范围了。

    只是白舟周围,此刻仍是雾蒙蒙的一片,这是受到了浊潮的影响,所以无法看到更远的地界。

    其实若不是内外层时时穿渡会导致内外层出入门户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这一弊端,那么各洲之间往来也就没那么不便了。

    好在现在浊潮已是退去大半,待得完全消去,各上洲之间的联络当也能恢复了。

    因是此刻已完全进入了内层,所以张御也是加大了意念的催动,白舟之外亮起一层莹莹光亮,并呈现出一个倾斜的角度,以比方才快上数倍速度往下方疾驰而去。

    大约半个夏时之后,那些阻碍视线的云雾渐渐变得稀薄了起来,一片一望无际且又起伏不平的地陆出现在了下方,但望去荒凉无比,只是零零碎碎的些地方有些许绿色点缀。

    张御知道,虽然他进入的是通向伊洛上洲的内层入口,但那只是提供了一个大概的位置罢了。

    且因为浊潮的缘故,还会导致他们偏离方向,所以自外层归返内层之人,一般是不可能准确落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通向此行终点的这剩下最后一段路程,还需要他们自己去寻找。

    许成通看着下方景物,神情也是颇是复杂。

    一晃已是七十多年了,他方得再次回到内层。

    他当初离开之时,修为还远远不及如今,还因为浊潮的压制,在洲外根本无法长久飞遁,那时候外层虽然也有虚空外邪,可只要服下丹丸便可抵御,法力运转反是不受太大影响。

    而如今看起来,浊潮当真是退去不少了。

    他想了想,对张御道:“巡护,伊洛上洲占地广大,我等只要在此洲附近,当能听大河奔涌之声。”

    张御嗯了一声,他看了下四周,其实就算偏离了方向,他们距离伊洛上洲当也不是十分夭螈,慢慢找也可以,只是这般太过耗费时间,于是眸光一闪,两道飞剑已是飞射了出去,在外周游回旋,寻找此洲所在。

    他口中则道:“我从那位越执事的记册中曾看到,许道友过去也是伊洛上洲之人?”

    许成通在心里把越道人反复痛骂了几遍,面上则是恭敬道:“回禀巡护,许某的确是此洲之人,实则最早到来外层的,多是伊洛上洲之人。因为伊洛上洲当时受到的浊潮冲击较小,所以第一批去往外层守御的修道人多是自此而出。”

    张御只是随口问了几句,出去的飞舟便就有所发现,当即把白舟一个拨转,往一处方向飞驰而去。

    大约十来个呼吸之后,前方好像进入了一片开阔地一般,稀薄的云雾在舟首前散开,随后一座坐落在无垠大地之上,几是占据了整个视界的大洲出现在了那里,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两道徜徉在大洲上方的悬空天河。

    这两道河流时而交汇,时而盘旋上升,并发出大河崩腾之时的隆隆涌动之声。

    许成通也是不免激动起来,道:“伊洛上洲!”

    张御此刻走前两步,往前看去,他仔细一望,却是发现那两道河流之中有两条夭矫白龙穿梭游走,那并非只是一种幻象,而当真是活生生的真龙。

    许成通见他留意那真龙,便解释道:“巡护,我老师教我道法之时曾言,我天夏到此之时,以古夏之水相渡,引动地脉再造伊洛二水,此二水因此得有灵性。

    在浊潮到来之际,得一位大能以大法力牵引点化,化二水为二龙御住浊潮,自此便为伊洛上洲之守御。”

    张御了然点首,浊潮危害极大,青阳上洲有大青榕遮护,伊洛上洲这里则有双龙之水,看来其余上洲亦是有相应的力量护持。

    见已是找到了此行所在,他也不再急驱前行,而是收了心力回来,推动白舟缓缓往洲域方向过去。

    直到挨近到洲陆边缘的时候,却见某处一座山丘之上有气雾涌出,随后便见一条蛟龙自里窜出,向着他们飞来。

    蛟龙背上则是站着一名蓝衣道人,一只手拖拽着一根缰绳,他来至近处后,对着白舟喝问道:“来者止步,请报上名姓。”

    张御道:“许道友,你去与他言说。”

    许成通精神一振,道一声是,他穿声出了飞舟,与那道人交流了起来,并将张御给他准备的名册交给对方观看。

    那道人检视过后,又对许成通交代了两句,打一个稽首,便又驾驭蛟龙离去了。

    许成通回来之后,道:“巡护,办妥了,只是这位道友说,就算我是有外层军署的使者名册,可若是要在洲中停留长久,也仍是需登名造册的。”

    张御道:“无妨,我们要去的是灵妙玄境,与洲中干系不大,也待不了太过长远。”

    许成通想了想,道:“巡护,七十年前,伊洛上洲的灵妙玄境的入口在阳州和颍州这两地,也不知如今是否有所变化。”

    张御道:“我事先问询过,这两处依旧是可以进入玄境之内,但现在在南方的慎州和长州之中,也各有两处入口。”

    许成通喃喃道:“这么说来,伊洛上洲的灵妙玄境又是扩大了许多了。”

    灵妙玄境是由灵关改造而来,出入之地越多,那意味着界域便越广大,很可能还是由多个灵关连在了一处。

    张御知道,灵关这等地界因为不曾受浊潮侵染,所以也容易为各方势力所盯上。

    这里真修能牢牢占据此地,那是因为在伊洛上洲之内,真修势力极其庞大,洲中仍是保持着一部分玄修未曾兴起之时旧有格局。

    这或许也是黄孟桓跑来此地的原因,其人大约是想借助当地的真修势力庇佑自身。

    由于他们一行人是由北方进入洲域的,故是他没有再去绕路的意思,直接催动白舟往位于最北方的颍州而来。

    在行驶了百多里后,众人便见前方的雾气之中浮现出了一道蜿蜒长岭,山脊直接如龙蛇一般延伸入天云之中。

    而在尽头之处,隐隐约约可见一座巨大的牌楼,在天日之下,正向外绽放着道道瑞光,此刻正有不少修道人沿着山道往那处牌楼飞驰而去。

    哪怕不用去问,他们也自能看出,这里当就是进入灵妙玄境入口所在了。

    许成通略带感慨道:“‘车马入天去,问道云峰中”,巡护,这是‘问天门’,没想到,七十多年了,也没什么变化。”

    张御抬眼望着那个光彩熠熠的牌楼,在青阳上洲时,灵妙玄境的入口都是设在隐蔽地界,不为外人所知,当真可说是避世而居,而在伊洛上洲,却是光明正大的摆在那里,好似生怕世人看不到一般。

    由此可知,两州真修的行事风格当也不同。

    另外他也是发现了一件事,他们这一路过来,几乎没有见到造物,承载往来诸人的多数是灵禽走兽和少数飞舟法器。

    他催动白舟,也是沿那蜿蜒山道而行,渐渐接近了入口所在,到了这里,可见牌楼前还立有一座法坛,上面站着一名羽衣星冠的道人,但凡有人到此,都会主动停下,待此人问过话,互施一礼之后,才会继续往门中去。

    这应该就是此处的守门之人了。

    未有多久,白舟也是到了那巨大牌楼之下,在缓落下来后,张御带着许成通等人自里走了出来。

    那道人见到他们一行人,辨了辨气机后,神情不由一正,整理了一下衣冠,从法坛之上走下来,对两人郑重打一个稽首,客气言道:“两位道友可是要入玄境么?不知此行欲拜访哪一位同道?”

    许成通站出来道:“我听闻玄境之中近来有一场论法盛会,故特意赶来此地,意欲一闻同道高论。”

    那道人点头道:“原来是为此番法会而来,两位道友且请稍待,待我用过鉴镜,若辨识无碍,就放几位入内……得罪了。”

    说着,他拿一个法诀,霎时一道光亮自法坛上照落下来,将张一行人笼在其中。

    不过这光亮落在许成通身上没什么,可一到张御身上,却是立时被排斥开来,并向着周围散逸而去。

    那道人不觉皱起眉头,道:“尊驾是玄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