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六章 慕蟾宫出现
    董方程又吃了几颗,问道:“小哥,你是从哪儿来的啊?”

    “河北。”

    “哎呀,巧了,我也是河北人,咱们是老乡呢。”

    董方程满脸带笑,干脆把自己那一桌点的菜,都搬到了这一桌,倒上酒,两人开怀畅饮。

    “咱们河北可是好地方,出名人,风景也好,最重要的是还有很多好吃的,驴肉火烧、烤鸭、南煎丸子、金毛狮子鱼、八大碗、烩菜......哇,一想起来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本来人家没打算跟她说什么的,不过她死缠烂打的说一堆,也不好意思不理她。到最后只好跟她聊各地的美食和风土人情,没想到竟然聊得分外投机,还聊出了交情,还相约着明天一起上洞庭湖上吃河鲜去。那公子笑道:“你想象一下啊,咱们划着小船,在洞庭湖上游玩看景,船夫划船出去,他娇俏的女儿从湖中打捞上来的新鲜湖鱼,现场宰杀,就在船上支好锅,做上一条好鱼,等驶到湖心,鱼也熟了,对着湖景喝酒吃鱼,吟诗作对,岂不快哉?”

    董方程馋的哈喇子都下来了,她是真想去的,可是明天已经约好了聂小倩去湖上吊美女,这个美女和美食之间只能二者选其一,她还真是难以抉择啊。

    “这个......明天再约,要不后天,后天也行啊。”

    末了又忍不住插一句,“如果后天我还在岳阳的话。”

    那公子道:“怎么了?兄台,难不成那要离开岳阳了?”

    “不是,我就是不知会在岳阳待几天。也可能一天,也可能两三天,时间不定。”

    这要取决于她勾引女人的速度,也不知道那白鲟鱼精白秋练,好不好她这口?

    眼看着天色不早了,聂小倩说了,让她只能在外面待一个时辰,若是误了点回去,就放蛇咬她。

    她真有点怕手环会变成蛇,便站起来道:“兄台,我要回去了,咱们一见如故,改天再约。”

    她说着拱手以礼,“还没请问兄台您贵姓高明呢?”

    那公子忙道:“不敢,不敢,小生姓慕名蟾宫,字若得。不知兄台贵姓?”

    董方程愣了一下,心说,妈呀,这也太狗屎了吧?整个岳阳城也不算小了,那么多人口,她怎么随便在街上一划拉,就划拉到他呢?

    若是知道她是奔他未来媳妇来的,不知道还会不会跟她做朋友了?

    不对,聂小倩说他等两天才到岳阳呢,这怎么提前来了?

    不行,得赶紧回去送信去。

    匆匆跑下酒楼,一路去找吉林客栈。

    一口气跑上楼,还没进门就大叫着:“聂小倩,聂小倩,你,你在哪儿呢?”

    聂小倩正在房间吃饭呢,一大块鱼肉夹进嘴里,听到声音,差点没被鱼刺给卡死。

    他放下筷子,低喝一声,“在这儿呢。”

    “出大事了。”

    “什么事?”

    “那个慕蟾宫出现了。”

    聂小倩一怔,“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才,我在酒楼还跟慕蟾宫吃过饭呢。”

    她话音刚落,一阵脚步声响,似乎有人上了楼。

    董方程没关门,一个人影在门口出现,往里探了探,笑道:“哎呦,这不是董公子吗?咱们居然能在这儿相遇,真是有缘啊。”

    董方程回头,就看见慕蟾宫那张笑着的俊脸。

    她咧咧嘴,又转回头对聂小倩挤挤眼,那意思说,“你看吧,人都来了”。

    聂小倩眉头皱得死紧,手里搓着一颗珠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董方程跟慕蟾宫客气了几句,等人走后,才道:“小倩,不是说过两天慕蟾宫才过来的嘛,这怎么提前就来了?你那个什么红本本,到底写得准不准。”

    聂小倩轻哼,“这都是尊主算的。”

    “尊主也不见得算的准啊,还是先想想怎么对付这小子吧,他今天说自己明天也要去洞庭湖游船,要是让他先遇上白秋练,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聂小倩思索一会儿,“这样吧,你去应付白秋练,那慕蟾宫交给我。”

    董方程嘿嘿一笑,“以你的美貌,要是色诱的话八成能行。”

    聂小倩睨她一眼,从嘴里清清楚楚吐出一个字,“滚——”

    “好嘞。”

    董方程应一声,转身跑出去,临走时还没忘把他的门给带上。

    关门的时候凑着门缝往里瞧了瞧,看见聂小倩正一脸凝重的翻着那个红本本,显然她刚才的话被他听进去了。

    董方程心说,那红本本上到底记了点什么?改天一定偷出来好好看看。

    她虽然表面不在意,心里还是非常惶恐的。她一个上学的学生,被一个男鬼带到这陌生的世界,还被逼着完成什么鬼任务。如果不成功,就要她的命,说起来压力还真是挺大的。

    至于怎么把女人勾上手,这也是门学问啊。

    回到房间里,打开自己随身带的背包,里面除了一些日用品,还有几本书,其中有一本《五十招泡妞秘诀》,这可是泡妞界的经典之作,堪称绝唱。

    她抱着书入眠,就当沾沾书上的灵气了。

    次日一早董方程起来,着实打扮了一番,换上那套蓝色的男装,腰上挂着块玉佩,还拿上了聂小倩特意给她准备象牙扇。

    聂小倩为了让她能安心完成任务,也给她买了不少好东西,这把象牙扇也是他借给她的。

    她摇着扇子去见聂小倩,他住一号房,自己住二号,至于慕蟾宫,好像住在五号。

    进门的时候聂小倩正坐在铜镜前化妆呢,描眉画眼,那肌肤比纯洁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瑕,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这会儿她不再穿白衣,而是换上了一件大红色的衣裙,顿时平添了几分美艳,不过他神色间那股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尤物,绝对是尤物。

    她对着镜中之人发呆,聂小倩却冷冷道:“那把扇子是我的心爱之物,你要是敢损坏一点,我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