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五章 黑山尊主
    看他付账眼都不带眨一下的,她实在好奇了,问道:“你们做鬼的哪儿来这么多钱啊?”

    聂小倩白了她一眼,“我会法术,能变化行不行?”

    董方程咬着一根麦芽糖,“你会点石成金?”

    “不会。”

    “那是什么法术?”

    “告诉你,你也不知道。别问了行不行?”

    “我能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说。”

    “你们做鬼的都能白天出来吗?”

    除了第一次见他的是时候是在晚上,这一整天走了十几里,他都是在太阳底下的。

    聂小倩白了她一眼,“别的鬼不行,我可以。”

    “为什么别人不行,你行呢?”

    聂小倩:“......”

    “你再问下去我掐死你,你信不?”

    “信。”

    ......

    不想说就不说,动不动就掐死人?当她说吓大的吗?

    在镇上住了一夜,第二天他们就赶往岳阳城了。

    岳阳城也是古代名城了,最有名的就是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读起来当真是朗朗上口,拜当初中学语文老师所赐,现在都能背诵出来。

    他们行程不太赶,聂小倩说是慕蟾宫两天之后才会到楚地,到时候势必会在洞庭湖停留几天,所以两人也不太着急。

    就慢慢地在街上闲逛着,岳阳城不愧是千年古城,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街上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勾画出了一个繁华古代城市的原貌。

    这会儿要有个照相机就好了,拍些老照片回去准能轰动摄影界。

    可惜她的手机早就没电了,没法携带就留在时光机上了。以至于不能见证这历史的一刻。

    董方程第一次到岳阳来,尤其还是古岳阳城,她就好像一头撒欢的小黑驴似的,在街上一个劲儿跑着,从街头一直吃到街尾。

    聂小倩在后面跟着她一路跑,刚开始还勉强跟着,后来脸上的笑越来越僵了。

    他冷哼道:“我说,你能不能少吃点?”

    董方程仰着脸,“怎么?怕我把你吃穷了?你不是有法术可以点石成金吗?”

    聂小倩冷笑,“谁管你花钱了,我还有很多事做,没空陪你在这儿闲逛,你要逛自己逛。”

    董方程吐吐舌头,“自己逛就自己逛。”

    她转身要跑,聂小倩抓住她的手,“等等。”

    “还有什么事?”

    “这个给你。”他从身上掏了个银色手环出来,上面镶着一个银质小铃铛,摇起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很清脆。

    他给她拴在手腕上,冷声道:“这是以我的法力汇集而成的,你若敢离开岳阳城,就小心你的小命。”

    “那会怎么样?”

    “也不会怎么样,你的活动范围就是方圆一里,若是超出范围,这里面就会跑出一条小蛇来,把你活活咬死。”

    董方程咂舌,“这么厉害啊。”

    她伸手去拽,可怎么拽都拽不动,那铃铛好像长在她手腕上了,抠都抠不下来来。

    一想到里面随时可能跑出条蛇,顿时觉得心里毛毛的。

    “你能不能给我弄下来?”

    聂小倩微笑,“等你回到我身边就自动脱落了。”

    董方程一向被称为“董大胆”,她鬼都不怕,还怕条蛇不成?

    她对着聂小倩吐吐舌头,转身就跑了,临走时还不忘把他腰上的钱袋给拽走了。

    聂小倩嘴角抽了抽,心说尊主平时很少算错的,怎么这回找了这么一位啊?她真的有本事把整个聊斋世界捣乱了吗?

    他定了岳阳城最大的客栈,刚一进客栈门,无数双眼睛就看了过来。他相貌太美,无论到哪儿都是别人注目的焦点。有两个吃饭的小子,盯着他的背影,口水都流桌上了。

    迈步上了二楼,人字号第一间,是客栈里最高档的房间了。

    进了屋,从怀里掏出一个铜制小镜子。

    那镜子里出现一个面容可怖的人,头上长着两个类似犄角的东西,不男不女,亦男亦女。

    “小倩,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声音粗嘎似铁。

    “回尊主的话,人已经带来了,我们明天就去洞庭湖。”

    “嗯,那时光机呢。”

    “也带来了。尊主真是算得灵卦,果然时光机已经问世了,等把这个世界所有故事颠倒了,尊主就能实现多年的溯源了。”

    “哈哈——哈哈——”尊主大笑起来,这一笑声音更难听了

    “好,好,等本尊称霸天下,定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聂小倩眼皮微闭,“只求尊主能遵守承诺,放了那个人就行了。”

    “本尊自不会食言,本尊知道他是你最重要的人,定会善待他的。”

    “谢谢尊主。”聂小倩神情有些漠然。

    他低声道:“尊主,有一件事我有些疑问,那个董方程看着也没什么本事,尊主怎么就选中了她了?”

    黑山老妖道:“她是学机械的,可以随时修时光机,另外她这个人特别擅长交际,你以为学校里一半的女生都被他勾搭过,殊不知还有一半的男生都跟她是哥们。她总有办法,在很短的时间内和人混的很熟。”

    这个聂小倩自然知道,这说通俗点就是自来熟。

    刚开始认识这丫头的时候,他还有些惧怕自己,这才没两天就对他好像对哥们似的,都敢搂着他的肩膀说话了。一有机会就想验真一下他的真实性别,要不是他躲得快,他身上最重要的东西都得被她摸个遍。

    这丫头连什么叫害臊都不知道,还想让他脱了裤子看看是不是真是个男人,简直无耻至极。

    #

    这会儿董方程已经连着打了两个喷嚏了,她揉揉鼻子,这是谁骂她呢?

    在她对面坐的是一个从河北来的公子,她上这酒楼不到一刻钟,就跟这公子混得挺熟的。

    起因就是一盘茴香豆,店小二端上来一盘茴香豆,她想吃,就干脆坐到公子对面,舔着脸问道:“这位公子,这是什么呀?”

    “茴香豆。”

    “什么味道的?”

    一个人流着口水盯着你吃饭,想必是个人都吃不下去了。

    那公子无奈地摇摇头,“要不你尝尝。”

    人家端到她面前,她老实不客气的捻你一颗放进自己嘴里,随后笑迷了眼,“好吃,脆脆的,带点茴香味儿。”

    茴香豆自然是带茴香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