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 > 570、战火再燃(月底,求个月票,大家别浪费)
        国统区,樱花公馆的一处秘密据点。

    夏目樱春在知道帝国酒店消息的瞬间,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下意识的想起来的就是这事是楚牧峰做的。

    虽然说没有任何证据,但她就是这么想的。

    “真的是你做的吗?”

    这事不是楚牧峰做的,夏目樱春的心情会好受点,会冷静点。

    但要是说是他做的,夏目樱春的心情就会变得更加恐慌。

    楚牧峰已经能做成这么大的事吗?

    光是想想这事就够恐怖的,一下杀死那么多大佐,这可不是谁想就能做成的。

    楚牧峰不但是做成了,而且还全身而退。

    “夏目。”

    就在这时候桌上的电话响起来,夏目樱春赶紧接通,那边传来的是黑木睿的声音。

    “喂,是我!”

    “哈伊,你给我听着,暂时停止你现在的事情,给我全力调查帝国酒店的毒杀案,你应该知道这个事了吧?”

    黑木睿沉声说道。

    “哈伊,刚刚听说。”夏目樱春说道。

    “听说就好,这件事是真的,帝国的军事小组十五名大佐全都被毒杀,就连田中良树这个日占区的宪兵队队长也没有能逃掉。”

    “你要做的就是给我好好了解,这事和军统有没有关系,有关系的话,是军统的谁做的!”黑木睿冷冷地吩咐。

    “哈依。”

    夏目樱春恭敬领命。

    挂上电话,她暗暗嘀咕:“特高课这下是要炸锅了!”

    ……

    日占区特高课现在是处于一级戒备状态。

    所有人都被勒令要求回来,全力彻查这事,而加藤剑郎更是被骂得狗血喷头,批得一无是处。

    “混蛋,你好歹是特高课的大佐,整个华亭地区的情报网络都归属你管,你就是这样办事的?让别人堂而皇之潜入搞暗杀!”

    “你清不清楚死掉的那些大佐,帝国是花费多少心血才培养出来一个的,你现在倒好,一下全都给我葬送掉。”

    “加藤剑郎,我不想要听你说任何理由,必须就这事拿出一个交代!”这是来自帝国特高课总部的训斥。

    还有华亭地区战事指挥部的。

    “加藤剑郎,我当初是怎么给你说的,我说这个军事研究小组的安全你要全权负责,可你倒好,就那样交给宪兵队去管。”

    “一个宪兵队能和华夏的间谍机构对抗吗?他们打仗还凑活,可要是说玩弄这些地下勾当,他们差得远那!”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你给我说说,到底该怎么办?你到底能不能找到下手的人?我要让他血债血偿。”

    只要级别比加藤剑郎高的,劈头盖脸的都是一顿臭骂,好像不这样做,就不能够将自己的责任撇清。

    他们都是拿着加藤剑郎当做自己脱身的理由,问题是,面对这样的理由,加藤剑郎还真的是不能反驳,只能默默忍受。

    事情是你做的,你不忍受谁忍受?

    好不容易等到消停下来后,加藤剑郎端起眼前的茶杯就要喝水,却发现里面是空着,怒火攻心的他直接抓起来就砸烂在地。

    听到动静赶紧进来的黑木睿,看到这幕后,立刻就拿起来一个新茶杯倒了茶水端过来,然后低声说道、

    “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该通知的人都通知了,他们都在调查这事。”

    “能有消息吗?”加藤剑郎脸色铁青。

    “不知道。”

    黑木睿当着加藤剑郎的面是不敢撒谎的,只能是实话实说道:“因为这事对方做的很隐秘,所以说咱们调查起来十分麻烦。”

    “目前能确定的嫌疑人是井下村,更多的线索还是有待调查取证。”

    “那就赶紧去查。”加藤剑郎狠声道。

    “哈依!”

    ……

    日占区的军队终究是没有等到特高课的调查结果,他们也不屑于等。

    你们调查你们的,我们做我们该做的事情。

    这事就算是不调查,我们也知道,凶手肯定是华夏那边。

    只要能肯定这点,其余的反而是不重要的,因为只要宣战就成。

    华亭城外很快就爆发一场激烈战争。

    战火绵延,枪炮四起。

    岛国想要尽快结束华亭会战,但这里不是说他们想就能攻下的,两个国家都在这里投入了大量的兵力,华亭已经成为一个绞肉场,每天都有大量士兵和平民死亡。

    楚牧峰就算是没有亲自上战场,每天听着枪炮声都感觉阴云笼罩。

    今天已经是帝国酒店毒杀案后的第七天。

    战事是在第二天爆发的。

    其实现在到底是谁杀死的那些大佐,已经变得无关紧要,战争才是重头戏。

    对于岛国而言,只要能打赢这场战争,谁杀的其实无所谓。

    因为到时候我只要怀疑是你们做的,我就敢对你们举起枪来大肆屠杀。

    我只要认定这事是和你们军统华亭站有关系,就能荡平华亭站。

    就在这样紧张的氛围中,时间很快来到了十月份。

    在楚牧峰的记忆中,华亭是在十一月沦陷的。

    现在已经十月,说明战争还要持续一个多月的时间。

    可问题是,就现在的战争形势分析,国军虽然说人数众多,却是被动防御,而岛国军队是不断逼迫挺近,主动进攻。

    此消彼长之下,国军想要守护住防线真是很难。

    “没有制空权和制海权,这样的战争打起来是挺窝囊的,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

    在家中楚牧峰站在华亭地图前面缓缓说道。

    “是,你说的很对,战争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要知道每天死亡的人中,国军是要超过岛国很多的。”

    “其实有时候我也挺纳闷的,你说咱们这边这么多人,怎么就硬是能将仗打成这样。要是说战争都这么打的话,华夏的失败是必然的。”紫无双眼神有些忧虑。

    怎么打成这样的?

    当然是因为指挥系统。

    楚牧峰比谁都清楚,战争失败是有这样那样的原因,但更多的就是出现在指挥者身上。

    要是说指挥者能够审时度势的话,战争不可能说变成现在这样。

    就算是变成这样,也会让岛国军队付出惨烈损失,何至于如此被动?

    “你说的很对,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紫无双一针见血。

    “咱们的人已经磨练的怎么样了?”

    楚牧峰没有去想这事,他只是华亭站的副站长,就算是对局势有所看法,也不可能说改变现状的。

    谁让他的资格不够。

    别说是他,就算是戴隐过来,也绝对不可能说对战争指手画脚的。

    军统做的是情报工作,这种事压根轮不到你们插手。

    “已经全都磨练出来!”

    说起这个紫无双立刻兴致勃勃的说道:“咱们的人已经在战争中快速的成长起来,每个都是见过血的,都拿着岛国人当做试炼的靶子。”

    “他们都参加过战争,只要遇到岛国的侦察部队,那就是真刀实枪的和他们干,最后都将他们杀死。”

    “很好,战争是最能催快一个人的成长,要确保咱们的人都有实战经验。”楚牧峰点了点头说道。

    “明白!”

    ……

    这天楚牧峰来秘密面见赫连夫人,而在见面后,都没有等到楚牧峰说话,赫连夫人便急声说道。

    “你幸好来了,再不来的话,我就要去找你了。”

    “怎么,发生什么事了?”楚牧峰挑眉问道。

    “江怡失踪了!”赫连夫人满脸焦虑。

    楚牧峰当场一愣。

    “江怡失踪了?你的意思是说她不见了那,还是说你暂时找不到她。”

    楚牧峰跟着紧声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

    赫连夫人就赶紧解释起来,原来江怡竟然被她安排着去送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给当地的一个抗日游击队伍。

    然后按照两人的计划,江怡在前天就该回来的,可谁想前天没有回来,昨天也没有,今天都还没有出现。

    你说赫连夫人能不着急吗?

    “你没有和那个游击队联系上吗?”楚牧峰问道。

    “没有!”

    赫连夫人摇摇头,脸色有些紧张,“那边的所有通讯手段都已经断了,联系不上。”

    “你也真够忍心的,像是这样的情报,要是危险的话就该由专门的人去送,你让江怡去送,她一个女孩子家能够担负吗?”楚牧峰不由得责问道。

    “我也不想要这样做,但问题是,我这边的确是没有人可用了。要是说真的有别的通讯员,我是绝对不会让江怡过去的。”

    赫连夫人也是充满无奈地解释道。

    “那现在你想要我怎么做?”楚牧峰问道。

    “帮我调查到江怡现在的位置,确定她的死活。”赫连夫人语气急促。

    “给我那支游击队的资料,还有她要去送的是什么情报,将这里面的情况都告诉我吧!”楚牧峰缓缓问道。

    事已至此,只能是想办法解决。

    “她要去的是紧挨着日占区边缘的夏仙镇,在那里有着一支咱们的游击队伍,他们的队长叫做武兴好,江怡送的情报是……”

    等到赫连夫人将该说的都说出来后,楚牧峰沉吟片刻,跟着肃声说道:“我会调查这事的,只要有江怡的情报,就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还有我想说的是,以后像这样的任务,能不让江怡做就别让她去了!”

    “我知道!”赫连夫人点了点头。

    又聊了一会,楚牧峰便起身告辞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