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七章 湖上渔女
    董方程啧啧道:“这美人在骨不在皮,你这样子当真是美艳动人,只可惜一开口就折了一半了。”

    聂小倩冷哼一声,“少废话,你还是早点出去搞定白秋练吧,否则办不成这事,你这辈子就别想再回去。”

    董方程哪还敢停留,她拿在手里扇子往外走,这回再也不敢摇一下了,实在想扇了,就拿脑袋去凑,使劲晃晃脑袋,也觉得凉风阵阵袭来。

    她刚走到门口又退回来,“啊,对了,我怎么去洞庭湖啊?”

    聂小倩道:“楼下有个叫张槐的,他会帮你的,不过他这人怪癖很多,脾气也不好,你少招惹他,不然被人当成早餐吃了,我可管不了。”

    董方程咧嘴,“这不会也是个妖精吧?”

    “不错,是个刺猬精。你小心点,他可是扎人的很。”

    董方程轻哼,他说这话时眉眼全带着笑,明显是幸灾乐祸。

    她下了楼,还真看见了这只刺猬精了。

    一楼的大堂里人不少,这客栈是岳阳城数一数二的客栈,每天住店的客人都很多。不过她还是一眼就在人群里看到了这个张槐。

    他坐在最角落的地方,正在吃东西,他面前放着五盘馒头,六盘大饼,七碗面条。大饼就着米饭,就着面条吃,也算是奇葩了。

    董方程走过去,轻声问:“要不要加点油条?”

    张槐扫了她一眼,似乎对这奇特的开场白有点兴趣,他扬扬眉,“那就来点吧。”

    “好嘞。”

    董方程出去了一刻,就带回来一打油条。聂小倩不是说张槐脾气不好,难搞定吗?她就搞定一下给他看看。

    “来,张哥,吃油条。”

    看着他一根根往嘴里塞,又忙要了十碗豆浆往桌上一撂,“来,再喝点豆浆灌灌缝,咱们吃好喝好了才能办事啊。”

    张槐扬眉,“你叫什么?”

    “董方程。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张槐点点头,“行了,看你态度还算好,我也就不找你麻烦了。”

    董方程咧嘴,合着他早就准备好了无数个招,准备给自己个下马威了。这伸手不打笑脸人,为人就该脸皮厚,此刻看来真是一点没错。

    吃完饭,张槐就带着董方程去洞庭湖坐船了。

    楚北之地,最有名的便是洞庭湖,此地一望无际的水面,水产丰沛,水路四通八达,带来各种贸易,一个湖就养活了一个郡的人。

    船早就准备好了,那是一艘只可容纳两三个人的小船,两头尖尖,有个高高的棚子。

    背手往船头一站,修长的身姿,配着湖中美景,顿时有种入画之感。

    站在船上,董方程觉得眼睛都让碧绿湖水熏润了,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迷人起来。船家女的歌声阵阵,岸边柳枝无叶却也摇出春风的感觉。

    湖面和河面十分不同,望出船港,很多精致的画舫,漆红木,雕花栏,梨花幔,出入或是粉妆丫头或是伶俐小厮,一掀幔便有笑声。

    但她最喜欢的,却是一对打渔父女齐心协力收网的画面,老少面带欢笑,那少女美丽的容颜被湖水映得甚是明媚好看。

    此时红日初升,站在船头,整个湖面笼罩在晨雾之中,放眼望去,碧波万顷,千岛竞秀,那湖水的蓝,群山的绿,融为一体,不是蓝,不是绿,又恰似蓝,恰似绿,看得久了,人的心胸便也被荡涤的如这蓝绿的山水一样清澈。

    她忽然想起一首诗,甚是描绘此刻美景,便低声吟道:“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本以为自己这首诗定能把白秋练给吸引来,可念完了半天,也没见半个女人对她多瞧一眼。

    可能是转的还不够长,便让张槐沿着湖整个转一圈。

    这一下足足划了两个多小时,也没遇上什么游船的单身女人。她念诗念的喉咙都干了,没半个人欣赏,也怪没意思的。

    她以前看过聊斋中《白秋练》的故事,不是听说她最喜欢听少年公子念诗吗?怎么这回不灵了?

    这时候忽然听一个女子的歌声在唱:“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一条小船从南边划过来,船上坐着一个美貌的女子,年轻也就十七八岁,一副娇滴滴的模样,尤其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她手划着船桨在水中徜徉,好似水中仙女一般。

    董方程精神一震,这莫非就是白秋练了?

    她打起精神,背着手做足姿态,把王建的《罗衣叶叶》念了一遍,“挑灯夜读,琅琅书声诗赋,桂月静湖,窃窃偷得相顾;意动心浮,夙夜羞情几斛,窗影憧憧,徘徊是谁在踯躅。罗衣叶叶,怀春心事轻吐,相思病苦,要等你打破世俗;水深幽幽,泊船难再北渡;沙石重重,阻隔了谁的回路......”

    她的声音富有磁性,宛如情人在耳边呢喃耳语,十分好听。

    那船上女人向这边望了一眼,轻笑道:“哪里来的小哥,当真好文采。”

    董方程笑得一脸灿烂,“姐姐美貌绝伦,声音甜美可人,当真是让人沉醉。不知姐姐叫什么?”

    那女子吃吃笑起来,“你倒是会说话,我叫采莲,你叫什么?”

    不是白秋练?

    董方程有些失望,不过她的脾气一向是对美人照顾的很,忙拱手道:“小生董方程,见过采莲姑娘。”

    采莲轻笑道:“你这个小哥真是越看越有意思,你是哪里人氏?在这儿做什么?”

    董方程早就准备好一套说辞了,笑道:“我是河北人,游学到此的,听说洞庭湖风景极佳,特地来瞧瞧,顺便品尝一下这里的银鱼。”

    采莲道:“这有何难?你到我这船上来,我做给你吃。”

    她打扮的虽然像个渔女,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不像普通渔女这么简单。

    董方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了采莲的船。她让张槐的船在后面跟着,只要距离离得不算太远,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采莲对她很是热情,给她烫了一壶酒,炒了几个小菜,还熬了一锅的银鱼。